烏舒很想殺了白仲。

在大秦國內,他不敢這樣做,但現在到了楚國,還是黔中郡那麼遠的地方,不管做了什麼,鹹陽那邊的人都不會知道。

這不是為所欲為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

因此,烏舒跟隨在楚軍當中,派出烏氏的兩百多個護衛,參與到殺白仲的行動裡麵。

昭楓當然也在場,說道:“烏兄,覺得如何?”

“等到白仲的人頭送回來了,我們再談琉璃價格的事情。”

烏舒冷聲說道。

昭楓說道:“烏兄爽快,今晚白仲必死無疑!”

在他們的身邊,大批楚軍的弓弩手,手持弓弩朝著江河上的船隻射擊,江河的兩岸,集結了大批楚軍士兵,就等著秦軍上岸。

等到秦軍不得不跳船登陸,他們的弩箭射殺得差不多之後,就可以在岸邊,進行近身廝殺,把白仲他們全部殺了。

此時的白仲,集合了那五百秦軍精銳,砍下船上的木板作為盾牌,擋開近身射來的箭矢,一起跳到水裡。

楚軍在東岸集中攻擊,白仲下令往西岸遊過去。

西岸也有兩千士兵在等著,看到秦軍靠近,紛紛拉弓射擊。

東岸的楚軍準備了足夠的小船,看到白仲往西岸遊去,直接渡河追殺。

秦軍從船上砍下的木板,遠冇有盾牌的好用,跳到水裡後很快便被江水沖走,難以抵擋西岸射來的利箭。

“現在怎麼辦?”

嬴淑著急地問道。

白仲往前後看了一會,道:“沉入水裡,儘快上岸!”

所有秦軍一起潛水,很快深入江水裡麵,讓西岸的楚軍弓弩手失去目標,在黑夜之中,粼粼江水上麵,什麼也看不到。

空間裡的秦劍,已經被白仲拿出來,遊走的速度最快,片刻後來到江岸,運轉長生真氣一跳而起,在岸邊濺起大片水花,瞬間吸引了楚軍的注意。

他們的弓弩轉向,要往白仲射來。

但是弓弩手還未射出利箭,白仲已經上岸闖入其中,手中的劍順勢一拖而過,近身的數個楚軍弓弩手,被鋒利的劍刃攔腰截斷,倒在血泊之中。

其他楚軍士兵,拿起武器要截殺白仲,但是剛近身,便被白仲殺亂了,鋒利的劍刃無人能擋。

此時,嬴淑終於從水裡出來。

“快跟上!”

她回頭喊了一聲。

其他秦軍士兵正好一口氣用完,從水裡浮起來,看到將軍已經殺上岸為他們做好掩護,截殺的箭矢已經停下來,馬上加快速度遊過去。

嬴淑上岸之後,首先往白仲靠近。

其他秦軍剛要跟隨上岸,但是楚軍的長戈迅猛地刺下來。

當場死了十多人之後,秦軍終於有人爬上岸,拔刀便殺,掩護後麵的秦軍跟上。

“往將帥靠近!”

有秦軍士兵喊道。

他們都可以看到,白仲和嬴淑二人,正在廝殺出一條血路。

白仲看到士兵們總算來了,心裡馬上默唸:“狂暴、狂戰,全開!”

轟!

戰意頓時暴漲。

剛剛來到他身邊的秦軍士兵,被戰意感染了,戰意大盛,因為渡河而疲憊的身體,此刻充滿了力量,手中的橫刀追著敵人來砍。

“往西北走,跟上!”

白仲不想死戰到底,一邊殺,一邊回頭看去。

隻見大批楚軍,從對岸乘船過來,登陸之後快速朝著他們的方向包圍截殺。

白仲隻是帶上嬴淑一人殺出去,完全可以做到,難度不大,但他又承諾過,儘可能多帶幾個秦軍士兵回鹹陽,所以冇有獨自突圍,而是不斷地指揮、帶領他們突圍,在楚軍之中橫衝直撞。

可能是楚軍怕了,也可能是秦軍在白仲的戰意覆蓋之下,實力不斷地飆升,越戰越強,很快就在兩千多人中突圍而出。

但是,對岸登陸的楚軍,又把包圍圈收窄。

數不清的火光,正在從四周往西北方覆蓋而去,要截斷白仲的所有退路。

隻要西北方也被火光點亮,白仲他們突圍的血路,就要被截斷,隻能再衝殺一次。

“快跟上。”

白仲呼喝著往前。

嬴淑也輔助指揮,帶領一些落後的秦軍士兵,一邊殺了追擊的楚軍,一邊跟上前方的白仲,正在他們認為可以徹底突圍的時候,一陣馬蹄聲以及戰車的聲音,從北邊傳來。

他們抬頭看去,兩架點著火把的戰車,在黑夜中突然現身,正在往自己的方向橫衝過來。

要是被戰車近身衝殺過來,秦軍這點人,還不夠楚軍屠殺。

“加快速度!”

嬴淑慌張地說道。

白仲道:“公主先帶領他們,我擋下戰車!”

“不要!”

嬴淑急道。

血肉之軀,怎能擋得住衝鋒的戰車!

她還來不及阻止,白仲已用極快的速度迎著戰車衝過去,距離第一架戰車越來越近時,抬劍一揮,一道無形的劍氣破空而至,穿透了拉車的戰馬身體。

砰!

戰馬倒下,第一架戰車,重重撞在地上,把士兵摔得七葷八素。

第二架戰車的速度,突然加快,眼看著就要撞到白仲身上。

千鈞一髮之際,白仲騰空而起,躲開了戰車的撞擊,縱身一躍,落在車子上,一劍斬下車上兩個楚軍的頭顱,又把剩下的楚軍全部解決了,隨即轉身拉住戰馬的韁繩,強行地改變方向,往那些要繼續收窄包圍的楚軍衝擊而去。

“你們快跟上我!”

白仲的長生真氣,融入到聲音之中,傳給嬴淑他們。

嬴淑看到他冇事,狂跳的心終於恢複正常,喝道:“快來,跟上將帥!”

看到將帥那麼勇猛,就算冇有戰意的影響,剩下的秦軍依舊熱血沸騰,加快了逃跑的速度。

砰!

白仲駕馭戰車,撞上了楚軍。

戰馬頓時撞翻了數十人。

楚軍要收窄的包圍,當即被阻止了一會,再一次被白仲殺出缺口。

希律律!

拉車的戰馬,被數十個不怕死的楚軍,舉起長戈捅穿身體,再也無法衝鋒。

白仲翻身躲開刺來的長戈,又殺了數十人,回頭往嬴淑他們看去,隻見能逃出來的,已經跟了上來,趕緊招呼他們往湘江西邊的樹林走進去,茫茫夜色之中,隻要走進樹林,楚軍就奈何不了他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