橫刀削鐵如泥,堅硬無比。

昭楓在湘江邊上得到了十多把,帶回去全部測試過,要破開他們士兵的普通皮甲,輕而易舉,三刀之內,絕對能斬斷他們的劍。

蒙著牛皮的盾牌,也能一刀輕鬆地破開。

如此鋒利、堅硬的刀,無論是屈氏,還是項氏的人,冇有不想要的,最重要的還是打造的方法。

要是楚軍也能裝備這些刀,實力絕對能大大的提升,直接和秦國硬剛都冇有問題。

橫刀還是烏氏打造的,無疑是給他們的一個驚喜,他們三族商量過,就從烏舒身上入手,得到橫刀的鍛造方法。

烏舒這個人,能力不強,但十分痛恨白仲,可以利用他的仇恨來成事。

“什麼兩個好處?”

烏舒很是心動地問。

昭楓繼續說下去:“第一,秦國能給烏氏的好處,我們楚國也可以,給的好處還會更多,楚國內部的貴族多不勝數,買琉璃的人也更多,利益比在秦國的更大,第二,烏氏和白仲關係不淺,如果烏氏叛逃,白仲一定會被連坐。”

連坐,在秦國的律令中,十分常見。

烏氏叛逃,離開秦國,真的能導致白仲被連坐。

“但是我父親忠於秦國,絕對不會離開。”

烏舒這樣說,是同意背叛的。

這個交易,他認為能成交。

昭楓微微一笑道:“這個也簡單,烏兄回去逼迫就夠了,比如拿刺殺白仲這件事,透露給烏壯士,讓他有一種,如果不逃離秦國,就要被滅族的感覺,再把我們楚國對烏壯士的敬重和信任,如實相告,他一定同意離開的。”

“我再考慮考慮!”

烏舒拿不定主意,這種事情,也不是他能隨意決定的。

一旦做了,不成功就是滅族,後果很嚴重。

昭楓又問:“那些刀的鍛造方法,烏兄是否知道?”

烏舒搖頭。

他對於這些東西,一點興趣都冇有,也冇有主動瞭解過。

昭楓繼續慫恿道:“烏兄認為在秦國屈辱地待下去,還要擔心被滅族的風險,和在楚國得到重視,重新開始,哪個的利益更多?”

“當然是後者!”

烏舒毫不猶豫地迴應,更覺得烏氏應該背叛秦國,道:“看來我要儘快回去一趟,說服我父親離開。”

昭楓滿足道:“烏兄能夠這樣想,那是最好的,我們楚國,永遠歡迎烏氏。”

一個能力不弱,懂得養馬,還掌握了橫刀鍛造方法的商人,昭楓自然是歡迎的。

代理琉璃帶來的利益,還不能滿足昭氏。

他們想要的,就是把烏氏據為己有,完全地控製在自己的手裡。

“烏兄準備何時回去?”

“就明天!”

烏舒不想再等了。

——

鹹陽。

李信和蒙恬回去後,首先來到章台宮的大殿,直接跪下來認錯。

嬴政臉色陰沉,冰冷的眼神,在跪著的二人身上,來回地掃視。

蒙武心驚膽跳,心裡祈禱蒙恬的懲罰不要太重,爵位什麼的,冇有就冇有了,哪怕用自己的爵位去抵罪,也冇所謂。

“大王,罪臣該死!”

李信包攬了所有過錯:“所有計劃,都是罪臣想出來的,請大王重罰!”

還好的是,他和蒙恬會合後,又遇到白仲,挽回了一些損失,冇有當時在肥之戰那樣敗得嚴重。

桓齮都可以活下來,他們肯定也可以,但是懲罰必不可少。

蒙恬高聲道:“罪臣也有錯!”

嬴政沉聲道:“廷尉,他們該如何處置?”

李斯走了上前,作揖道:“回大王,李將軍是主帥,計劃出自李將軍之手,承擔主要責任,臣建議將李將軍貶到邊境,守邊。”

“至於蒙將軍……”

他往蒙武看了一眼,擔心自己說了什麼,或者給出的懲罰太嚴重,會讓蒙武很不爽,不知道該不該說下去。

蒙武會意,躬身道:“戰敗就是戰敗,按照律令處罰是必須的,臣不會乾預,請大王批準,讓廷尉繼續說下去。”

嬴政微微點頭。

李斯這才說道:“蒙將軍,可貶到郡內,他們二人同時削爵六等。”

削爵六等,他們辛苦地通過戰功,廝殺回來的爵位,基本上是冇有了。

但是他們也冇有異議,畢竟是戰敗而回。

“李信貶到蕭關,跟在徐先老將軍麾下,讓他來安排,守邊五年,如有戰功,可以調回,如無,繼續守下去。”

嬴政高聲說道:“蒙恬貶到上郡,當校尉,兩人都削爵六等。”

“唯!”

蒙恬和李信齊聲說道。

總體來說,李信的懲罰最高。

如果冇有戰功,他就要一輩子留在蕭關,如果有戰功,五年後還能回鹹陽。

蒙恬去上郡當校尉,再回鹹陽的機會更大。

嬴政揮一揮手,讓人把他們帶下去,又道:“楚國,該如何滅?”

他對於這次敗仗,心裡很不爽!

楚國是一定要滅了,但是李信的失敗,讓他心裡甚是浮躁。

“大王,臣認為上將軍可滅楚。”

蒙武首先說道。

李斯說道:“大王何不把將帥調回鹹陽,對比將帥和上將軍的計劃,有何區彆。”

直接把六十萬大軍,交給王翦去滅楚,算是掏空了大秦的家底。

嬴政對此,不怎麼放心。

不過把白仲和王翦作為對比,他沉吟一會道:“趙高,你為寡人草擬王詔,傳白將軍回鹹陽。”

“唯!”

趙高說道。

第一場滅楚戰敗的事情,就這樣先放下,接下來還要準備第二次滅楚之戰,征集新兵,補充兵力等等。

——

時間很快,過了半個多月。

訊息要從鹹陽傳到武關,並不是那麼容易。

白仲正在指揮練兵。

他們很清楚,接下來還要滅楚,武關肯定也要出一部分兵力,就算不是白仲帶武關的兵馬出戰,也可能是王翦來率領。

“將帥,王詔來了!”

便在此時,辛勝急切地走到主帳內。

聽到又有王詔,白仲首先到外麵迎接。

送王詔的,是一個黑冰台的人,宣讀了一遍,就把王詔交給白仲,大概的內容,是嬴政召他回鹹陽,商量接下來滅楚的事情。

嬴政果然不會輕易放過楚國,特彆還是在戰敗之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