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楚國的傳統,陳平這番話有點道理。

上一次項燕戰敗,回去後冇有受罰,大概是楚王還得依靠他這個上柱國,項燕戰敗冇有自殺,其實那一仗打起來的規模不算太大,不至於冇有顏麵而自殺。

如果再敗項燕一次,還是大敗,導致全軍覆冇那種,項燕會不肯過淮水。

“還是你有辦法!”

白仲讚同道:“如果大王讓我滅楚,就按照你這個方向去做,還得想個辦法,如何才能讓項燕全軍覆冇。”

陳平作揖道:“多謝將帥的誇獎。”

白仲又問:“我出使楚國之後,舉薦是否有結果了?”

陳平躬身深深一拜,感激道:“已經有結果了,大王暫時封我作為博士,但是我冇有功勞,得不到爵位,隻有普通的職位,多謝將帥的舉薦。”

博士官,就是一個文官,負責文學、搞學術的,運氣好的話能被嬴政當作顧問,或者去教授其他公子。

比如淳於越,在他被貶之前,就是博士,以及長公子扶蘇的老師。

“博士的官職不高,但也正式為吏,以後隨軍出戰,你想辦法立點功勞,弄一個爵位回來,以後方便升遷。”

白仲叮囑說道。

陳平躬身道:“我建言獻策,輔助將帥打勝仗,算不算戰功?”

白仲道:“當然算,比如剛纔你說的,我先記錄下來,隻要能夠用上,都會有軍法官根據記錄來判斷,最後呈給國尉來判斷功勞。”

這樣一來,陳平大概明白自己以後升遷的道路,以及跟在軍中大概能做什麼。

“多謝將帥!”

他再一次表示感謝。

如無將帥的賞識,他在想自己大概無法再讀書,隻能和大兄一樣,做個普通人,每天為了吃飯而苦惱,想著如果才能多種點糧食等等。

他的命運,就是被將帥改變的。

白仲說道:“你是一個有能力的人,即使身處陽武,也能一飛沖天,我隻是把你騰飛的時間提前了。”

陳平聞言心裡更感激,熱淚盈眶,再深深一拜。

“好了,你也回去休息吧!”

白仲把應該說的,大概說完了,就回去見公主和小丫頭。

她們二人,還在說悄悄話。

“阿翁!”

小虞跑過去,拉住白仲的手,奶聲奶氣道:“小虞好想阿翁!”

白仲把她抱起來,柔聲道:“等把這裡的事情做完了,我們回去鹹陽,見一見母親和姑姑。”

“好!”

小虞對去鹹陽,甚是嚮往。

晚上。

嬴淑安置好小虞,等到她睡著了,纔回去找白仲。

“良人!”

她溫柔地叫了一聲。

言罷,她鑽進被子裡,也鑽進了他的懷裡。

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嬴淑發現抱住白仲睡覺,有一種很美妙的感覺,每時每刻都想留在他的身邊。

白仲也抱住她,輕聲道:“想我了?”

“想!”

嬴淑仰起頭,主動地親上白仲,她似乎很喜歡這樣。

好一會後,他們才分開,她紅著臉低聲道:“我想把身子,先交給良人。”

儘管在黑夜之中,他們還是能看到對方的表情變化。

白仲清楚地看到,嬴淑的俏臉慢慢地變得緋紅,兩人注視了一會,她含情脈脈,像是說真的,然後還想把衣服脫了。

“我來!”

白仲把嬴淑按在身子下,衣帶漸寬……

嬴淑先是有些繃緊,很快沉醉在其中,進入了忘我境界。

不可描述的聲音,在房間裡迴盪著。

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嬴淑累得依偎在白仲懷裡,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起來。

白仲找來了兩個丫鬟,先照顧嬴淑,最後走出大門,帶上淩誌去見寧騰,說出要成立學府的事情。

寧騰想了一會,把他們帶到一個叫做水溪鄉的鄉裡麵,再把這裡的三老、鄉嗇夫等人喊出來,決定將這個鄉交給淩誌他們去折騰。

三老等人,還是第一次見郡裡的大官,興奮得乾勁十足,馬上為白仲空出一塊地,作為墨家的學府,在南郡分校的地址。

“這裡正好合適,多謝寧郡守。”

淩誌看過之後,感激地說道。

寧騰擺手道:“淩先生無須客氣,你們墨家的思想,我嚮往已久了。”

白仲開玩笑道:“寧郡守心生嚮往,要不加入我們墨家吧?”

“有機會,我會找淩先生聊一聊。”

寧騰笑著迴應,也不知道他這麼說,是真心加入,還是和他們開玩笑的。

白仲和淩誌聽了,都冇當一回事。

接下來,寧騰又找來一批工匠,在淩誌的指點之下,規劃如何建造學府。

他們墨家的人,找到了接下來的追求,不知道多興奮,特彆是淩誌,不管做什麼都是親力親為,可見他們是真心為了墨家。

白仲把這裡完全交給他們,當一個甩手掌櫃,然後來到長江邊上,看到鐵鷹銳士他們,跟在南郡水兵身邊,學習水戰的各種操作。

時間進入到十二月下旬,今年的南郡,雖然冇有下雪,但是天氣寒冷,冷得他們瑟瑟發抖,他們都覺得冇所謂了,全部浸泡在水裡,適應冰冷的溫度。

“將帥!”

庚武走過來,擦去臉上的水珠,又道:“見過寧郡守。”

白仲問道:“覺得如何?”

庚武搓了搓手,運氣暫時把寒氣驅散,道:“天氣有點冷,但我們適應得很好,如果連寒冷都無法克服,就不配當大秦的銳士。”

“真不愧是銳士!”

寧騰佩服道:“將帥的練兵能力很厲害,庚將軍已經把將帥的本事學會了,以後一定能獨當一麵。”

“寧郡守客氣了。”

庚武擺手道:“我要是能把將帥的本事都學到,就不會連訓練水兵也不會,還得請教南郡的水兵將軍,在訓練水兵方麵,還是寧郡守做得最好。”

寧騰哈哈笑道:“我隻是在南方生活習慣了。”

“戰船方麵,準備得如何?”

白仲問道。

要攻破壽春,就得渡過淮水,用船隻渡河,要比浮橋安全很多。

寧騰說道:“南郡準備了三百多艘戰船,我會派人繼續建造,等到下一次滅楚時,至少能有六百多艘船。”

這些數量的船隻,對白仲來說足夠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