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鍵的時候,又是景瑜攔在雙方之間。

“白將軍,我已讓人通知大王,能否等到大王來了,再決定要不要離開?”

割地求和,是他們景氏一手促成的。

並不希望還未開始,便已失敗,他繼續勸說道:“請白將軍再給我一點時間,今天一定給你答覆。”

他如何不知道,白仲這是強迫他們表態,強迫他們今天就得給出結果。

但是看眼前的形勢,如果今天冇有結果,白仲真的會強闖出去,以秦軍的實力殺出去似乎不難,完全可以做到。

“好,我再給你們半個時辰。”

白仲要的正是這個結果。

他也不擔心,楚軍會突然圍城,封鎖壽春而不給自己離開。

想殺出去的確不難,他也有能力帶上嬴淑殺出楚軍包圍,但身邊的五百人會犧牲。

從離開鹹陽那天開始,他們就做好犧牲的準備,嬴政已經安撫好他們的家人,如果可以回去,升職進爵,如果回不去,家人封爵,為了爵位和社會地位,他們已經不在乎。

也可以這麼說,這五百人都是死士。

白仲隻能做到,少犧牲一些人,承諾儘可能地把他們帶回鹹陽。

半個時辰,眨眼間過去了。

楚王的車駕,從長街的另外一端出現,匆忙地趕來。

還未來到城門,負芻便已從馬車裡探頭出來,高聲道:“白將軍請稍等,寡人這就來,再加快速度……”

隨著負芻的呼聲落下,車駕終於停在城門前麵。

白仲直接說道:“大王,我不知道你們內部的事情如何,但我來壽春數天,兩次問起正事,兩次都被你敷衍過去,既然你們還冇決定好,麻煩打開城門讓我回國。”

他的態度,表現得很堅決。

“白將軍誤會了,其實……”

負芻還要解釋,但是白仲不給他解釋的機會。

白仲打斷道:“我不認為是誤會,請大王打開城門,讓我回國。”

“白將軍不用急著離開,我們現在就談正事。”

負芻揮了揮手,讓人駛來一輛馬車,道:“請白將軍隨寡人回去!”

“還是不了。”

白仲抬頭看向長街,隻見兩千多楚軍不知何時,已經集合在此,續道:“隻怕我跟你回去,再也出不來,對吧?”

負芻搖頭道:“怎麼會,白將軍想太多了。”

白仲堅決道:“如果大王有心講和,其實不用那麼麻煩,把文書、官印等全部準備好,送到此處,我現在就能簽訂契約,從現在開始大秦和大楚,永遠和平,如果大王覺得不妥,或者冇想好講和,還請打開城門。”

回去是不會再回去。

他要做的,就是逼迫負芻。

今天隻有兩個選擇,一是交接青陽以西等地,二是打開城門讓白仲離開。

要是不開城門,那麼他就殺出去。

“白將軍當真要如此?”

負芻心裡其實有了想法,但國內的限製太多,讓他施展不開。

白仲微微點頭。

“來人,準備文書和官印,還有契約!”

負芻豁出去了。

“請大王三思!”

身後一群主戰的大臣齊聲說道。

負芻不再理會他們,按照自己所想的去做。

嬴淑對白仲眨了眨眼,兩人相視一笑,還是這樣做管用。

景瑜抹去額頭的汗珠,心想總算談成了。

很快,東西都送來了。

白仲和負芻簽訂契約,再讓人把這份契約快馬加鞭送回去鹹陽給嬴政,再簽上嬴政的名字,然後各種文書、官印等交接完畢,青陽以西等地就成了秦國的地方。

負芻不管身後的大臣如何勸說,心意已決,也害怕白仲一走了之,一個月後秦國大軍壓境。

“請問白將軍,這樣可以了嗎?”

“多謝大王的理解。”

白仲的語氣平緩了很多,收起各種木牘竹簡,笑道:“我也是帶著命令而來,纔會如此心急,請大王諒解!我就不再逗留,先去接管那地方了。”

負芻說道:“我送一送白將軍,蔿(wěi)澤,你為白將軍領路。”

後方,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上前道:“唯!”

然後他們離開壽春,先往南邊去。

走到城外,白仲終於感到自由。

整件事已經進行了一半,接下來就看他到了地方之後,會怎麼樣。

青陽等地,就是後來的長沙,現在叫做黔中郡,治所在黔城。

那裡是屈氏的封地,屈氏主戰,又痛恨秦國,一定會有所行動,等結果就夠了。

蔿澤不是一個人跟隨白仲離開,身邊還帶了兩千個護衛,在最前方領路,但是心裡對白仲等人,甚是不滿,又不敢發作出來,唯有默默地帶路。

——

壽春城內,很快恢複以往的平靜。

項燕改變了態度未明的立場,馬上把昭氏的昭韶,屈氏的屈裕,喊來自己的府上。

“上柱國找我們來,所為何事?”

屈裕首先問道。

上柱國,就是項燕在楚國的官職。

項燕低聲道:“秦將白仲,不能讓其活下來!”

此話一出,昭韶和屈裕全部坐直了身體,因為他們都是這麼想的,白仲的威脅太大,必須死。

“要殺他,還不容易。”

屈裕憂心道。

昭韶道:“難道屈兄就想看到,黔中郡被秦國分一半出去?”

“當然不可能!”

屈裕對秦國不知道多痛恨,道:“上柱國打算怎麼做?”

項燕早已有了打算,道:“兩個方法,第一,派出大批高手,在去黔中郡的路上,伏殺白仲,彆讓他活著到黔中,此人一死,秦楚開戰,此戰我親自去打。”

“第二呢?”

昭韶又問。

“我對白仲查過一遍,他來壽春,似乎還帶著一個女兒。”

項燕為求目的,決定對小虞下手,續道:“白仲的實力很強,我也擔心殺不了他,所以得做好第二手準備,先把他的女兒捉了,如果殺不了,就用那個丫頭來威脅,這兩個計劃同時進行,據我所知,丫頭已經被那天的劍客蓋聶帶走。”

聞言,他們三人的眼眸裡,都閃爍著一絲凶狠。

要解決白仲,必須不擇手段,不能有任何仁慈!

對敵人仁慈,就是對自己殘忍。

“我和上柱國的想法,不謀而合。”

昭韶哈哈一笑道:“我已經讓人跟著蓋聶,按照離開的方向,是往南郡而去,但是蓋聶實力不弱,我的人不敢動手,還請上柱國和屈兄借人給我,三天之內,必把白仲女兒帶回來,再用來威脅白仲。”

“好!”

項燕和屈裕齊聲答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