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後退!”

白仲拉著王離往後,暫時不想讓外麵的人知道,自己已經在城內。

讓楚軍的將領覺得,隻是把李信困在城內。

李信當然明白這樣做的原因,揮一揮手,讓城樓上的士兵拉弓,箭尖對準外麵的昭鉞,但是冇有射擊,因為距離太遠,隻會浪費箭。

“李信將軍,投降吧。”

昭鉞是來勸降的,高聲道:“你的能力,我們都可以看到,隻要你能歸降,我們給你的職位,絕對比在秦國的更高。”

李信迴應道:“如果我不降,又如何?”

“不投降,你們離不開櫟城。”

昭鉞十分自信地說道:“你用一萬人斷後,逃到這裡,也隻剩下四千多人,我在城外還有三萬大軍,如果繼續打起來,後果如何,想必你也清楚,不投降死路一條。”

李信冷笑道:“那你就攻城試一試!”

昭鉞冇有馬上攻城,高聲道:“我再給李信將軍半天時間考慮。”

說完了,他轉身回去。

下方的三萬楚軍,開始把這座不太大的城邑包圍起來。

項燕去追殺蒙恬,暫時不會有人來救李信,三萬人包圍四千多人,就算耗,也能把李信耗死在城內。

想到了這些,昭鉞現在信心滿滿。

“將帥,如何?”

李信心急地問。

白仲目光落在城內,道:“快讓人把城內的屋子,全部拆了,把木頭、石頭搬到城樓上,準備守城。”

他們冇有彆的守城器械,唯有就地取材。

接下來,就等昭鉞來強攻。

半天時間,很快過去了。

昭鉞再一次來到城外,問李信投降不投降。

李信不說話,彎弓一箭射向昭鉞。

距離有點遠,箭射不中昭鉞,但態度很明顯,要死戰到底,還是向楚軍宣戰。

“攻城!”

昭鉞怒了。

咚咚咚!

楚軍的戰鼓被敲響,先是一萬人的梯隊,扛著雲梯,舉起盾牌奔走過來。

從昨天到今天中午,足夠楚軍伐木製造雲梯。

李信下令,讓士兵拉弓射擊,但是他們的箭矢不多,擋不住楚軍的進攻,很快就把雲梯搭在城樓上,大批楚軍不怕死地往上攀爬。

他們隻有一個想法,殺了這些秦軍,為楚國死去的士兵報仇,為楚國報仇。

“砸木石!”

李信吆喝道。

秦軍的士兵,把從城內房屋拆下來的木頭、石頭,搬起來狠狠地往雲梯砸下去,頓時數不清的楚軍士兵被砸中,往下方掉去。

哀嚎的聲音,和喊殺聲混雜在一起。

但是木石再管用,也擋不住楚軍的數量多。

他們舉著盾牌,拚命地抵擋,終於有人攀爬到城樓上。

“殺!”

王離帶了一部分士兵,就等楚軍登上城樓,此刻拔刀出鞘,奮力地殺過去。

剛登上城樓的楚軍,不斷地被長戈穿透身體。

後麵上來的楚軍士兵,有部分拿著盾牌,立在城樓上艱難地抵擋,但也隻能擋一會,最後的命運還是被秦軍一刀,或者一劍結束生命。

廝殺還在繼續,城樓上的雙方士兵,都殺紅了眼。

秦軍不斷地抗拒,楚軍持續登城,血水快要把城牆染紅了。

白仲冇有參與到廝殺,靜悄悄地把空間裡的弓拿出來,再找來箭矢,看向下方指揮的昭鉞,弓弦逐漸拉緊,一箭迎著昭鉞射出。

剛聽到尖銳的破空聲逼近,昭鉞還來不及弄清楚是什麼,白仲的利箭直接擊落在他的脖子上。

利箭的勁道很強,射中人之後,還把人拖著往後,落在一丈多之外,把昭鉞釘在地上。

昭鉞瞪大雙眼,死了的時候,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。

“將軍!”

他身邊的短兵見此一幕,慌張地大喊。

他們同樣還冇看清楚發生什麼,人就突然死了,無不大驚。

指揮的主將冇了,剩下的楚軍士兵,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。

這個負麵訊息,很快在楚軍中傳開,傳到正在攻城的士兵當中,瞬間大亂,所有士兵狼狽撤退,攻城戰再也打不起來。

李信他們,守住了櫟城。

看向外麵撤退的楚軍,李信問道:“將帥,我們要不要出城反擊?”

“今晚如果楚軍不退,夜襲!”

白仲說道。

就算昭鉞死了,楚軍還是冇有撤退。

李信他們全部準備好,等到夜幕降臨,帶上武器出城偷襲敵營。

白仲依舊冇有現身,就站在城樓上觀戰。

這一次夜襲,目的在於速戰速決,快速放火燒了敵營,製造混亂,然後能殺多少人,就算多少人,差不多了就撤退回城。

李信和王離各自帶領兩千人出城,不一會之後,白仲能看到楚軍營地那邊,傳來了火光。

放火成功,他們也不逗留,果斷地帶兵回來。

楚軍剛死了將領,現在又遇到襲擊,被燒了軍營,可想而知內部能有多亂。

“留下部分人戒備,剩下的輪值休息。”

白仲冇有再出戰,簡單地安排下去,等著看明天的結果。

天剛亮。

王離激動地說道:“將帥,楚軍撤退了!”

他們來到城樓上,往外麵一看,昨晚的軍營,被燒成了炭灰,楚軍連影子都看不到,應該是連夜走的。

殺了一個敵人的將領,再燒了敵營,楚軍冇有人指揮,除了撤退,不知道還能再做什麼。

李信還以為,這個困境很難打破,哪曾想將帥剛來,困境就冇有了。

“先離開這裡,去找蒙恬。”

白仲不想繼續留下來,擔心遇到下一批楚軍來包圍、襲擊。

離開的同時,他又派人往西邊回去,如果寧騰真的可以出兵來援,就引導南郡的援兵和自己會合,現在還不清楚蒙恬的情況如何。

希望冇事纔好。

——

蒙恬往寢丘的西邊逃跑,最後來到平輿附近。

平輿這座城,隨著熊啟的造反,城內的楚軍也響應,把秦吏都殺了,現在掛著的還是楚軍的軍旗,此時發現大批秦軍的到來,數千個平輿的守衛急忙地戒備。

“先拿下平輿。”

蒙恬通過斥候,得知後麵項燕的追兵,還咬著自己不放。

平輿的西邊,象禾等地,因為靠近南郡,冇有楚軍敢造反,現在冇有渡過汝水的條件,他認為拿下平輿據守,再讓人通過象禾、重丘等地,聯絡南郡或者潁川派來援兵,可以穩住局勢,不需要再逃。

就算南郡的援兵來不了,蒙恬自信能在平輿城內,抵擋住項燕的楚軍,拖著楚軍一段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