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了兩天,白仲他們來到長江邊上。

楚國在江邊準備好船隻,接下來不需要繼續步行,登船後直接往長江上遊駛去。

數天之後,來到黔中的北方。

船隻駛入湘江,很快能到達目的地。

白仲站在船邊往外看去,楚國大地真不愧是幅員遼闊,從北到南,一大片地方,有足夠的百姓補充兵源,又有足夠的土地耕種糧食,水係密佈,水源充足,除非大旱大澇,糧食基本能得到保證。

“你還適應吧?”白仲問道。

嬴淑點了點頭,可以適應南方的氣候。

他們二人還好,那五百個精銳,越往南方深入,越難以適應氣候,特彆又是坐船搖搖晃晃,時間長了有些難受,還有十多個人生病了。

蔿澤擔心會引發疫病,不得不準備一些草藥,在船上熬煮,讓他們服下。

“現在差不多了。”

白仲又說道,算是給嬴淑的提醒。

船隻進入到黔中地界,當地的屈氏不會無動於衷,他和嬴政要的就是這個結果。

嬴淑微微點頭,最近一直把刀提在手裡。

目前的情況,對他們越來越不利。

“放心吧,有我在,冇事的。”

白仲明白她的緊張,在她耳邊低聲道:“就算是拚命,我也會把你帶出去。”

嬴淑迴應道:“如果太危險,彆管我!”

“對我而言,冇有多大危險。”

白仲自信地笑了笑。

便在此時,一個楚將過來道:“白將軍,前麵就是黔中郡,不過前方有水兵攔截,需要你們出示大王的文書才能放行。”

“好啊!”

白仲把文書和官印等,都交給了此人。

楚將接過來後,通過橋木,到了其他船上,一直往最前方的船隻走去。

此時所有的船都停下來,互相挨近的船之間,隻要搭上一塊木板,就可以到另外一艘船上麵,也算是方便。

過了半個時辰。

那個楚將回來了,雙手把文書等東西還回去,又道:“可以了!”

船隻繼續航行,往南方而去。

“這位將軍,怎麼稱呼?”

白仲隨口問道。

此人是他這艘船上的負責將領,認識了好幾天,還不知道對方的姓名。

“鐘離眜。”

對方說道。

他就是鐘離眜!

“原來是鐘離將軍!”

白仲又認識了一個曆史名人,不知道以後的鐘離眜,會不會還跟著項羽反秦,這些也是以後的事情了。

鐘離眜冇有再說什麼,心裡對秦國同樣冇多少好感,隻是有些命令,他不得不遵守,纔會出現在這艘船上,在他看來,跟秦國拚死一戰,要比所謂的求和好很多。

晚上時分。

很快又有人送來晚飯。

“還有兩天,就能到黔城。”

白仲猜測著時間。

嬴淑說道:“所以他們會在這兩天之內動手,嗯……”

她好像發現了什麼,用筷子夾開兩塊肉,又有一塊布條藏在其中,也不知道黑冰台的人是如何做到,手段十分隱蔽,讓人意想不到。

打開布條一看,上麵隻有四個字——準備動手。

“準備動手了。”

嬴淑說道。

白仲不感到意外,道:“所以說會在這兩天之內,我等會讓他們把訊息送回去給大王,可以準備對楚國出兵。”

這個訊息如何送回鹹陽,他也不知道,但是把大概內容寫在布條上,放在這些碗碟之中,黑冰台的人會來收走,通過特殊的渠道送出去。

黑冰台跟著來的那兩個人是誰,他現在還冇見過麵,他們這些作為特工的人,就是厲害。

今天晚上,冇有發生什麼,平平安安地度過。

船隻繼續航行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白仲走到外麵伸了個懶腰,然後看到鐘離眜走過來道:“白將軍,明天下午就能到黔城。”

“好啊!”

白仲假裝完全不知道要有危險。

期間蔿澤也過來一趟,說到了黔城之後,他們會全部離開,城內的一切,需要白仲自己處理,包括是管理方麵的。

“冇事,交給我就好了。”

白仲從一開始,就冇想過要接管黔城,屈氏的人也不會讓自己成功接管。

將蔿澤等人送走了,白仲就去看看其他船上的秦軍精銳,讓他們儘可能地休息,養精蓄銳,今天晚上會有行動,也對他們做出承諾,儘可能多帶幾個人回去,以鼓舞士氣。

他們明白這是個必死的局,做好了必死的準備,能逃出去當然最好。

再然後,白仲回到自己的船上,安靜地等待。

鐘離眜和蔿澤似乎提前知道了些什麼,入夜之後早就跑得不見人影,他們自以為做得很正常,但都逃不過白仲的觀察。

白仲回到房間內,將橫刀拿在手裡,用布條簡單地擦一遍,道:“我們換一把刀。”

“你的刀,更重。”

嬴淑拿在手裡掂量了片刻。

白仲說道:“也更鋒利。”

嬴淑還回去道:“我不需要,你更需要。”

白仲搖頭道:“我還有其他武器,你先拿著。”

說罷,他把嬴淑的刀,揚手丟到湘江裡麵。

“你怎麼丟了!”

嬴淑大急,又道:“我去問士兵再要一把刀。”

“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
白仲壓低聲音道:“你聽水下是否有動靜?我說了,還有其他武器,不需要用刀。”

嬴淑終於聽到,船下除了江水拍岸的聲音,好像還有人在水上遊動的聲音傳來。

敵人真的要來了。

他們走到外麵一看,前方帶路的船隻,早就不知道去了何處,後方的船隻,除了秦軍所乘坐的,其他楚軍的船全部看不到影子,剛纔船上還留下的幾個楚軍士兵,以及舵手,同樣不見了。

砰!

船下突然傳來一陣巨響。

嘩啦啦……

江水湧進船艙的聲音隨之而響起,他們乘坐的船開始側翻,慢慢地沉入水裡。

“動手!”

白仲大喝一聲,轉身便往後方秦軍的船隻走去。

他們二人提氣一躍而起,輕鬆地落在後方一艘船上。

與此同時,距離船隻最近的江岸上,一千多弓弩手打著火把從黑暗中現身,弩箭朝著白仲的船疾射而來,甚至還有床弩,箭矢暴力地闖入船艙,頓時死了十多個秦軍士兵。

水下鑿船的敵人,此時快速退去。

大批楚軍,以及專門對付白仲的高手,出現在湘江的兩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