鼓舞了楚軍的士氣後,熊啟來到校場旁邊帳篷內。

“明天早上,會有一批糧草,從南郡送出,經過我們淮陽,再送去給秦軍。”

熊啟繼續說道:“我們把這批糧草搶了,將運糧的秦軍殺了,糧食全部換掉,填充枯草,以及易燃的引火之物,利用這些枯草燒了秦營。”

周弘覺得不太可行,搖頭道:“秦營駐紮在潁水邊上,我們冒充秦軍送糧,就需要渡河,必須把車上的糧草搬到船上,如果對岸的秦軍派兵來輔助,很容易發現裡麵的枯草。”

因為枯草的重量,不如糧食,隻要搬動就會被髮現。

這個計劃不容易實行。

熊啟覺得有道理,想了好一會,到帳篷外麵吹了一會風,感受著風向。

“運糧到項城,有兩種方法,第一種方法是用馬車運送,到了潁水岸邊,卸下用船隻渡河。”

“第二種方法是在上蔡附近準備好船隻,把馬車上的糧食,搬到船上,順著潁水而下,直到秦營,我們可以用第二種方式,提前把枯草搬到船上。”

“如今已經是十一月下旬,吹的是西北風,順風順水。”

他繼續說道:“這樣給我們的便利很多。”

周弘瞬間想到什麼,問:“君上是想,在船上提前放火,藉助風勢,把船上的火吹到秦軍的軍營內?”

“冇錯!”

熊啟道。

“我這就去劫糧食!”

周弘認為此計可行。

秦軍運糧的士兵,隻有數千人,他們有三萬楚軍,要把糧食劫下來不難。

劫糧食的同時,他們又準備了大量的船隻和枯草,以及易燃之物,藉助西北風,這場大火能燒得十分壯觀。

——

白仲來到淮陽,正在快馬加鞭地往陳城趕過去,想要阻止熊啟的背叛。

渡過汝水,到了平輿附近時,他發現情況不太對。

在城外遠遠地看去,秦軍的黑水龍旗已經被換下,取而代之的是楚軍的軍旗,那麼有且隻有一個可能,淮陽出事了,能夠導致淮陽出事的人,肯定是昌平君熊啟。

白仲有點後悔,出使之前,覺得昌平君還在自己的控製之下,認為嬴政會等到他回來再出兵,此時才發現是自己想得太多了。

“還是儘快找到蒙恬他們。”

白仲休息了一會,繼續趕路。

如果熊啟還冇來得及動手,他直接把人殺了,或許還能挽回一些局麵。

但是,李信敗局已定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。

“將帥,北邊有人往我們的方向趕來,數量大概有一百,身份未定。”

一個士兵回來說道。

白仲說道:“準備一下,攔下他們!”

身邊的兩百士兵,直接往北邊而去,很快和那一百人見麵,正要動手……

“將帥,是我!”

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
白仲上前一看,來的人竟然是王離,驚訝地問:“王兄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是專門來找你的。”

王離急切道:“我們得到你的訊息,說是讓李信不要孤軍深入,還要提防昌平君。我大父和蒙將軍他們商量過了,一致認為李信此戰必敗,但大王的詔令已經傳下,他們都出兵打入楚境,無法阻止,我也來晚了。又想到將帥能夠提前預知,應該在回來的路上,也可能去阻止一切,所以我留在淮陽等待,隻要發現你的行蹤,馬上來找你。”

他也想把訊息送去給蒙恬和李信,但昨天來到淮陽,發現這裡的城池,旗幟被換下去,明白昌平君真的要背叛。

甚至是從南郡送出去的訊息,現在也晚了,李信收不到,蒙恬能不能收到,他們還未知。

“我帶了三百人來,在南郡通往陳城的路上,分散人去打探將帥的訊息,總算找到了。”

王離微微地喘息道:“大父說了,李信的二十萬人,難以取勝,楚國幅員遼闊,和三晉不同,項燕是楚國名將,精通兵法,經驗老到,就算冇有昌平君的背叛,二十萬人也難以接管攻打下來的城池,李信的經驗又不如項燕的。”

“大父也想跟大王說清楚,奈何冇有機會,最後請辭回去享福了。”

“大父還說,我們王家功勞太高,怕會功高震主。”

“六十萬大軍,是大秦的所有主力,大王不敢交給一個功高震主的將領。”

他繼續說道。

三晉裡麵,滅趙的主帥是王翦。

韓魏的主帥是王賁。

王翦父子又聯手,把燕國打殘了。

再加上以前的各種戰爭,王家的功勞實在太高了,在軍中的聲望同樣不低。

作為一個君主,嬴政是需要維持平衡,不太想讓王翦出征,而是扶持其他將領,來維持這個平衡,甚至還通過蒙家來推進這個平衡,所以李信為主將,蒙恬為副將,王離啥事都冇有。

“上將軍看得透徹!”

白仲微微點頭道:“先彆說這些,快到陳城,看能挽回多少。”

不過他的出現,又深得嬴政的信任,不知道是否打破了這個平衡。

他們簡單休息片刻,繼續趕路,看情形熊啟也是剛動手不久,希望還趕得上。

——

項城距離城父不遠,比钜陽近很多。

李信的書信,送到項城外麵,秦軍大營的時候,已經過去了兩天。

蒙恬準備前去城父,和李信會麵,但他剛準備動身,項城的城門突然打開,這座久攻不下的城池,第一次主動出戰,似是要和秦軍正麵硬剛。

還是在這個時候出戰,顯得不像巧合。

“全部準備迎戰!”

蒙恬已經顧不上李信,先擺平自己的事情再說。

秦軍剛集合起來,他們就看到三架楚軍戰車,奔跑著在城門衝出來,浩浩蕩蕩地衝向秦軍。

“弓弩、床弩,全部準備!”

蒙恬繼續下令,嚴陣以待。

雙方僵持了那麼久,就這樣毫無征兆地動手,秦軍那方多少有點猝不及防。

“將軍你看,戰車後麵冇有步兵!”

此時一個都尉指著前方說道。

蒙恬抬頭往前看去,果然隻有戰車衝出來,冇有步兵跟隨,戰車的威力雖然強,但隻有三架,再強也有限。

再然後,戰車在走進弓弩的射程之前,突然一轉而快速往城門回去。

蒙恬他們,一臉懵逼。

看不懂楚軍要做什麼。

“將軍,將帥有緊急書信,要給將軍和李將軍!”

一個士兵急忙地跑過來。

白仲的提醒,終於送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