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拋出的長戈,勁道要比床弩的箭矢還要強。

長戈穿透了數個楚軍士兵的身體,再從鐘離眜的戰馬穿出,如果鐘離眜躲避不及時,絕對會被洞穿,死在原地。

看到座下的戰馬,發出一聲悲鳴而倒在地上。

鐘離眜的背脊瞬間被冷汗打得濕透。

這個秦將,太可怕了!

就差那麼一點,他就會死得很慘,和戰馬一樣慘。

“可惜了!”

白仲看到還是差了點,無奈地搖了搖頭,想要繼續殺進去的,但又考慮到嬴淑的安全問題,隻能放過鐘離眜,轉身回到嬴淑身邊,揮劍幫她解決近身的敵人。

廝殺又進行了一會。

一陣腳步聲從南邊傳來。

項梁帶著五千士兵,正好也追到這裡,和鐘離眜會合,繼續截殺白仲二人。

大批的楚軍,浩浩蕩蕩地往岸邊推進,隻為殺了白仲和嬴淑兩個人。

“白仲,太可怕了!”

鐘離眜心有餘悸道。

再看自己帶來的人,被白仲和嬴淑殺了一半以上。

他們也隻是兩個人!

項梁看到岸邊的屍體,更覺得不能讓白仲活下來,果斷道:“弓箭手,上前。”

楚軍得到命令,前排近戰廝殺的全部後退。

遠程的弓弩手,快速往前補上。

近身廝殺奈何不了白仲,那麼就用弓箭來,把白仲二人直接射殺了。

“怎麼辦?”

嬴淑看到那麼多弓弩手鎖定了自己,心急地問。

白仲看到又來了五千楚軍,這已經超出他們二人的極限,看到弓弩手上前的時候,想都不想,拉住嬴淑的手就跑,道:“快去跳河!”

他負責的斷後工作,完成得差不多,功勳點也得到上千。

現在再殺下去,隻有等死,當然是逃跑。

“射!”

項梁高呼。

命令很快傳下去。

楚軍的箭矢,暴雨一般往白仲覆蓋下去,密密麻麻的一大片。

“輝月!”

白仲開啟免疫傷害,拉住嬴淑的手奔跑往前衝,所有近身的利箭,像是擊落在一道無形的光牆上那樣,全部被擋開,不過在楚軍的視線看來,就是白仲揮劍擋開所有箭矢。

第一排利箭過後,第二排繼續跟上。

輝月的持續時間,足夠白仲應對兩個批次的利箭,很快走出利箭的射程範圍,抱著嬴淑往沅江用力一躍。

撲通!

落入江水裡麵,他們二人運轉長生真氣,用真氣來代替氧氣,快速潛入水底裡,往河的對岸遊過去。

岸上。

項梁繼續帶兵追殺,一大排箭矢,射入水中。

“快下水。”

鐘離眜說道。

楚國的水兵紛紛跳到沅江裡麵。

最近冇有發大水,沅江的江麵平靜得很,水流也不急,不僅水兵跳下去,還有船隻也被放到水裡,駛出江麵,但是他們連白仲和嬴淑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白仲和嬴淑潛入水裡,一口氣遊到江河對岸。

嘩啦啦!

首先從水裡出來的是嬴淑,然後拖著白仲上岸,急問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她的手,在白仲身上摸來摸去,但是冇有傷口,也看不到利箭。

剛纔的箭雨,都是白仲擋在自己身後,怎麼會不受傷。

白仲把她抱在懷裡,輕聲道:“我真的冇有受傷,這是我的秘密,以後機會合適了,我會告訴你們的。”

他的身上,到處是秘密。

嬴淑確定他冇有受傷,再投入到他的懷裡,輕聲道:“嚇死我了,如果你不幸,我會殺回去,把對岸的人全部殺了。”

白仲安慰了一會,又道:“我們快走吧,要是楚軍渡河,可能又要廝殺一陣。”

現在馬上離開,他有信心甩掉後方的楚軍。

但是再拖延一會,他就不敢保證。

他們往岸邊的樹林走去。

已經渡河的秦軍士兵,有兩個人從樹林裡出來道:“將帥,公主!”

看到白仲和嬴淑都冇事,士兵們渾身一鬆,隨後帶領他們,和剩下的人會合,一問之下隻剩下二百零一人,剩下的在江河裡被沖走,救也救不及,無奈之下唯有放棄了。

“將帥已經儘力了。”

一個百將感激道。

白仲的確是儘力了,換作是其他將領,這些士兵肯定全部死了。

“我們先北上,儘快回到南郡。”

白仲說道。

隻有進入南郡,回到秦國境內,纔算是真正的安全。

走了大概半天,他們來到一個山穀內,派出幾個士兵作為斥候,在附近看了一遍確定冇有敵蹤,後方也冇有敵人能跟上,才駐紮下來休息,生火取暖。

這個時候,時間進入了十月份。

無論沅江還是湘江的水,都是冰冷的。

這批精兵的身體素質不錯,任由濕漉漉的衣服,在身上慢慢地乾透,都冇有人生病,這樣可以少很多麻煩。

隨著火堆的點亮,又有人進山打了一些獵物回來,他們這才舒服了很多。

“你的傷冇事吧?”

白仲擔心地看著嬴淑。

“冇事!”

嬴淑搖了搖頭,隨後依偎在白仲的懷裡。

白仲安慰道:“隻是簡單的一場廝殺,不用那麼緊張。”

兩個人,麵對數千敵人。

在白仲看來隻是簡單的廝殺,但嬴淑不是這麼想,殺敵的時候可以忘記一切,安靜下來了,更能體會到剛纔的可怕,心有餘悸。

很快,便是晚上。

廝殺了那麼久的士兵,此時累得不行,無力地躺在地上休息。

看到嬴淑也睡過去了,白仲打開屬性麵板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6

成就:中更、將帥、血流成河

功勳點:5550

功法、技能:長生訣、墨子劍法、井中八法

特殊能力:狂暴(高級,500%)、狂戰(高級,426%)、輝月(中級,55%)、奴役(高級,661%)

白仲考慮了一會,還是冇有用這些功勳點。

特殊技能的功能,現在足夠用了,存著功勳點,看能否再從係統商城兌換一些其他功法、武功秘籍等等。

“將帥!”

此時一個士兵走回來。

白仲做了個禁聲的手勢,彆吵醒嬴淑,壓低聲音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一切安全,冇有敵人的蹤跡。”

那個士兵低聲道。

“你也休息吧!”

“多謝將帥!”

他也鬆了口氣。

他們廝殺出來的喜悅,此時被疲累給覆蓋掉,隻想好好地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