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需要回鹹陽,繼續鎮守武關,這是白仲想不到的,也許是嬴政擔心,楚國會繼續對南郡進行騷擾,就讓他鎮守這裡,護住南郡。

等到蒙恬和李信走了之後,白仲把王離留守上蔡,同時防守上蔡和平輿這兩座城,自己就帶上南郡的兵回去見寧騰。

回到江陵。

隻見庚武帶領的鐵鷹銳士來了,張唐、任囂和章邯也到了。

他們之中,還有兩人,是白仲不認識,也冇見過的。

“下吏李由,見過將帥。”

其中一個年輕男子首先說道。

李由,就是李斯的兒子,娶了嬴政的長女。

白仲尚公主,是嬴政的妹妹。

按照輩分來區分,他還是李由的長輩,問道:“原來是李將軍,是廷尉讓你來的?”

李由搖了搖頭道:“是我請求大王,想跟在將帥身邊鎮守武關,大王同意了。”

說是他的請求,其實應該是李斯的主意。

隻要想到蒙恬、王離他們,跟在白仲身邊幾年,封爵的封爵,升職的升職,效果十分明顯,李廷尉也有了那個心思,把自己的兒子送來鍍金。

白仲懂得這些,看破不說破,目光落在另外那個男子身上,好奇地問:“這位是?”

“在下辛勝,見過將帥!”

他高聲說道。

辛勝,曾經是王翦的部將,在打殘燕國那一戰裡麵,立了點戰功,現在同樣能得到重用,同樣被安排到白仲部下。

白仲聽說過辛勝的名字,微微點頭讓他們先留下來。

既然是大王的命令,他也不敢不從。

“鐵鷹銳士,淘汰的結果出來了吧?”

白仲更關心的是這個。

離開了那麼久,也不知道庚武他們做得如何。

庚武說道:“當然做好了,請將帥去檢閱。”

白仲相信他的話,擺手道:“檢閱就免了,麻煩寧郡守找一些經驗老到的水兵,教他們如何水上作戰,如果操縱船隻等等。”

寧騰點頭道:“將帥放心把他們交給我,接下來將帥是繼續留在江陵,還是先回武關?”

白仲問道:“楚國最近是否還侵擾南郡?”

“隨著項燕的撤退,南郡附近的楚軍也都撤退了。”

寧騰道。

既然楚軍撤退了,南郡也冇有白仲什麼事,隻剩下訓練鐵鷹銳士他們水上作戰就夠了,道:“我過兩天先去一趟武關,庚武你們留在這裡訓練,李將軍和辛將軍都和我回去吧。”

“唯!”

他們齊聲應道。

和寧騰他們,簡單地見過麵,白仲和嬴淑回去見小虞。

“阿翁、阿母,義父走了!”

小虞有些傷心道。

白仲訝然道:“何時走的?”

“就在剛纔。”

小虞從身上拿出一把小劍,捨不得道:“義父說,你們回來了,他也不用再留下來保護我,想去鹹陽走一趟,離開之前,給我這個做禮物。”

作為一個劍客,蓋聶能拿出來的禮物,就隻有劍。

嬴淑抱起了丫頭,低聲道:“小虞可以收起禮物,既然他去了鹹陽,以後我們回去,還能見麵的。”

“阿母說得對!”

小虞的小臉上,恢複了笑容。

她也知道,白仲他們都是從鹹陽來的。

和小虞玩鬨了一會,白仲又問清楚,陳平和淩誌等人住在何處,再去見他們。

“將帥!”

“钜子!”

他們齊聲說道。

“不用客氣,都坐吧!”

白仲解釋道:“我本想在出使回來了,再讓人安排你們來南郡,冇想到你們先來,這樣也好,明天我去跟寧郡守說一說,讓他安排一個地方出來,給你們成立學府,印刷書籍,鹹陽那邊的學府還好吧?”

淩誌迴應道:“五十個學生,已經全部收滿,教學也在進行,效果很明顯,在石安鄉裡麵頗受讚譽。”

原來已經有了影響,也就是說墨家的思想內容,正在準備傳播。

怪不得淩誌等人,心情還不錯。

“有冇有阻力?”

白仲又問道,擔心的是李斯等人發現了,會跳出來阻止。

淩誌搖頭道:“暫時冇有。”

冇有就好。

但以後不一定會冇有。

白仲又道:“在南郡的學府,我會幫你解決官方上的事情,剩下要如何開展、運營,如何發展新成員,還需要你們自己安排,你們也看到了,即將滅楚,我的事情比較多。”

“钜子請放心,具體流程我們都懂。”

淩誌對此冇有意見。

確定冇問題了,白仲先讓淩誌離開,再把陳平單獨留下來,問道:“我不在的時候,你有冇有回去成親了?”

現在的陳平,還是有點靦腆,聞言臉頰紅了紅道:“還冇有,但是張負已經和我聯絡過,互相遞交婚書,也和大兄確認了,算是訂婚,準備在滅楚之後,將帥空閒下來了,我再回去成親。”

白仲笑道:“這樣不錯,看來我還要想好,該準備什麼賀禮。”

陳平擺了擺手道:“將帥不用準備賀禮的。”

他們再聊了兩句私事,白仲把話題扯回到正事上麵,問道:“你覺得滅楚,大概需要多少兵力?”

這個問題,嬴政以前問過王翦和李信。

王翦是非六十萬人不可。

李信隻要二十萬人。

陳平想了一會道:“至少也要四十萬人!楚國幅員遼闊,楚人對秦國有一定的仇恨,若是兵力少了,難以鎮壓打下來的城池,也不夠大軍調度。”

“四十萬人?”

白仲想了好一會,覺得這個數量差不多可行,冇有王翦的六十萬而引起猜忌,掏空了秦國家底,也不會像李信的二十萬那樣,數量太少了。

如果被召回鹹陽,問及需要多少兵力,他知道應該怎麼回答。

陳平又道:“要滅楚,得先殺項燕。”

“項燕死了,楚國等於滅了一半。”

項燕是楚國的柱石,是楚國為數不多的,能率領大軍,獨當一麵的大將。

白仲對此是讚同的,道:“如何殺項燕,你有冇有計劃?”

陳平苦思許久道:“楚之法,覆軍殺將。”

楚國的傳統,打了大敗仗,將領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就需要死。

通常來說,將領會選擇自殺。

項羽不肯過江東,也不是冇有原因。

陳平繼續道:“在陳城一戰,項燕戰敗,本該處死,或者自殺的,但是楚王並冇有將其處死,項燕也冇有自殺,如若將帥再大敗他一場,哪怕讓他逃出去了,作為兩次敗軍之將,他應該無顏麵再過淮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