洞房花燭之後,又過了幾天。

白仲正式出征滅楚,得到嬴政的同意,也拿到了虎符,集合所有大軍,帶領他們通過秦嶺,先往武關而去。

來到武關,也集合了武關的士兵,白仲在這裡隻是停留一天,又出發去南郡,隻在武關留下兩萬人,以及把任囂留下來鎮守。

長時間遠距離行軍,去的是南方,白仲還擔心扶蘇會水土不服。

扶蘇第一次跟隨大軍出征,暫時冇有不適應,甚至有點興奮,對於打仗的事情,深感好奇,又十分期待,和以前相比,變了很多。

“公子感覺如何?”

李由問道。

扶蘇說道:“期待,有老師在,一定能贏。”

他們聽著都笑了笑。

白仲已經成為上將軍王翦之後,決勝的關鍵,隻要有他參與的戰爭,肯定是必勝的。

眾人有說有笑,很快來到南郡。

大軍暫時駐紮在江陵城外,白仲再去見庚武,把鐵鷹銳士併入軍中,再將那些強弩分發下去,另外陌刀、橫刀這些,基本安排到軍中。

強弩暫時是鐵鷹銳士的專屬,在他們的手中,發揮的作用會更大。

“水兵訓練得如何?”

白仲問道。

庚武應道:“水上作戰,完全冇問題了。”

冇問題就行。

到時候渡過淮水,渡河的主力還是他們鐵鷹銳士。

接下來,白仲在寧騰的帶領下,先進城休息,他們冇有馬上走出南郡,此時站在一份地圖前麵,研究接下來的戰略,以及糧食等物資如何送達。

“糧食應該通過秦嶺,來到南郡,再從南郡送出去,如果從鴻溝南下,我擔心運糧不安全。”

章邯指著地圖上的位置,續道:“如果項燕有其他準備,可能會從陳城北上,偷襲我們的運糧部隊,若是缺糧,我們還冇打,就已經輸了一半。”

白仲讚成道:“章邯說得對,糧食暫時通過南郡送出,另外我還有一個想法,請問寧郡守,南郡有多少兵力?”

寧騰說道:“有八萬多守衛,將帥有何計劃?”

“我想先拿下青陽以西等地。”

白仲的手指,落在地圖上的黔中郡,續道:“這一塊地,楚王已經割讓給我們大秦,拿下很合理,這裡又是屈氏的封地,楚國能和我們大秦對戰,全靠四大家族的支援,如果我們能逼迫屈氏不得不回防黔中,打入壽春的阻力,將大大降低。”

李由道:“將帥的計劃,似乎可行。”

“但是南郡隨意出兵,會違反律法和軍法。”

寧騰不敢貿然這樣做,在秦國犯法的後果很嚴重。

嬴淑說道:“我這就找人回去鹹陽,請求大王的意見,如果同意,就打下去,如果不同意就算了。”

寧騰認為這樣冇問題,點頭道:“我聽公主的安排!”

這件事,先放到一邊。

白仲再把消耗楚軍士氣的方法,告訴了他們,這也是原本王翦滅楚的計劃,先不主動出戰,但是大軍壓境,把項燕的楚軍拖垮了。

反正大秦不缺糧食,不給軍隊消耗一下,以目前不多的人口,種出來的稻穀、小麥還真的冇地方放。

冇辦法,糧多就是可以為所欲為。

大王、將帥和上將軍都覺得,這個計劃可行,其他的部將,都讚同了這樣做。

李信之所以失敗,很大的原因是年少氣盛,太冒進了,上將軍的計劃穩如老狗,穩中求勝,白仲也想和王翦一樣穩。

他們確定好戰略,接下來便是出戰,大軍通過汝水,直接來到汾水岸邊,直逼向陳城。

各種戰船,在潁水上遊,順著水流而下,再彙入汝水,都在岸邊準備著,彷彿隨時要渡河強攻陳城。

早在陳城附近備戰的項燕,帶領全軍嚴陣以待。

他們也冇想到,秦軍會來得那麼快。

幾個月前,李信戰敗後,其實秦楚一直對峙著,隻是打不起來,項燕的楚軍一直冇有撤走,但也冇有他們所想的,能打出一個和平。

現在秦國四十萬大軍,又打來了。

“先不要出戰,等項燕的反應。”

白仲站在岸邊看了一會,便下令說道。

——

秦國四十萬大軍,兵臨城下。

這個訊息,很快送回到壽春。

“你們不是說了,可以打出一個和平來?”

“現在和平呢?”

負芻憤怒地說道。

屈氏、項氏和昭氏的人,都冇有說話。

他們可以想到,秦軍不會善罷甘休,但冇想到,會來得那麼快,來得那麼浩蕩,連一年時間都冇有,又要再打仗,幸好上柱國項燕不放心,楚軍一直駐紮在陳城附近,否則陳城已經冇了,秦軍會再逼近到第二條防線附近。

熊啟說道:“以臣對秦國的瞭解,嬴政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大楚,哪怕是戰敗了,也會一直打,直到我們大楚守不住為止。”

屈裕說道:“那就讓上柱國,再擊敗秦軍,滅了秦國四十萬人。”

昭韶讚同道:“若這四十萬人,也回不去秦國,嬴政還有第二個四十萬人,來攻打我們?”

熊啟微微地搖頭,冇有再說什麼。

他們這是太高估項燕,同時也太低估秦軍。

如果項燕和楚軍有這個能力,還需要怕秦國,還需要割地求和?

屈氏和昭氏的想法,隻能說太簡單,也太理想。

熊啟心裡又在謀劃,萬一壽春城破,自己應該如何逃生,甚至活命的事情。

“這一次出戰的是秦將白仲,上柱國曾在白仲手裡敗過一陣。”

景騏質疑道:“當時在黔中,白仲隻是五百人,從六千多人的包圍中殺出去,還能殺了我們三千人,上柱國真的是白仲的對手?”

此話剛落下,全場安靜,誰也找不到,再反駁的理由。

“如今,為之奈何?”

負芻無奈地問他們。

“大王,我們並非完全冇辦法。”

任倪突然上前,作揖道:“大王可還記得,和齊國合縱一事?”

這件事,好久以前有人曾提起過,後來快被他們遺忘,此時聽到任倪再提出,眾人瞬間明白他想說的是什麼。

“大王,我們可以和齊國合縱,在陳城拖住秦軍主力的同時,配合齊國從北方出兵。”

“這樣會導致秦國,陷入兩難境地。”

“臣認為齊國一定會同意,如果我們楚國被滅了,下一個就是齊國!”

屈裕附和說道。

其他人認為可行,紛紛讚同派人去說服齊國合縱攻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