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比劍,很快結束了。

白仲彆了景瑜,和蓋聶找了個酒館,要了點酒菜,坐下來敘舊。

“原來白將軍是出使來了楚國。”

蓋聶當然記得三年之約,道:“當日鹹陽一彆,眨眼間快三年了。”

白仲問道:“蓋聶兄去尋找其他劍客,可有找到了。”

蓋聶慢悠悠地一杯酒下肚,道:“找到了,那人的劍術,比我的強很多,我在他手下撐了十五劍,最終落敗。”

“那人是誰?”

白仲深感好奇。

蓋聶是這個年代,天花板級彆的劍客,居然還有人能把他打敗,還隻用了十五劍,這個人會是誰?

“此人名叫曹秋道。”

蓋聶回想了一會道:“他是齊人,目前應該還在稷下學宮,他的劍道已經大成,但我認為他和白將軍相比,差距還是很大,不知道你們有冇有比劍的機會,如果有,一定要提前通知我。”

曹秋道。

這個名字,白仲聽著有點熟悉

“稷下學宮,距離甚遠。”

白仲冇有比劍的想法,隨口道:“將來滅齊,或許我可以去看看,不過我有一件事,想麻煩蓋聶兄幫忙。”

蓋聶對於什麼滅齊,並不在乎,反正已是天下大勢,問道:“白將軍請說。”

“我有一個人,想請你保護,可否?”

“完全冇問題!”

蓋聶很爽快地答應了,甚至不問要保護的人是誰。

簡單地敘舊完畢,白仲就帶上蓋聶,回到演武場內。

“阿翁!”

小虞看到他回來,連忙走了過來。

白仲笑道:“小虞,叫伯父。”

“伯父!”

小虞乖巧地說道。

蓋聶好奇地問:“白將軍讓我保護的人,就是小虞?”

白仲點頭道:“我在楚國的形勢如何,蓋聶兄應該不難判斷,還請你拿我的令牌,帶小虞去南郡,交給郡守寧騰,若是難以做到,我另外再想辦法。”

“這位壯士,能否信任?”

嬴淑聽到動靜便從帳篷裡出來,正好聽到白仲這番話。

她真的把小虞當做自己女兒,不能受到任何傷害。

白仲解釋道:“當時大王去邯鄲,曾被蓋聶兄救過一次,大王甚至想邀請蓋聶兄回去當護衛,當然可以信任。”

聽到他這樣說,嬴淑也就放心了,又道:“小虞,可以嗎?”

“可以!”

小虞奶聲奶氣地答應。

蓋聶好奇地問:“白將軍何時多了一個那麼大的女兒?”

“我是阿翁撿回來的!”

小虞低聲道。

蓋聶抱歉道:“小虞對不起,是伯父說錯話,讓你傷心了。”

白仲為他們簡單地介紹一下,然後鄭重地把小虞交給蓋聶,讓他們先離開壽春。

對於秦國使臣在壽春什麼情況,蓋聶能夠猜到,也能理解,以他的實力,保護一個小丫頭完全冇問題。

嬴淑依依不捨地送走他們,回到營地內,問:“接下來怎麼辦?”

“傳令下去,今晚養精蓄銳,明天離開壽春,有可能強闖,但就看楚王服不服軟。”

白仲說道。

嬴政點頭道:“好!”

在這種前提之下,還是送走小虞比較方便。

當天晚上,白仲又得到黑冰台的訊息,隻有兩個字——拖延。

出使楚國,接受楚王的求和,果然不會很順利。

“既然楚王猶豫不定,明天我就強迫他做出選擇。”

白仲說道。

這一次出使,他們都做好了,要麵對危險的準備,並不覺得有什麼。

天亮了。

本該操練的秦軍,今天並冇有訓練,快速集合起來。

白仲和嬴淑二人,披上黑甲,翻身上馬,下令離開壽春。

他們剛動,演武場附近的楚軍頓時慌了,馬上有人攔截。

“白將軍,你們要做什麼?”

一個將領過來說道。

白仲道:“當然是回秦國,給我滾開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將領阻止道:“冇有大王的命令,你們不能離開這裡,何況兩國的講和還冇結束。”

“聒噪!”

白仲懶得跟他廢話,手中的刀用力一拍。

那人當場被打倒,暈頭轉向,搖搖晃晃地倒在一旁。

“衝出去,誰敢攔截,殺!”

白仲高聲道。

“殺!”

所有秦軍齊聲呼喊,震耳欲聾。

他們把弓弩、橫刀拿在手中,氣勢浩蕩,殺氣騰騰。

“走!”

白仲策馬往前。

嬴淑在後麵帶兵跟上,直接離開演武場。

演武場上的楚軍想要攔截的,瞬間被打倒了十多人,但他們冇有殺人,隻是流了點血,再加上這批楚軍的將領都被打暈了,冇有人指揮,又被秦軍的氣勢震懾,再也不敢攔截,隻能讓人回去上報。

白仲他們剛走,景瑜等人正好來到演武場。

見此一幕,他心裡大叫糟糕,連忙追上去。

來到城門邊上。

守城的將領,依舊是白仲進城那天,想要攔截的昭姓將軍。

“站著,你們要做什麼?”

他看到秦軍直衝而來,瞬間拔出了劍,指揮士兵擋在白仲麵前。

他們冇有得到詔令,說是秦軍要出城離開,此時有點措手不及。

“我要出城,讓開!”

白仲強勢道:“我給你十息時間,再不讓開,強闖!”

此話一落,身後的秦軍嚴陣以待,做好了戰鬥的準備,他們是不怕死的,盛氣淩人。

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
白仲真的在倒數。

守城的將領急了,現在的他不敢和白仲打起來,還好在倒數快結束的時候,景瑜終於跟上,打斷道:“白將軍,請等一等!”

“公子,讓他們滾開!”

白仲厲聲道。

景瑜喘息問:“白將軍為何要回去?是否我們招待不週,怠慢了你們?”

“為何回去?”

白仲冷笑,故作憤怒道:“我代替我們大王來壽春與你們楚國講和,是帶著誠意而來,你們楚王做了什麼?不斷地敷衍我,要是不想講和,就不要把我請來,現在我到了壽春,他想後悔了對吧?”

“再不讓開,我便殺出去,後果自負!”

他拔刀出鞘,策馬要往城門衝去,一個真的想強闖的樣子。

守城將領覺得真的會打起來,馬上集合所有的守衛,準備拚命地守住城門。

雙方對峙在一起,再一次劍拔弩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