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燕父子三人,在寢丘的東北邊會合。

跟在身邊的,除了昭鉞,還有昌平君熊啟。

“見過君上!”

項燕首先在熊啟麵前,作揖一禮。

熊啟還了一禮道:“上柱國客氣了。”

項燕又道:“如無君上輔助,我們還不會勝得那麼輕鬆,君上的火燒秦營用得甚妙!”

聽著他的讚賞,熊啟隻是笑了笑,問道:“李信和蒙恬都逃出去了,接下來該追殺到底,還是放任他們回去?”

“自然是追殺到底!”

對於入侵的秦軍,項燕不打算放他們回去,續道:“他們最後能去的地方,有且隻有寢丘,我早已讓人去查探清楚,李信在寢丘留下一萬人,及部分糧食,作為最後的退路,通過寢丘,可以快速通過淮陽南方回南郡,李信的安排還是不錯的。”

李信的計劃不錯,但瞞不過項燕在楚國內部的斥候、探子。

昭鉞笑道:“可惜他遇到的是上柱國。”

“項榮,你到寢丘的東邊待命,項梁去西邊。”

項燕繼續道:“你們等我的命令,最後圍攻寢丘。”

“唯!”

項榮兄弟齊聲道。

“請問上柱國,認為白仲如何?”

熊啟突然問起這個問題。

項燕瞬間陷入沉思,好一會後道:“此人膽識過人,用兵能力不差,實力很強,在湘江附近,以五百人突破六千人的包圍,還能殺我們一半的人。”

這個戰績,項燕不可能擁有,也殺不出來。

偌大一個楚國,冇有人可以做到這個地步。

熊啟繼續問:“如果這一次戰敗,下一戰的主帥是白仲,上柱國是否有能力再抵擋此人?”

項燕:“……”

他不敢保證,一定可以打敗白仲,良久才說道:“看情況吧!”

熊啟得到答案,不再問下去,也該做好自己迴歸楚國的準備了。

——

寢丘城內。

此時又到了晚上。

蒙恬的部下得到糧食,也有休息的地方,終於安穩下來。

李信站在城樓上,不斷地巡視城樓,擔心城外突然又會出現一隊楚軍圍城,不過有寢丘的城樓駐守,就算楚軍真的圍城,也能守一段時間。

唯一的麻煩,大概是糧草。

蒙恬的糧草全部冇有了,他能帶上的不多。

寢丘城內,隻有夠他們吃七天左右的糧食,情況很不容樂觀。

“我認為,應該離開寢丘,殺入淮陽回南郡。”

蒙恬也到了城樓上,分析說道:“項燕這樣做,是用計把我們逼迫到南方,他肯定把我們的一切都打探清楚,也包括寢丘,就在明天,項燕的大軍肯定會趕到寢丘,若他在攻城的時候,城內的百姓突然起來反抗,我們隻有等死了。”

這裡雖然被秦軍占據,但也是楚國的城池。

寢丘的百姓,幫的自然是楚國。

如果項燕安排幾個人在城內,鼓動百姓作亂,再挑起秦楚仇恨,那麼秦軍就是裡外受敵,陷入絕境中的絕境。

李信渾身一震,自己的想法還是太簡單,連忙道:“明天一早,我們離開寢丘,儘快回去南郡。”

這座城不能再守了!

“我的能力,遠不如蒙兄。”

他又感歎地說道。

蒙恬歎道:“李兄客氣了,我們現在最重要的,還是如何回去秦國,這些客套的話,以後再說吧。”

今天晚上,寢丘內外都很安靜。

第二天一早,蒙恬下令在寢丘城內,掠奪楚國百姓的糧食,李信指揮大軍,帶上所有糧草,出城離開,辨彆了方向後往淮陽回去。

他們可以肯定,淮陽都已跟隨熊啟造反,但剩下的守軍不多,從淮陽的南邊殺過去,完全可以做到。

隻是秦軍剛走出十多裡,就遇到項梁連夜來到寢丘西邊埋伏的楚軍。

雙方剛碰麵,便打了起來。

“秦軍怎會棄了寢丘!”

項梁心裡一驚。

圍攻寢丘的計劃,現在要失敗了,他隻能先帶領大軍,攔下這裡的秦軍,再讓人去給項燕傳信,儘快到這邊集合,把李信他們都攔截下來。

休息了一個晚上,又恢複鬥誌的秦軍,變得凶悍了起來。

就算戰敗,他們也想活著殺出去,拚了命地朝著楚軍衝殺過去。

在絕對的實力麵前,無論項梁再怎麼指揮,都是徒勞,何況秦軍裡麵還是李信和蒙恬二人同時指揮,攔截的防線不一會就被衝破。

就在秦軍快要逃出去的時候,項燕的大軍終於趕來了。

十多個楚軍梯隊,補充向項梁那邊,還有五十架戰車,五千騎兵,奔騰著往前,直衝向秦軍之中,把已經殺出去的秦軍,衝撞得慌亂起來。

李信一邊指揮士兵,殺了那些戰馬,破壞戰車,又一邊道:“蒙將軍,你先帶兵離開,我帶領一萬人為你斷後。”

“那你怎麼辦?”

蒙恬急切地問。

隻有一萬人斷後,數量還遠不夠。

“彆廢話!”

李信斬殺了數個近身的敵人,喝道:“集合一萬長戈手,隨我斷後,剩下的跟蒙將軍撤退,你們快走!”

蒙恬內心中糾結了一會,最終還是選擇李信的計劃,在項燕完全截殺過來之前,先帶兵往西邊逃出去,再留下來,隻怕還有其他變故,會死更多人。

那些戰車、騎兵還要去追擊,但是被弓弩手打壓回去。

整一場戰敗,都是李信的膨脹和自信導致的。

他想要彌補,也不能讓蒙恬死在這裡,必須自己留下來斷後,喝道:“刺!”

長戈手快速組合,看著騎兵衝來,舉起長戈朝前一捅。

希律律!

戰馬悲鳴。

在這瞬間倒下數百騎兵。

五十架戰車,也被秦軍毀了二十多架。

“退!”

李信又下令。

作為斷後的,就是一邊戰,一邊退,掩護逃跑的主力部隊。

秦軍退了,項燕下令再追,但是都被李信這一萬人,拚死、不要命地拖延下來,秦軍把自己的勇猛發揮到了極致。

以少戰多,一點都不慌。

雙方的交鋒,越打越激烈。

戰局進行到最後,還是讓李信帶著四千多人,奮力地逃了出去,幸好附近有一個樹林,進入樹林之後,騎兵失去了作用,步兵速度不快,難以跟上。

“上柱國,追不上了。”

昭鉞無奈地回去說道。

項燕想了好一會:“昭將軍,你帶兵兩萬,去追李信,其餘的人隨我追蒙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