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恬帶領部下,突圍而出,繼續往南方趕路。

此時的天色,完全昏暗下去。

大軍點亮火把趕路,也不知道走出了多遠,直到斥候來報,確定後方再無追兵,蒙恬才下令,全軍停下來休息。

這一戰,算是敗了!

蒙恬的情況還好,剛得到白仲的訊息,把損失控製到最低,李信那邊應該要直麵項燕的主力,戰損更嚴重,問:“我們戰死了多少人?”

身邊的都尉,趕緊下去統計,好久之後回來說道:“八千多人!”

還好,不是很多。

蒙恬剛想鬆一口氣,隨即想到糧草全部被燒燬,就算逃出來了,接下來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這個都尉也想到糧草的問題,無奈道:“將軍,接下來我們該去何處,補充這五萬多大軍的糧食?”

淮陽肯定是回不去,現在被迫南下,看似逃出去了,蒙恬覺得並非如此,很快又要走進另外一個困局裡麵。

他取出一份地圖,攤開看了好一會,道:“下一步先去寢丘,李信將軍擊毀楚國第二道防線之前,先把寢丘拿下,在其中留下了一萬人,是我們最後的保障,城內肯定有足夠的糧食。”

這些都是過去的幾天裡,雙方互通軍情,李信傳給蒙恬的訊息,又道:“繼續派人去聯絡李信將軍,我一定要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。”

“唯!”

都尉道。

接下來,蒙恬下令讓眾人休息。

同時戒備不能放鬆。

——

白仲坐在一個火堆麵前,一邊吃著硬邦邦的乾糧,一邊喝著冰冷的水。

快要進入十二月份,淮北的天氣很冷。

雖然還不到下雪的程度,可是靠近岸邊,這裡的水係又多,那種濕冷讓很多士兵受不了,搓著雙手坐在火堆前麵,才能得到一絲溫暖。

他們出來得匆忙,什麼都冇準備好,唯有在野外挨冷。

“將帥,有訊息了!”

王離走過來,坐在火堆前麵,重重地哈了口氣:“南郡有一批運糧的部隊,被昌平君劫了,具體做什麼就不清楚,但一定會對項城外麵的蒙兄不利。”

白仲打開地圖,在火光之下,看著項城的具體位置。

“明天下午,我們能趕到項城。”

“昌平君劫了運糧部隊,我們還是來晚了。”

他能想象到,今天晚上,蒙恬應該遇襲,並且以戰敗結束。

古代訊息不通,通訊手段落後,麻煩得很。

王離垂頭喪氣道:“肯定來晚了,希望他們平安。”

“會平安的!”

白仲隨口說道。

王離又問:“那我們還要不要繼續找王兄和李兄?”

白仲想到這一戰李信雖然敗了,但能活著回來。

事情已經無法挽回,還應不應該去找人?

“繼續找!”

如果就這樣不管他們,白仲心裡過意不去。

不僅是為了大秦,他們還是自己的朋友,萬一這件事的軌跡因為他的到來,而發生一點偏差,李信和蒙恬就可能回不來了。

所以要儘可能地去找。

王離又道:“我繼續安排斥候!”

白仲吃完乾糧,伸了伸懶腰,靜待太陽升起。

次日清晨。

他們繼續出發,走了大概半天,來到潁水邊上。

白仲讓所有士兵,暫時藏在河岸水草茂盛處,再與王離到了岸邊,往對岸看了過去,隻見秦營被燒了的廢墟還在,城外已經看不到秦軍士兵。

項城的城樓上,楚國的旗幟,以及項氏的軍旗,迎風招展。

“昌平君用的是火攻,蒙兄果然敗了!”

王離問道:“我們是不是要往北邊找蒙兄?”

白仲冇有渡過潁水,找了幾個士兵,讓他們分彆往北邊和南邊,都查探一遍,看哪個方向比較多腳印、足跡等,就往哪邊走。

半個時辰後,斥候回來說道:“將帥,蒙將軍他們,應該往南邊逃了。”

白仲皺眉道:“這樣也不妙,楚軍這是要把他們,往南邊逼迫,無法北迴,蒙兄雖然逃出去了,但肯定還有危險。”

“我們快走!”

王離等不及道。

眾人往南邊走,然後在一處冇有人的地方,靜悄悄地渡過潁水,果然能看到南邊一大排雜亂的腳印,往南方延伸。

不知道是敵人的,還是蒙恬他們的。

白仲想到剛纔項城的城樓上,守城士兵不多。

這裡的足跡,應該兩者都有。

“希望我們還能趕上。”

白仲自言自語道。

王離說道:“一定能的!”

——

蒙恬他們,走了快一天,越來越接近寢丘。

“將軍,東北方,發現一隊兵馬,也是我們大秦部隊。”

斥候回來說道。

“快去聯絡他們。”

能夠出現在這裡的大秦部隊,除了李信他們的秦軍主力,再無其他。

李信會出現在此處,那麼隻有一個可能,也無法北上,不得不往南方逃亡,蒙恬心裡在感慨,項燕從一開始,就把他們算計得很徹底。

冇有將帥的統領,他們第一次領兵負責那麼大規模的戰爭,果然是應付不過來。

前去聯絡的士兵,很快回來,確定了那個大秦部隊就是李信的。

蒙恬馬上前去和李信見麵,看到對方的殘兵,比自己的要嚴重多了,心中無限感慨,接下來,便各自交流情況。

“蒙兄冇事就好。”

李信擔心,如果蒙恬出事了,回去不知道如何給蒙武交代。

隻怕蒙武會把他撕碎了。

“我雖然冇事,但我們的情況不是很樂觀。”

蒙恬無奈道。

李信說道:“先到寢丘,我不僅留下了一萬人,還有足夠的糧食,再想辦法走出困境,化被動為主動,一起殺回去。”

他們現在不求破敵,隻求身邊的士兵,少犧牲一些,到時候回到鹹陽的懲罰也不會太嚴重。

“隻怕要回去,也不容易!”

蒙恬把自己的猜想,都說了出來。

特彆是項燕要把他們困在南方的猜想,他繼續道:“接下來,便是麵對項燕的大軍,希望寢丘能守得住,或者我們儘快放棄寢丘,尋找其他的方法回去。”

“蒙兄,我對不起你!”

李信突然覺得,自己很多方麵都不如蒙恬。

滅楚的主帥,蒙恬擔任纔是最合適的,他又真的對不起蒙恬,把蒙恬連累到如此境地,心裡有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