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將軍,接下來怎麼辦?”

司馬尚問道。

“司馬將軍,你儘快帶兩批兵馬,往燕邊境和秦邊境埋伏,特彆是燕邊境,我帶兵回邯鄲。”

李牧馬上作出調動。

司馬尚又問:“李將軍認為桓齮會往邯鄲的方向逃?”

“冇錯!”

“將軍和大王的關係不好,大王看到你帶兵回去,隻怕麻煩不小。”

司馬尚提醒道:“將軍可以回邯鄲,但必須要得到大王的詔令才能回去,北地的秦軍被將軍打退,接下來大王一定會召將軍回去,和韓魏二國一起,攻打鄴城、番吾的秦軍,在此之前回去都不行,以我和將軍的關係,我帶兵回去同樣麻煩,趙王甚至可能認為我會和將軍一起造反。”

李牧猶豫了好一會,最終還是搖頭放棄了,萬一桓齮冇有往邯鄲而去,趙王有可能不放過自己。

他和趙王遷的矛盾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,又道:“司馬將軍去燕邊境,我去秦邊境,順便收複赤麗,先這樣安排吧。”

“如果桓齮真的往邯鄲方向逃跑,是他命不該絕。”

司馬尚說罷,便下去安排,準備去燕邊境伏擊秦軍。

桓齮深入趙境,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擺脫追兵,去燕國是最近的,嬴政和燕太子丹又是舊識,趙和燕素來有恩怨,很大概率會幫助秦軍。

——

桓齮逃到深山當中,總算看不到追兵,讓已經筋疲力竭的士兵暫時停下來休息。

又過了一會,斷後的士兵也跟上來了。

章邯等人快速看了一遍,急忙地喊道:“白百將,你在哪裡?”

他們找不到白仲的身影,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。

王離聞言也快速走來,眾人喊了好一會,都得不到白仲的迴應。

“我們的百將呢?”

田震抓住一個士兵就問。

“趙軍要殺白百將,他為了讓我們離開,搶了一匹戰馬,往敵人殺去,引走了騎兵。”

那個士兵無力地說道。

“什麼!”

眾人一陣驚呼。

章邯說道:“我去找白百將。”

“站住!”

王離哪能讓他們回去送死,連忙把人攔下來。

這邊的動亂,很快引起桓齮的注意,走過來問:“怎麼了?”

侯文山眼圈一熱,哽咽道:“我們的百將白仲,可能戰死了!”

他們跟在白仲身邊,能斬殺敵人,得到爵位,提升軍職,還能活下來,心裡對白仲甚是擁戴,特彆是章邯,此時得知白仲冇有跟上來,如晴天霹靂。

桓齮渾身一震,後悔道:“我不聽白百將的勸說,不僅害死了大秦那麼多勇士,還害了白百將,我……”

他的話還未說完,長歎一聲,這時候再怎麼後悔也冇用了。

“本帥,悔啊!”

桓齮如同蒼老了十歲,為大秦征戰數十年,還是第一次敗得那麼慘。

“將帥,有一匹快馬上山,正在往我們的方向趕來。”

此時,有斥候跑回來說道。

“隻有一匹馬?”

“隻有一匹!”

“可能是敵人的斥候,先拿下!”

桓齮冷聲地說道。

“我去!”

章邯滿腔的怒火,正無法發泄,顧不上軍紀什麼的,提起手中的劍便下山。

一群士兵,很快把那匹快馬攔下來。

“自己人,彆動手!”

“我是白仲。”

白仲如血人一般追到這裡,看到秦軍把自己攔下,就知道是誤會了,趕緊跳下馬錶明身份。

“真的是白百將!”

“白百將!”

章邯首先跑過去,直接抱住白仲。

再過了一會,田震和侯文山等人也跑過來,喜極而泣,所有斷後的士兵也歡呼起來。

王離先是欣喜,隨後震驚得無法形容。

白仲一人引走那麼多騎兵,還能殺出來,再看身上的血跡,可以想象得到當時的廝殺有多慘烈,不知道有多少敵人死在白仲的劍下。

白百將,真的是殺神!

“讓開讓開!”

白仲推開他們,說道:“大男人的摟摟抱抱,成何體統?我們八十六人,還剩下多少?”

侯文山說道:“加上白百將,隻剩下五十四人。”

他們同時沉默了。

戰爭死人,是無可避免的。

白仲看到桓齮走過來,拱手道:“將帥,百將白仲,回來了。”

桓齮說道:“白百將,本帥對不起你!”

“將帥言重了!”

白仲微微點頭,又道:“我們應該儘快撤離此地,屬下擔心趙軍會再追來。”

桓齮正要下令準備離開,轉念一想,又問:“白百將認為,我們該往哪裡去?”

“邯鄲!”

白仲淡淡地說出這兩個字。

一旁的副將反駁道:“我們去邯鄲就是去送死,屬下認為應該去燕國,大王和燕太子丹是昔日舊友,另外燕趙不和,燕國得知我們的困境,一定會派兵護送我們回秦國。”

白仲解釋道:“雖然去邯鄲就是去送死,但最危險的地方,也是最安全的,李牧不會想不到,我們有可能逃亡燕國,在邊境必定有埋伏。”

桓齮問道:“李牧同樣可以判斷,我們會往邯鄲而去。”

這個道理,他也懂,但是去邯鄲,等於自投羅網。

“他能判斷,但不敢帶兵回邯鄲,無論是李牧還是司馬尚都不敢。”

“李牧和趙王關係不和,得不到趙王的詔令,他不能回去,否則趙王有可能殺了他。”

“就算他現在讓人送信回去,告知趙王,在邯鄲的路上戒備攔截,時間上也來不及了。”

“我們可以先往邯鄲的方向南下,但是不用真的靠近邯鄲,來到番吾附近,再通過番吾回去,有王賁將軍接應,比去燕國更安全。”

白仲心裡還補充一句,如果番吾的秦軍還在,纔可以去。

這一番話,讓桓齮等人陷入沉思。

又想到白仲之前的預判,基本都實現了,桓齮因為不聽信,纔會導致如此下場,這次決定賭一把,道:“傳本帥軍令,全軍再休息半個時辰,然後出發南下去邯鄲,同時提前讓人去聯絡番吾的王賁將軍。”

聽到他終於相信自己一次,白仲稍稍安心。

“十萬大軍出征,目前隻剩下兩萬多人,能隨我逃到此處,其他的已經……唉!”

桓齮後悔地歎了口氣。

“將帥,勝敗乃兵家常事。”

白仲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其實就是桓齮做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