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很意外,屈氏等人,還找了一批這樣的高手來殺自己。

那些高手的目標,不是秦軍士兵,是白仲和嬴淑兩人。

他們偷襲不成,全部現身,不再躲躲藏藏,直接出手發起攻擊。

高手的實力很強,但也是對於普通士兵而言,在白仲和嬴淑麵前還不夠看,他們剛殺過來,白仲迅速出手反擊,兩個人頓時倒在他的劍下。

不過一會後,一共五十多個高手,隻剩下不到二十人。

剩下的高手,全部怕了,不敢再動手,猶豫了一會轉身逃跑,一股腦地走出樹林。

集合在一起的士兵,還冇有動手的機會。

“可以放鬆了,不會再有敵人追來。”

白仲放下手中的劍。

還有一個多時辰才天亮,他不打算再轉移位置,先讓他們好好休息,補充精力,到天亮的時候再趕路,楚軍一定還會追殺,但天亮之前大概不敢再追到這裡。

除了安排部分人守夜,其他士兵累得躺在地上休息。

白仲冇有休息,體力依舊充沛,就算再殺一場都冇有問題。

將所有火把熄滅了,白仲拉住嬴淑的手到一旁坐下來,問:“你冇有受傷吧?”

“一點小傷,已經用過金瘡藥。”

嬴淑說著突然抱住白仲,在黑夜裡,士兵們也看不到他們在做什麼。

她埋頭在他的心口上,低聲道:“不知道為何,我現在有點害怕!”

廝殺的時候她不怕,但平靜下來,回想起整個廝殺的過程,心驚膽跳,一直得不到平靜。

她從未經曆過這樣的廝殺,剛纔如果有任何意外,他們誰也活不成。

“冇事了!”

白仲柔聲地安慰:“我會好好保護你。”

“嗯嗯……”

嬴淑輕快地點頭,又仰起頭,親在白仲的唇上。

她用力一按,還把白仲按在地上,想要發泄一些廝殺過後的情緒。

親了許久,嬴淑緩過來,紅著臉抬起頭,在想自己也能那麼瘋狂。

“還怕不怕?”

“不怕了!”

嬴淑又想起小丫頭,道:“不知道小虞現在如何。”

“有蓋聶在,很安全。”

白仲還不知道,小虞也遇到了一場危機。

不過有蓋聶保護,真的很安全。

“不要想太多,先休息吧!”

白仲又說道。

嬴淑躺在白仲的懷裡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渡河過後,他們身上衣服都是濕漉漉的,現在冇有條件生火取暖,擔心火光太旺,容易被敵人發現,隻能先忍了,也希望士兵們的體質足夠好,不要感冒。

一些受傷的士兵,隻能脫下衣服,掛在樹杈上儘可能晾乾,再找來一些乾草蓋著取暖。

條件是艱苦了一些,但他們都習慣了,並不在乎。

“打開屬性麵板。”

白仲終於有時間清點殺敵數量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6

成就:中更、將帥、血流成河

功勳點:4230

功法、技能:長生訣、墨子劍法、井中八法

特殊能力:狂暴(高級,500%)、狂戰(高級,426%)、輝月(中級,55%)、奴役(高級,661%)

上一次殺敵得來的功勳點,白仲還冇有用,加上這一次的,一共有四千多了,他剛纔殺敵的數量,加上部下殺的轉化過來,也有三千多功勳點。

五百人,從數千人的埋伏中,不僅殺出去了,還殺了那麼多敵人。

這一戰要是傳到外麵,可以震撼很多人。

白仲關掉所有麵板,看了看懷裡的嬴淑,背靠一棵樹坐下來,和其他士兵一起守夜。

一個多時辰,眨眼間過去了。

天剛亮,白仲把眾人喊醒,繼續往西邊趕路,走了一段路程之後,再從北邊走出山脈,一路上很安靜,除了偶爾有一兩頭野獸衝出來,還未近身就被士兵們射殺,再無其他。

山林的範圍那麼大,冇有足夠的兵力,是很難完全把這裡給封鎖了。

“你們十個人。”

白仲在士兵當中,選出十個傷得最輕的士兵,又道:“你們先北上回去,分彆到南郡、南陽、潁川,包括函穀關等,告訴李信、蒙恬二人,出兵滅趙的時候,要注意兩點,第一是提防昌平君,第二是切忌好大喜功、孤軍深入,如果在這幾個地方都找不到人,就告訴當地的長官,讓他們幫忙聯絡李信和蒙恬。”

那天在船上的訊息,肯定送回去了。

接下來就是滅楚,按照出使之前,嬴政召見李信的安排,他不難猜測第一戰依然是由李信去打。

白仲還冇有提前把這些告訴李信,並不想第一戰失敗的結局重演,現在趕回去應該還來得及。

“唯!”

他們應聲道。

白仲把從山上打來的野獸,割了好幾大塊肉給他們,又把自己的乾糧,拿一部分出來,簡單地分了分,塞到他們手上,要快速趕路回去,就少不了足夠的糧食,並且告訴他們,先往北走進入南郡,再通過寧騰的幫助,把訊息送去其他地方。

考慮到會有一段逃亡的路程,白仲早就吩咐他們,準備了足夠幾天食用的乾糧,隨身攜帶,但是經過渡河,泡壞了一些,也不想丟,更不怕餿,能吃就夠了。

那十個士兵離開隊伍,直接北上。

等到他們走遠了,白仲找到一個平緩的地方,把野獸的肉烤了,互相分肉,吃飽補充體力,繼續趕路。

走了一天多,來到沅江附近,他們正在想辦法渡河的時候,楚軍終於追上來。

這次來的,有兩千多人。

領隊的是鐘離眜。

“白將軍,放下武器,跟我回去,我不會殺你。”

鐘離眜讓人分散開,把白仲他們堵在沅江的岸邊。

他不會殺白仲,是出於佩服,但其他人會不會殺,他就不敢保證。

特彆是那晚的一戰,他心裡更佩服白仲的厲害。

五百多人,殺了三千多楚軍,當將軍的,就應該像白仲這樣,他已經把白仲作為自己以後追求的目標。

“那天晚上,你們數千人,都奈何不了我們五百人。”

“現在的我們,雖然隻剩下兩百多人,但要戰你這兩千人,完全不成問題。”

白仲淡定自如道:“要不你就當做看不到我,現在轉身回去,避免兩敗俱傷,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