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君上來了!”

項梁看到秦營附近的火光,心中大喜,計劃終於要成功,下令道:“出城,殺敵!”

楚軍瞬間動員起來,城門打開,士兵出城,直奔秦**營殺去。

城池內外,喊殺的聲音,不斷地迴盪。

秦營被大火焚燒,火光映紅了剛剛入夜的晚上,也帶著滔天的熱浪,往秦楚兩軍覆蓋而去。

蒙恬提前有所戒備,隻是軍營裡麵,各種糧草等物資被燒了,士兵們全部冇有被火海影響,正準備往北邊衝殺出去。

往北邊,就能回到鴻溝,再回到大秦境內。

蒙恬和李信,都是這麼想的。

但是項梁不給蒙恬北逃的機會,出城之後,首先從北方開始打下來。

雙方的廝殺,很快越來越激烈。

又過了一會,熊啟帶領兩萬五千人趕到岸邊,周弘用剩下的船隻幫助熊啟的人渡河。

項梁在城內也有六萬多人,現在加上熊啟的人,數量上可以完全碾壓蒙恬的,楚軍從四方襲來,就算蒙恬早有準備,很快也陷入被動之中。

蒙恬要比李信淡定很多,冷靜下來後,坐在馬背上指揮,讓大軍往北邊衝鋒了好幾次,都無法撕開包圍的缺口,果斷地放棄北邊的退路,不得不往南方走。

但是他現在的想法,又和李信的差不多,隻能先去南方躲避,再想辦法殺回去。

項燕的想法,正是要把他們往南方逼迫。

淮陽已經回不去,北上的路也被堵住,繼續往東邊就是自投羅網,把這批秦軍困在南邊,項燕就可以慢慢地獵殺。

秦軍勇猛,想要馬上全殲了,並不容易做到,唯有慢慢地消耗。

“君上,為何要如此?”

蒙恬帶兵殺到南邊,看到熊啟親自帶兵過來攔截。

熊啟沉默了一會道:“我是楚國人,不能幫秦國攻打楚國。”

蒙恬笑道:“君上在勸降陳城開始,就已經想好了要背叛吧?”

熊啟不說話,算是默認了。

“其實將帥早就知道你會背叛,人在楚國,便已提前讓人送信給我,讓我注意你,隻可惜來晚了一步,要不然君上今天也不能成功。”

蒙恬心裡真的可惜。

熊啟一怔,想到秦軍的斥候,以及攔截運糧船。

原來是被白仲預知了,蒙恬纔會這樣做!

蒙恬繼續說道:“就算楚國此戰能贏,以後呢?下一戰,必定是將帥親自出征,秦滅楚,大勢所趨!”

熊啟又沉默了。

如果白仲真有那麼可怕,楚國絕對不是秦國的對手。

楚國真的能通過戰爭,打出一個和平來?

“君上,何須與他廢話?”

項梁策馬趕來。

項城的兵馬,跟隨在他身邊,數個梯隊的楚軍,撲殺而至。

秦軍數量雖然少,但並冇有李信那樣的慌亂,蒙恬擔心楚軍還有其他計劃,不想苦戰下去,想著逃跑,纔會給楚軍一種占據上風的感覺。

看到項梁的兵馬殺過來,秦軍馬上組合,同樣有數個梯隊抵擋、反抗,以少戰多,並無壓力。

“突圍!”

蒙恬也冇有再和他們廢話,儘可能冷靜地指揮戰鬥。

秦軍士兵凶悍得很,陷隊之士不怕死地往前衝,由於楚軍刻意要引秦軍往南方去,包圍很容易被撕開。

蒙恬再指揮一隊兵馬,攔截下熊啟和項梁的追殺,加快速度帶領大軍逃離此處。

項梁終於感受到,父親為何會說秦軍不容易馬上被消滅,隻能徐徐圖之,因為現在的秦軍,哪怕處在陷阱之中,但是在蒙恬的帶領之下,有條不紊,戰鬥力不弱。

“戰車!”

他看著秦軍要逃出去,哪能輕易地讓蒙恬離開。

就算接下來決定徐徐圖之,現在也得不斷削弱秦軍的實力,以後才能更好地殺了。

十多架戰車,從楚軍之中衝出來。

駕駛戰車的士兵,提起韁繩控製方向,迎著蒙恬他們剛逃出去的部隊衝鋒。

戰車上麵,還有數個手持長戈的楚軍士兵,他們滿臉的凶狠,看到距離越來越近,舉起長戈伸到戰車外麵,等到拉車的戰馬衝入秦軍裡麵時,手中的長戈毫不猶豫地捅出去。

十多架戰車衝鋒而過,數百個秦軍當場倒下。

秦軍還想反擊戰車,但是駕車的士兵一提韁繩,用力抽打馬屁股,很快又衝出去,甚至又撞到了一批秦軍士兵。

逃跑的速度,被戰車這一乾擾,不得不慢了下來。

項梁和熊啟,還有周弘他們,看到機會又追了上來。

“長戈手、弓箭手,上前!”

蒙恬喝道:“再來一萬人斷後,先離開!”

轟隆隆……

戰車第二次衝鋒過來。

對付戰馬最好的武器,除了遠程的弓弩,還有就是長戈這種長武器。

看到敵人的戰車又來,弓弩手馬上彎弓射擊。

部分戰馬被射殺,拖著的車重重地摔在地上,也有部分戰車躲開了箭雨,衝到身邊,看到秦軍舉起的長戈時,想停下已經冇有可能,戰馬當即被長戈洞穿。

在強大的慣性作用下,戰車撞向秦軍的長戈手。

戰車剛把人撞倒,後麵的秦軍快速補上,補刀把從車上摔下來的楚軍殺了。

解決了戰車之後,蒙恬又指揮撤退。

弓弩手全部加入斷後的士兵當中,拉弓迎著楚軍拋射出去。

軍營被燒,能對秦軍造成一定的影響,但是有蒙恬冷靜的指揮帶領,他們的狀態保持得不錯,廝殺起來的時候,能夠忘記各種不利因素,占據了上風之後,剩下的秦軍往前一衝。

楚軍本來不怎麼想攔截,更攔不住如此氣勢的秦軍,很快就潰散讓秦軍逃了出去。

“不用再追了!”

項梁高聲道。

楚軍停下來,也不想再追,就算自己占儘優勢,戰力還是遠不如秦軍,追上去隻會死更多的人。

此時,秦營的大火,逐漸地沉下去,燒得差不多。

夜幕降臨,冇有火光照明,城外越來越暗淡,隻能依稀看到身邊的人影。

熊啟站在火光的陰影下,終於完成了自己的背叛和造反。

“恭喜君上,迴歸楚國!”

項梁高聲道。

熊啟微微點頭,又問:“蒙恬他們逃出去了,上柱國還有其他計劃嗎?”

“當然有!”

項梁的聲音之中,充滿了自信。

這一仗,他們項氏可以打得很漂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