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舒他們剛走動,下麵的秦軍便拉弓。

大批箭雨,疾射而來。

烏舒的親信,頓時死了一半,剩下的還想逃跑,但是其他士兵馬上追上去,很快控製住場麵,把烏舒給生擒活捉。

“你們想做什麼?快放開我!”

烏舒還要掙紮,那些士兵不管他如何呼喊,先打一頓,然後就老實了。

士兵們把人帶回到軍營內,鎮守函穀關的羌瘣這才現身。

“將帥說了,把烏舒帶回去。”

羌瘣淡淡道:“其他人,全部殺了!”

“唯!”

那些士兵捉住烏舒,把其他親信都殺了。

聽到“將帥”這兩個字,烏舒瞬間明白,這些全部是白仲的安排。

白仲不給他逃出去的機會,早就有人在此埋伏,就等他的到來。

烏舒恨啊!

也後悔莫及。

他在想,不應該從函穀關離開,先躲一段時間再逃出去,但現在想再多,再怎麼後悔也冇用了,一切已成定局。

接下來,烏舒被連夜帶走。

——

天亮之後。

白仲去隔壁見琴清。

今天的琴清,又穿了一身勁服,坐在馬背上,英姿颯爽,早已在門外等待了好久,恭敬道:“將帥,我們等會就動手?”

“冇錯,走吧!”

白仲冇有去藍田大營要人,隻找了第一都尉部下的兩千人,往藏軍穀牧場趕去。

看到他帶兵來到牧場,裡麵的人全部慌亂了,有幾個人出門要問發生了什麼事?

“闖進去,誰敢反抗,殺無赦!”

說罷,白仲揮刀殺了近身的一個人,再策馬帶兵往裡麵闖。

看到牧場的人死在自己麵前,琴清並不感到害怕,反而還覺得,白仲殺伐果斷,渾身上下都充滿著能夠吸引自己的魅力。

牧場內的人,誰也不敢反抗,還有人要去找烏倮,但是翻轉了牧場,都找不到烏倮在何處,隻好出來告訴白仲,烏倮不見了。

“不見了?”

白仲感到好奇,用靈敏的聽力,在牧場內聽了一遍,再讓人去找一遍,真的找不到烏倮在哪裡。

根據黑冰台的訊息,隻有烏舒帶人跑路,烏倮應該還在牧場內。

“把這裡的人,全部控製起來!”

白仲決定親自去找。

很快走進烏舒平時常居住的屋子內,正要尋找時,發現地麵的地板有所鬆動,還有一些泥土的痕跡,他順著泥土找了片刻。

發現在一個櫃子裡,裝滿了挖掘出來的泥土,還冇有乾,應該是昨天下午挖的。

“把地板挖開!”

白仲看了看地麵。

幾個士兵進來動手,很快把烏倮的屍體挖出來。

現在是十二月份的下旬,天氣依舊寒冷,屍體冇有馬上腐爛變味,士兵簡單地檢查了一會,道:“將帥,屍體是被人掐死的。”

烏倮的脖子處,還有兩道手印。

“人應該是烏舒殺的!”

白仲馬上猜到什麼,心裡感歎烏舒竟如此歹毒。

不過烏倮也好不到哪裡去,他們父子爭執,動手殺人,不是子殺父,就是父殺子。

琴清驚道:“兒子弑父,烏舒怎麼敢這樣做?”

白仲不以為然道:“可能是為了利益,也可能是為了生命,總之一些極端自私的人,在某種特定的時候,什麼都可以做出來。”

琴清回想起自己這些年的經曆,讚同地點了點頭。

“先把這裡的人解決了,再派人去平涼,把烏氏的族人都拿下,再抄家,一個也不能漏。”

白仲走到外麵,高聲說道。

這些事情,有人會去負責,他隻需要釋出命令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必須斬草除根。

“還請夫人跟我到一個地方。”

白仲又道。

“好啊!”

琴清點了點頭。

過了一會,他們來到打造橫刀的地方。

“將帥!”

這裡的人見了,紛紛打招呼。

白仲說道:“左邊的是製造琉璃,右邊是打造橫刀,為大秦軍隊打造武器,琉璃方麵,夫人想怎麼做,就怎麼做,至於橫刀,那是軍中必備武器,大王對此事十分重視,得不到命令,絕對不能停下橫刀。”

琴清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,還有其他嗎?”

“按照以前烏倮的做法,橫刀的打造,全部是免費為大王提供,我們抄家之後,會把烏家的部分財產拿出來,給夫人製造武器。”

白仲把這個說清楚,又問:“夫人覺得冇問題吧?”

琴清在想烏倮為了巴結白仲,想在朝中有一定的地位,所付出的還不少,可惜最後還是被滅了,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。

以後一定不能飄了。

“烏氏抄家的財產,我全部不要,烏倮以前是怎麼做的,我也怎麼做。”

琴清眉眼盈盈地看著白仲,柔聲地問:“將帥認為如何?”

她在這個時候,也敢誘惑自己。

白仲轉移了目光,點頭道:“多謝夫人的慷慨。”

“是我多謝將帥纔對!”

接管了琉璃,足夠讓琴清賺得盤滿缽滿,還冇算其他產業。

以前烏倮怎樣做的,她決定就怎樣做,反正不會虧。

白仲又道:“我可以幫到夫人的,隻有這些,剩下的就靠夫人自己去處理。”

“多謝將帥!”

琴清又道。

“將帥,人捉到了。”

此時有士兵走過來說道。

白仲說道:“回去吧!”

回到牧場內,他們剛進門,就看到被五花大綁的烏舒,躺在地上掙紮。

“白仲!”

烏舒知道自己死定了,現在咬牙切齒,也不求饒,狠狠地看著白仲。

白仲說道:“在戈陽附近,你應該也參與殺我,對吧?另外你還敢殺父,單憑這一點已經是死罪,膽子真不小啊!”

烏舒狠聲道:“我最後悔的,就是殺不了你,以後昭氏的人,一定會幫我報仇!”

白仲忍不住笑了。

昭氏的人,會幫他報仇?

這傢夥的頭腦還挺簡單,有點天真,白仲揮手道:“行了,我也懶得和你廢話,來人把他帶下去,找個地方埋了吧。”

烏舒冷哼一聲,仇恨的目光,依舊死死地盯著白仲,好像就算是變鬼了,也一定會回來找白仲算賬。

烏氏的事情,就這樣結束了。

看了看烏倮的屍體,白仲覺得挺可惜的,但造反就是造反,死了也活該,揮手讓人也帶下去掩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