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烏家的事情解決了,白仲再回到打造橫刀的地方,把目前打造出來的橫刀全部帶走,還讓他們暫時停下手中的工作。

他想打造一批陌刀,從現在到出征的時候,能打造多少,就算是多少。

對於那麼長,那麼重的陌刀,工匠們都感到奇怪,但是命令如此,隻能停下所有橫刀的工作,按照陌刀的製式,先去打造一批。

接下來,他們就回鹹陽。

路上,琴清想要感謝白仲,邀請他回自己家裡坐一坐。

白仲尋思著便答應了。

到了琴清的府上,她首先忍不住,又一次抱住白仲,感受著籠罩在身邊的,男人的氣息,身體一軟,柔若無骨,有些沉醉。

“夫人你這樣,多有不妥。”

白仲隻好說道。

琴清低著頭,柔聲道:“我也知道不妥,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腦子裡有且隻有將帥一人,若我還是鈺兒她們的年紀,一定會主動追求將帥,可惜現在的我,年紀大了。”

她已經三十來歲,在這個年代,的確是年紀很大了,還死過一個丈夫,對外的名聲隻怕不怎麼好,雖然當大秦第一女富商很風光,但也隻是個商賈。

商人的地位,向來不怎麼高。

說罷,琴清鬆開手。

白仲有點尷尬,安靜地看著她好一會,撓了撓頭道:“夫人冇有其他事情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琴清微微點頭,又把白仲送出大門,激盪的心這才慢慢地平緩下來。

走出琴清的家門,白仲心裡在想,自己快要變成曹老闆了。

——

接下來的時間裡,白仲還要籌備出征的事情。

四十萬大軍,現在要從全國各地征集。

其中有五萬人,是武關的守衛,武關當然會有出戰的需求。

五萬人從函穀關出,還有五萬人,就從李信戰敗的士兵之中選取,剩下的是新征回來的士兵,新兵還需要進行一定的訓練,才能上戰場。

出征就是一句話,但背後的準備並不是那麼容易。

白仲隻是負責新兵訓練,真正在背後籌備一切的人,還是國尉尉繚。

一個多月後,藍田大營內。

“白將軍,各郡裡麵,已經送來十萬人了。”

尉繚打開一份名冊,上麵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文字,都是大秦各郡送來的征兵詳細內容,又道:“剩下的十五萬,還需要半個月,目前先送到藍田大營,練兵的事宜,需要你親自負責。”

白仲點頭道:“多謝國尉的幫忙,不過這批新兵中,都是我們秦人,還是有部分以前三晉的人?”

尉繚看了一會名冊,道:“有十萬人,是從三晉裡麵挑選的,其中趙人最多,白將軍也不需要擔心三晉的兵會亂,他們都是黎庶,還不敢作亂,特彆是曾經的趙人。”

“滅趙的時候,趙國大旱,白將軍提出分糧給趙國黎庶。”

“他們都記得白將軍的好處。”

“後來大王下令,大批的糧食送往趙國,那些黎庶對大秦的歸屬感最強。”

“至於韓魏,加起來大概三萬人,不成氣候。”

既然敢從三晉征兵,尉繚一定會做好統籌,不會有什麼意外。

白仲拱手道:“麻煩國尉。”

尉繚哈哈一笑道:“我做的都是小事,何來的麻煩?白將軍帶兵出戰,為大秦征服天下,比我做的還要多很多,對了糧草方麵,治粟內史準備得差不多,將帥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“也好!”

白仲也需要統籌大軍的後勤,作為軍中主帥,不隻是帶兵去打仗那麼容易。

他們二人,很快來到軍營的輜重營內。

大軍的糧食,暫時放在這裡,再根據需要,進行調配,一般都是提前運送,再根據戰爭所需要的時長,不斷地往戰場上補充。

現在的秦國範圍之內,糧食不再缺少,正如之前馮去疾說的,糧食多得,連糧倉都快存放不過來,打仗正好可以消耗部分舊糧,空出糧草存儲新糧。

“馮內史!”

尉繚看到馮去疾正好也在,便上前說道。

馮去疾作揖道:“原來是國尉和將帥,糧草方麵,我已經籌備完畢,不知道將帥準備如何調配?”

白仲決定,先從南郡出兵,道:“能否先把糧草,都往南郡運送?”

“當然冇問題,我明天就為將帥安排。”

馮去疾看著身後的糧倉,又道:“這裡是四十萬大軍,三個月的糧食,需要提前送出去,否則會跟不上大軍的行進速度。”

三軍未動,糧草先行。

運糧需要的時間,比起行軍的還要長。

白仲說道:“這件事,麻煩馮內史!”

接下來的時間裡,白仲一直留在軍營內。

眨眼間,又過去半個月。

剩下的士兵,都聚集在藍田大營內。

對於部分新兵,還需要訓練幾個月,才能走上戰場。

白仲集合自己的部將,首先在藍田大營裡訓練。

王翦已經致仕回家享福,上將軍的位置空缺出來。

藍田大營,目前由大將軍蒙武負責,也給他們練兵提供了便利。

不知不覺間,來到六月份。

嬴政像是有些等不及,要挽回第一次戰敗的麵子,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兵。

六月中旬,他把白仲召入宮中,問何時可以出戰?

“四十萬大軍的糧草,已經送到南郡,新兵訓練得差不多,基本可以出征,就等大王的命令。”

白仲迴應道。

嬴政尋思著說道:“寡人再給白卿半個月時間,七月初出戰,在這半個月裡麵,順便把你和淑兒成親的事情辦了。”

白仲躬身道:“多謝大王!”

嬴政哈哈一笑:“白卿客氣了,以後私底下,你可以和淑兒一樣,喊我大兄即可。”

“臣不敢!”

白仲哪能隨便答應,規矩還是要有的。

嬴政就是喜歡白仲這種表現,又道:“成親的事情,白卿不需要麻煩,寡人會派人幫你準備好,不過帶扶蘇去戰場,需要注意一下他的安全。”

這一點,就算不用他提醒,白仲也會注意,道:“哪怕我丟了性命,公子都不會有任何危險。”

“寡人相信白卿。”

嬴政說完了,揮手便讓白仲先離開。

接下來,他正式對外宣佈,第二次滅楚的出征時間。

大軍出征的時間,定在七月初一那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