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牧把騎兵,分作四個部分。

每兩個部分的騎兵,交叉掩護,交叉攻擊。

這樣做,會讓步兵一直處在防禦狀態,無法反擊,便於騎兵衝鋒。

隻要步兵露出破綻,騎兵將會加快速度衝殺上去。

現在的秦軍混亂不堪,加上連夜趕路,得不到休息,早就筋疲力竭,士氣被馬蹄聲徹底踩碎,在騎兵發起進攻的時候,破綻馬上露出來。

李牧的騎兵抓住機會,快速衝上去,騎兵如同鋒利的刀刃,瞬間切入其中。

這樣做就是戰場上的切割,四部分的騎兵,把秦軍的後軍分割成了四部分,騎士策馬奔騰而過,手中的長劍一揮,秦軍的士兵連抵擋的機會都冇有,頓時又倒下一批。

騎兵作戰的優勢是速度,隻有能跑起來的,才叫做騎兵。

分割了秦軍之後,李牧指揮騎兵跑出去,跟在後麵的數萬趙軍步兵,在這時候發揮出作用,往分割開的秦軍撲殺。

簡單的一輪衝鋒,秦軍的後軍便已損失慘重。

“將帥,怎麼辦?”

一個副將著急地問。

桓齮心如死灰,又悔不當初,冇想到李牧的佈局那麼嚴密,自己一頭跳進陷阱裡麵,後悔道:“我不該不聽白仲的勸說,現在把你們帶入死局,害死那麼多大秦的勇士,快傳令全軍退守,儘快找機會突圍,能逃出去多少人,就逃多少。”

李牧的騎兵,衝殺還在繼續,十分迅猛。

司馬尚的步兵,同樣不差。

他身先士卒,首先殺入秦軍之中,趙國的士兵氣勢大盛,眨眼間衝亂了疲憊不堪的秦軍方陣。

屠殺!

這就是慘烈的屠殺。

秦趙交戰那麼多年,秦軍還是第一次,被趙軍追著來屠殺,還要那麼慘烈。

在這種情況之下,任憑桓齮如何指揮,都是無濟於事。

白仲率領部下跟緊在王離身邊,和司馬尚的士兵殺了一陣,就得到命令退守,以防禦作為進攻,艱難地抵擋著衝殺,不斷地尋找突圍的機會。

他們麵對壓力最大的,不是趙軍步兵,而是李牧的騎兵。

“王將軍,相不相信我!”

白仲突然問道。

王離動了動嘴,最後說道:“相信!”

現在想不相信,都不行了。

因為白仲多次說過,不能去肥城,最好先回赤麗,現在他們就在肥城外麵,遭到趙軍的屠殺。

他和桓齮一樣後悔,當初就應該信任白仲,再去儘力勸說桓齮,不要去肥城。

“相信我的話,帶上部下的人跟我來。”

白仲說完之後,毅然地往西邊的包圍衝過去。

“跟上我們的百將!”

侯文山說道。

章邯第一個走出去,其他人紛紛跟隨。

到了這個地步,他們誰也不相信,隻相信自己的百將。

“跟我來!”

王離喝了一聲,同樣帶人往西邊衝殺,也清楚白仲想從西邊突圍而出,或許這是他們最後的機會。

哪怕是李信看到這裡,咬了咬牙,果斷地脫離自己上級的控製,決定跟白仲瘋狂一把。

反正都是要死,萬一瘋狂過後,能突圍殺出去。

“狂暴!”

“狂戰!”

白仲怒喝一聲。

方圓五米之內,所有己方士兵的士氣終於迸發出來,戰意旺盛,不怕死地跟隨白仲殺向敵人的方陣。

“殺!”

王離和李信同時大喝一聲,雙眼彷彿被血水染紅。

“你們要做什麼?”

“快回來!”

桓齮見了慌忙地大喊,但是已經冇用了。

白仲衝入敵人當中亂殺,還能指揮部下反擊。

可惜的是,五米的範圍終究太小了。

身邊不斷有人倒下,然後又不斷有新的士兵,走進這五米之內,狠狠地和趙軍廝殺,這部分的士氣越來越盛。

霎時間,便已血流成河。

趙軍冇想到,這部分的秦軍還有那麼旺盛的戰意,感到膽寒而不敢與之廝殺。

趙軍膽寒了,就是白仲他們殺出去的機會。

“殺殺殺!”

他們拚死地衝破包圍,一條血路,被他們用敵人的屍體,以及自己同僚的屍體堆積出來。

“將軍,快去帶將帥殺出去。”

白仲深吸一口氣,吸收身邊敵人的氣血,逐漸恢複傷勢。

身上的黑甲早就破了,到處都是傷痕,可是他受傷越重,戰力越強,又有狂暴的吸血恢複,25%的效果,比之前好太多了。

傷勢恢複得差不多,白仲又指揮士兵往兩邊殺去,防止這個缺口合攏。

“將帥,這邊!”

“其他人快跟我來。”

李信已經跑回去,帶領大軍衝擊缺口。

桓齮看到那條血路,不禁渾身一震,高呼道:“將士們,隨我殺出去。”

不少秦軍的將士也看到殺出來的缺口,鬥誌終於再被點燃起來。

司馬尚呼喝道:“繼續包圍過去,彆讓這裡的秦軍活,長平一戰,我們報仇的機會來了!”

趙軍的數十個方陣,在他的指揮之下,要去填補被包圍圈的缺口。

“撐住,殺!”

白仲吐了一口血水,抬劍把一個敵人的副將斬殺,連堅硬的頭盔都被他一劍破開,腦袋成了兩半。

王離和李信他們不想殺出來的血路,就這樣冇有了,拚儘全力地支撐。

桓齮率領的大軍殺了過來,幫他們擴大缺口。

白仲感到壓力驟減,又喝道:“將帥,你們先離開,章邯你帶領其他人,跟著王離將軍,先撤出去,我和他們一起斷後。”

秦軍艱難地衝出包圍,桓齮下令讓弓箭手拉弓射擊,把追上來的趙軍射殺回去。

“快走!”

桓齮體會了一次死裡逃生的感覺,喝道:“張副將和白百將斷後,其他人不要猶豫,儘快離開!”

秦軍衝出包圍之後,部分人往西邊逃跑,部分人跟隨張副將斷後,還有部分人負責掩護撤退,很快退出了數裡。

司馬尚率領追殺的步兵,有點奈何不了以白仲為主力斷後的秦軍。

“集中力量,先殺此人!”

李牧帶著騎兵正好追了上來,再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,便拔劍指了過去。

當初在宜安城樓,他就看到過這個身影。

今天趙軍的包圍,就是被此人帶兵殺穿的。

李牧的眼中,此人比桓齮更重要,是他們趙軍未來的最大威脅。

桓齮可以不死,但此人絕對不能活。

數十騎兵聽令,馬上往白仲奔騰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