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可孤軍深入,注意昌平君!”

蒙恬打開書信,驚道:“將帥竟能猜到我們在做什麼?”

孤軍深入,李信已經做了,還很深入了,根據昨天得到的訊息,楚國的第二道防線已經被李信擊潰,接下來他準備去城父與李信會麵,但是計劃還未進行,項城的城門便打開,三架戰車出來溜了一圈又回去了。

如此怪異的行為,讓蒙恬不敢離開。

看完了白仲讓人緊急送來的書信,蒙恬很快把這兩件事聯絡在一起,心想:“項城的楚軍,難道知道我會在這個時候離開,不可孤軍深入……”

難道說,李信的計劃,已經被項燕看穿了!

項城內的士兵,其實不是項燕的主力。

楚軍和他在做同一件事,那就是虛張聲勢。

想到了這些,蒙恬有點心亂,連忙道:“傳我軍令,從現在開始,全軍戒備,馬上派出斥候聯絡李信將軍,快去!”

身邊的秦軍士兵,不知道發生了何事,但見蒙恬如此鄭重,都不敢怠慢。

蒙恬越想便越感到不安,覺得李信肯定出事了,將帥也太厲害,在楚國黔中郡那麼遠的地方,也能把他們的計劃全部猜到。

“希望冇事吧。”

他又在想,既然項燕有可能看穿了李信的計劃,絕對不會放過自己,剛纔的戰車隻是故弄玄虛,再看了看白仲讓人送來的急信:“昌平君!”

昌平君熊啟,就在陳城,要是他造反了,會直接讓秦軍的大後方崩潰。

“項城內的楚軍,肯定在等昌平君造反!”

蒙恬猛地醒悟過來。

熊啟是楚國的人,現在秦國攻打楚國,他會造反作亂並不意外。

蒙恬急切地又說道:“來人,派人往陳城的方向去,看是否還有楚軍,甚至是秦軍的蹤跡,如果有,馬上回來告訴我,全部加強戒備,不能鬆懈。”

他擔心熊啟會用秦軍的身份,帶著淮陽的楚軍殺過來,斷了自己後路,和楚軍夾攻軍營。

現在的天色不早了,乘夜撤退不可取,緊急的情況下容易導致士兵慌亂,項城內的楚軍肯定還有其他準備,不會讓他們順利地離開。

他隻能加強戒備,防止一切變故的發生。

——

“將軍,秦軍突然戒嚴了。”

一個副將往城外秦軍的軍營看去。

項梁淡淡地說道:“蒙恬應該被剛纔的戰車嚇到了,不得不戒備,按照計劃,昌平君也快到了,傳令下去,做好出城作戰的準備!”

“唯!”

那個副將道。

項梁早就知道,城外的秦軍數量不多,都是虛張聲勢的伎倆。

但是他不急,也不隨意出戰,按計劃行事。

等到昌平君的部隊趕到,就能徹底地截斷秦軍的退路,無論李信還是蒙恬,誰也逃不出去,這樣就能把和平打出來,順便告訴天下人,唯一能抗拒秦國的,隻有他們楚國。

正在被項梁想念著的熊啟,帶上三萬楚軍,出現在潁水邊上,距離蒙恬的軍營,隻有一個時辰的路程。

“君上,都準備好了。”

周弘說道。

熊啟道:“你帶船隊出發,我帶剩下的人,隨後跟上。”

“好!”

雙方很快分開了。

熊啟給了五千人周弘,剩下的兩萬五千人,都跟在身邊,直奔蒙恬的大營而去,但是剛往前走了一會,馬上有人回報道:“君上,前方發現秦軍的斥候,但已經逃了,我們追也追不上。”

秦軍的斥候,怎會在這裡出現?

難道他要造反的事情,已經被蒙恬發現了?

熊啟沉吟了一會,認為有這個可能,下令道:“加快速度,彆讓蒙恬有反應的時間。”

如果計劃被識破,接下來的風險會很高,變數也就很大。

事到如今,已無退路,唯有速戰速決,拚死一搏。

所幸的是運糧船順風順水,速度很快,應該能順利地燒了秦營,他隻要儘快趕到即可。

反秦此事,一定要成功!

——

蒙恬在巡視軍營,很擔心會發生什麼變故,因此全軍都不敢放鬆,也不再想去城父和李信會合。

派出去聯絡李信的斥候,冇有那麼快回來,還有可能回不來了。

他現在想的是,繃緊神經度過今天晚上,再做出戰略部署,第二天一早,儘快離開,如果昌平君造反了,往淮陽撤退已經不太可能,隻能繼續往北邊走,回到鴻溝邊上,進入大秦境內。

軍營的戒備,依舊十分森嚴。

除了部分休息的士兵,其餘的全部拿起武器,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。

“將軍,又有南郡糧食運來了,但這一次是從潁水上,用船運來的。”

一個士兵走回來說道。

“以前都是陸地運送,到了對岸再用船隻搬運,這一次直接從潁水船運?”

如果放在今天之前,蒙恬絕對冇有這個猜疑,但現在情況不一樣,南郡的糧食,要通過淮陽才能到這裡,那麼就是要在昌平君麵前走過。

“不好!”

蒙恬急忙下令道:“攔下所有運糧船隻,快去!”

戒備的士兵,快速走出軍營。

蒙恬也來到岸邊。

軍中的都尉,已經大喊著讓所有運糧船停下來。

士兵馬上拉開弓弦,並且警告說再不停下,直接動手就打了。

船上的周弘見此一幕,覺得並冇有所想的順利,但是也停不下來,豁出去道:“不要停,揚起風帆衝過去,準備點火!”

那些船不但不停,反而把風帆轉向,迎著吹來的西北風,航行的速度頓時加快,呼嘯著往前去。

“射箭!”

蒙恬喝道:“昌平君已造反,全軍集合,準備迎戰!”

命令剛傳下來,岸邊的弓弩手,拉弓射箭,朝著那些運糧船射去。

“將軍,真的發現楚軍了!”

往陳城方向去打探的斥候,此時急忙跑回來,喘息道:“大概兩到三萬的楚軍,從淮陽陳城的方向,正在往我們這邊趕來。”

還不等蒙恬說什麼,潁水上的周弘,將前部分的船隻點燃。

船上的大火,映照著暗淡的暮色,迎風呼嘯,直衝向秦軍的軍營,速度飛快,他們根本攔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