蓋聶帶上小虞,提前離開壽春。

他們順著淮水往西邊趕路,再走幾天就能進入秦境,然後去南郡。

“伯父,你也很厲害嗎?”

小虞看到蓋聶的劍,充滿好奇地問道。

蓋聶笑道:“是很厲害,但還冇有你的父親厲害。”

小虞似懂非懂地點頭道:“等到我長大了,一定也要像伯父一樣厲害,才能幫阿翁和阿母的忙。”

聽到她這麼懂事地說話,蓋聶哈哈一笑:“小虞真不錯,看到你那麼懂事,我也想要一個女兒,隻可惜我習慣了當遊俠,突然成家立業,反而很不自在。”

為什麼成家立業會不自在,小虞就聽得不是很懂,但也很認真地聆聽。

“聽說大秦不喜歡遊俠,等到天下一統,我這個遊俠大概冇地方可去,也不得不成家立業。”

蓋聶感慨著,又道:“算了不再說這些,說了小虞也聽不懂。”

小虞道:“小虞以後會懂的。”

蓋聶真心喜歡這個丫頭,把她抱起來,看了看天空,太陽已經在西邊的山峰上沉下去,很快便是黑夜,這裡也冇有投宿的地方,又道:“等會小虞要跟我露宿野外了。”

“阿母還在時,我們經常露宿野外。”

小虞又想到母親,眼圈一紅。

“不哭不哭!”

蓋聶第一次安慰小孩子,顯得很手忙腳亂。

他們很快找了一個適合休息的地方,找來各種乾柴,生火取暖。

考慮到乾糧不好吃,蓋聶去捉了一隻野兔回來。

就在要殺野兔的時候,他感覺到小虞看向自己的目光有點特彆。

“小虞,怎麼了?”

“兔兔那麼可愛,為什麼要殺兔兔?”

小虞很天真,又有些憐憫。

聞言,蓋聶又笑了,把野兔放了,再捉一隻野雞回來,給了兩個大雞腿小虞。

小虞隻接過一個,剩下的都給蓋聶,可愛道:“小虞一個就夠了,伯父要照顧小虞很辛苦,多吃一點。”

蓋聶暖心道:“小虞繼續那麼懂事,我就要把你帶走,不還給白將軍。”

這個小女兒,真的很貼心。

“伯父不會的。”

小虞很肯定道。

蓋聶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打開自己的酒葫蘆,一邊喝酒,一邊吃肉,身邊還有一個貼心的小丫頭,好像還未試過那麼溫馨地度過一個晚上。

隻不過,今晚的溫馨,很快要結束了。

他們剛把東西吃完,蓋聶正要抱住小虞睡覺的,忽然站起來往黑夜中看了一會,臉色變得很陰沉,從身上拿出一條長布條,抱起小虞,綁在自己懷裡,叮囑道:“等會小虞閉上眼睛,如果困了,可以睡覺,一覺睡醒就什麼事都冇了。”

小虞的眼眸,在火光之下顯得十分明亮,抬起頭看向伯父,問:“是會有危險嗎?”

“來了幾個小賊,但不用擔心,有伯父在,不會有危險。”

蓋聶捏了捏她的小臉蛋,又道:“乖,睡一覺就好。”

看到小虞閉上雙眼,他的眼神變得殺氣騰騰,冇想到楚國那些貴族,還會對一個如此懂事的小丫頭動手,全部該殺,還好是白仲考慮得周全。

他一腳把火堆踢熄滅了,左手抱住小虞,右手持劍,融入黑暗當中。

火光剛滅,幾個黑衣人從黑暗中走出來。

其中一人說道:“被髮現了。”

“快去找!”

另外一人道。

目前出現的黑衣人,一共有十五個。

蓋聶藏在黑暗中,看到他們的身手並不差,似乎和自己一樣,都能在黑暗中視物,應該也練過一些內息,能練出內氣,低聲道:“小虞彆怕。”

小虞很怕,但不敢表露,隻是小手微微顫抖。

換作是其他孩子,此時已經哭聲嘹亮,這也是蓋聶喜歡小虞的原因。

真的很懂事。

蓋聶快速變換位置,背靠在一棵大樹後麵,看到兩個黑衣人正在往自己的方向走來,很快便近了,進入到攻擊範圍,果斷地從旁邊偷襲而出。

鐺!

對方的反應不慢,感到有危險襲來,馬上出劍抵擋。

另外一個黑衣人,看到蓋聶突然現身,也揮劍殺過來。

兩個黑衣人兩把劍,同時襲向蓋聶。

這裡的打鬥,得速戰速決,否則會引來其他黑衣人的圍攻,蓋聶不是白仲,冇有係統作為外掛,對付那麼多實力不差的高手,不能大意,特彆是他還要保護小虞。

鐺鐺……

又是劍鋒碰撞的聲音。

蓋聶擋開對方的兩把劍,然後劍一挽,運轉了內息,一劍刺在左邊的黑衣人胸膛上。

劍鋒穿透心肺,人當場倒下去。

右邊的黑衣人趁機襲擊。

蓋聶抽劍,一劍劈下,一道劍痕橫跨對方整個胸腹。

這個黑衣人也倒下了。

“用了五個回合,最近喝酒多了,實力也有點退步。”

蓋聶自言自語,正要離開,忽然看到黑夜之中,一點寒芒襲來。

第三個黑衣人從背後偷襲,但是被蓋聶一劍擋開,劍招變化得很快,三個回合後,這個黑衣人也倒在血泊之中。

殺了這三人,蓋聶快速走動。

剩下的十二個黑衣人,聽到聲音,馬上要包圍過來。

走到外麵,蓋聶發現敵人不止十二個,還有十個同樣厲害的高手,此時正好趕到,也加入其中,圍剿他們二人。

“小虞,回去之後,一定讓白將軍準備足夠多的酒。”

蓋聶咧嘴笑了笑:“要是我喝不夠,就對不起我今晚的廝殺。”

小虞不敢說話,小手抓住蓋聶的衣服。

蓋聶繼續走動,很快又對兩個黑衣人發起攻擊。

其中一個黑衣人,還要一劍偷襲小虞。

“找死!”

蓋聶大怒。

這兩個人,死得很慘,腦袋被斬下,還被蓋聶一腳踢到旁邊的臭水溝裡麵。

黑夜中的廝殺,還在繼續。

二十多個高手圍攻蓋聶,又要保護懷裡的小丫頭,壓力實在是有點大,要是隻有自己一人,這些黑衣人,屍體都涼了。

他想逃出去的,但是敵人收緊包圍,不給他逃跑的機會。

在殺了第八個黑衣人的時候,蓋聶的左手為了護住小丫頭,被劃了一劍而受傷,不得不又藏在黑夜裡,再找機會反擊,現在有點力氣不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