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南郡停留了幾天,白仲他們也該回去武關。

回去的路上,他們談論著滅楚的事情。

任囂問道:“大王真的還會滅楚?”

“一定會!”

首先迴應的是陳平,續道:“楚國的人認為,隻要打敗我們大秦,就能打出和平,就能保住楚國,讓我們大秦畏懼,但也隻是他們的幻想,大秦統一天下,這是大勢所趨,楚國的一場勝利還不足以逆轉。”

李由對此讚同道:“陳長史說得對,這次戰敗隻是李信將軍糊塗了,接下來大王會讓將帥,或者上將軍、蒙將軍他們出戰,項燕絕對不是將帥他們的對手。”

張唐笑道:“最可笑的是,楚國的人還覺得,贏了我們大秦一次,就能一直贏下去,覺得大秦已經被項燕打怕了。”

他們聽了,無不笑了起來。

楚國難得戰勝一場,有點沾沾自喜也是正常。

但是要說和秦國對抗到底,現在的楚國絕對冇有如此能力。

楚國不強嗎?

很強!

兵力也很足。

但楚國就是不如秦國,這已經不是兵力問題,還是內部製度的問題,現在還冇什麼,以後會慢慢地爆發出來,頭疼的隻會是楚王負芻。

——

壽春。

熊啟終於回到楚國,回到自己嚮往已久的地方,進宮拜見了楚王。

“君上不用多禮!”

負芻有些不敢相信,這一戰他們還真的打贏了,一直在秦國的熊啟,也會幫楚國反秦,奪回淮陽的大部分土地。

現在國內的主戰派,氣勢高漲,自信膨脹,甚至還有人叫嚷著,打到鹹陽,殺了嬴政,統一天下的應該是大楚。

這一戰過後,項燕等人,狠狠地抽了主和派的一巴掌。

“拜見大王。”

“臣不辱使命,把秦軍擊退。”

項燕把此戰的結果,以及全過程,完整地說出來。

這一仗,把楚軍的士氣打出來了。

他們無不覺得,接下來可以和秦國硬剛,能打贏了一次,當然還可以打贏第二次,甚至是滅了秦國。

屈裕自信地說道:“秦國雖然強,但並不可怕,我們楚國,不比秦國差多少!”

“冇錯!”

昭韶很讚同此話。

其他主戰派的人,紛紛表示楚國有多強,能夠碾壓秦國等等。

景騏等主和派的人,此時都不敢說話。

楚王負芻覺得,項燕等人,也算是一巴掌,狠狠地抽打在自己的臉上,火辣辣的有點痛,不過他又認為主戰派的人,說的似乎冇錯。

楚國現在所表現的實力,貌似真的很強。

想到了這些,負芻興奮道:“此戰辛苦上柱國。”

項燕拱了拱手道:“這是臣應該做的。”

看到大王要往主戰派那邊動搖,景騏終於忍不住說道:“上柱國能夠保證,以後每一戰都能贏?這次的李信,是一個年輕將領,如果下次秦國讓那白仲,甚至是王翦來攻,你也能保證不會輸?”

項燕的臉色沉下去,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對上王翦和白仲,他心裡冇有多少底氣。

王翦用兵穩如老狗,白仲雖然年輕,但是計謀百出,他所率領的秦軍,殺人的時候凶狠得如同猛獸,都不是那麼容易打。

看到項燕沉默下去,其他主戰派的人,突然安靜了,心急地等待項燕的迴應。

“臣認為,僅靠上柱國一人,難以抗衡整個秦國。”

熊啟打破了這個氣氛,又道:“臣有一個建議,我們可以聯絡齊國,合縱攻秦!現在秦國已經滅了三晉,打殘燕國,齊王肯定彷徨不安,擔心被滅,隻要大王提出合縱,一定會同意。”

負芻剛纔的自信,現在消失得差不多,想了一會道:“這件事寡人想清楚再說,辛苦上柱國為寡人出戰,請回去好好休息。”

他就像是個左右搖擺的人,心思不一,很容易被彆人的意見影響了。

大殿上的眾人,很快離開了。

與此同時。

壽春城內的烏舒,現在憂心忡忡,在比劍的時候,露了一會臉,現在認真地想了想,自己會否已經引起白仲的猜疑,如果會,豈不是把他們烏氏全部害了。

他不僅擔心,還很害怕。

“烏兄走來走去,心急什麼?”

昭楓來找,看到他這樣便好奇地問。

烏舒無奈道:“我擔心白仲不會放過我。”

要是在湘江邊上,能夠殺了白仲還好,殺不了就是後患無窮,不容易解決。

昭楓笑道:“白仲不會放過你,那麼他是否知道,整件事和你有關?”

“應該不知道!”

烏舒搖頭道。

昭楓不以為然道:“既然不知道,那就足夠了,他單靠猜測,奈何不了你們烏氏,不過現在最重要的,還是我們商量接下來琉璃怎麼賣。”

烏舒說道:“我父親來了書信,同意把價格再壓低一些,我們少收點利潤,昭兄可以多收一點,以後我在楚國,還得全靠昭兄!”

昭楓滿意道:“我們是互利共贏的關係!”

“如果烏兄擔心回去鹹陽有危險,可以一直留在壽春,留在我們楚國。”

“烏壯士是個養馬高手,無論到什麼地方,都能備受尊重,要不你回去說服烏壯士,來我們楚國?”

他慫恿道:“我們大楚對待烏壯士這樣的能人,絕對不會像秦國那樣苛刻,在壽春也不會有人敢為難烏兄。”

他這是想拉攏烏倮,把他拉到自己的陣營裡麵,為昭氏服務、為楚國服務。

烏舒覺得這樣挺不錯,但是又有些猶豫,不知道如何迴應。

“烏兄應該還有一件事,刻意瞞著我們。”

昭楓笑眯眯地說道:“我聽你那些家奴說,秦軍所用的,削鐵如泥的刀,是你們烏氏打造出來的,對吧?”

為了得到那些刀的訊息,他收買了好幾個烏氏的人,早就打探清楚來源。

烏舒渾身一震,身邊的人竟敢出賣自己,但是這些不是重點,等會再把出賣的人找出來,讓他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,解釋道:“那些橫刀,是我們烏家的底線,如果敢把技術外泄,烏氏就要被秦國滅族。”

昭楓說道:“我這麼說,是想烏兄回去說服烏壯士,帶上所有的養馬技術,以及鍛造刀的方法,暗中前來楚國,我們昭屈項三族,必定能給最高的禮遇,迎接烏氏全族的到來,這樣做,還有兩個好處。”

他的話,對於烏舒來說,極具誘惑。

烏舒要背叛秦國的心,動搖得更厲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