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如入無人之境,長戈揮舞,破開趙軍的防禦,直取眼前的趙軍將領。

那個將領抬起劍,擋在戈前。

鐺!

兩人的武器碰撞過後,趙將倒退了數步,剛剛站穩,抬頭看到白仲又要殺來,持劍的手不斷顫抖,自知不是對手,轉身便跑,快速拉開和白仲的距離,急忙地大喊:“快攔下他!”

數個親兵拿起盾牌擋在白仲前麵,在盾牌之後,還有數把長戈伸出,以盾牌防禦,長戈攻擊,用最快的速度組合,企圖把白仲擋下來。

“破!”

白仲打斷了刺過來的長戈,大步往盾牌迫近,運用起狂暴帶來的力量,一拳打在一塊盾牌上。

砰!

盾牌四分五裂,後麵的趙軍士兵當場被打飛出去。

其他幾塊盾牌還要合攏阻攔,已經慢了一步,白仲躋身而上,敵人的防禦就這樣被瓦解,長戈尖端的鋒芒一轉,繼續往那個趙將殺去。

“快跟上他,殺啊!”

一個秦軍的什長,大喝一聲。

附近幾個營的秦軍士兵,同時反應過來。

看著白仲那麼勇猛殺敵,他們的熱血彷彿被點燃,全部跟在白仲身後,橫掃趙軍,殺亂了那些要阻擋的敵人。

那位趙將隻見阻攔不成功,轉身繼續逃跑。

白仲不給他活著的機會,大步逼近,手裡的長戈橫掃襲至,趙將不得不抵擋。

戈和劍再次碰撞。

趙將的劍脫手飛出,飛上天空。

白仲再往前一步,抬腳踹在趙將的胸膛之前。

趙將撞翻了身後數個趙軍士兵,口吐鮮血,倒在地上,死得不能再死。

剛纔擊飛的長劍正好落下,白仲伸手接過,一劍把敵將的腦袋斬下,再把剛纔殺了的敵人,割下耳朵,作為以後的軍功。

在這一瞬間,周邊的趙軍士兵,看到白仲殺人殺得那麼可怕,如同猛獸,害怕得往後退,誰也不敢再發起攻擊。

“好勇士!”

剛纔殺人砍頭的秦軍將領,整合士兵殺回來,正好看到白仲大殺四方那一幕。

他叫做王離,白仲在軍中的上級,目前擔任百將,上將軍王翦的孫子,王賁的兒子。

秦國的步兵編製,一般有伍長、什長、屯長、百將、五百主和二五百主等。

然而,白仲往王離看了一眼,眼神一厲,殺意迸發,猛地把長戈往王離的方向拋出。

嗖!

尖銳的破空聲響起。

王離身後,有一個趙軍的將領正要偷襲,被白仲的長戈穿透胸膛,釘在地上。

敵人從背後出現的瞬間,王離已經感覺到危險,正要轉身將其斬殺,冇想到白仲出手的速度那麼快,順便救了自己一命。

“多謝了!”

“大秦的勇士們,隨我殺敵立功!”

王離大喝。

白仲看了一眼身邊又包圍過來的敵人,全部是行走的軍功,率先仗劍殺出去,再次啟動狂暴的狀態。

秦軍士兵的熱血未涼,紛紛跟在白仲和王離身邊拚殺,不斷地收割趙軍的人頭。

戰場上的廝殺很快進入尾聲,趙軍那邊,連軍旗都被秦軍砍下來,士氣全無,被秦軍追著來殺。

嗚嗚嗚……

趙軍的主將明白打不贏秦軍,讓人發出撤退的號角,快速退到城內。

這座城,叫做赤麗,是趙國邯鄲北邊的門戶之一,對趙國十分重要,趙軍必須在此死守。

秦軍乘勝追擊,一直追到城門外麵,隨著城門關閉,短時間難以攻破,也發出撤退的號角,全軍退回軍營。

渾身是血的白仲抬頭看了一眼那城樓,再看了看手裡還在滴血的劍,以及提著的五個人頭,衣服裡麵還有數十個敵人的右耳。

他不敢相信,前不久還是普通人的自己,下一刻會變得殺人如麻,嚥了嚥唾沫,發現口中都是難聞的血腥味。

“走吧!”

王離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對他甚是欣賞,彷彿看到一顆將星即將升起。

“見過王百將!”

白仲回過神來,根據繼承過來的記憶,認得眼前這人是自己的上級軍官,好像叫做王離。

他記得大秦上將軍王翦的孫子,就叫做王離。

白仲心裡嘀咕著,聽到王離又說道:“不用客氣,我今天得到的軍功,有一半是你給我的。”

根據秦**法,軍官的軍功,不僅和自身殺敵的數量有關,還和整個營殺敵的數量掛鉤。

回到軍營。

所有士兵,看到白仲提著五個人頭走進來,再看白仲的衣著,隻是普通士兵,心中既驚訝又羨慕。

連斬五人的軍功,軍中很多百將都做不到,白仲一個普通士兵,竟有如此實力!

那些和白仲一起殺敵的士兵,心中的驚駭更深,他們親眼看著白仲殺敵的瘋狂,至於殺了多少人,誰也不知道,但絕對不止這五個人頭。

“怎麼稱呼?”

王離還是第一次問白仲的名字。

“白仲!”

“你殺了多少敵人?我要統計軍功,幫你上報。”

對於普通士兵,統計軍功這種事情,有各自伍長負責,王離親自來問,隻是想知道,白仲能給自己帶來多少震驚。

當年的武安君白起剛入伍,應該也冇有白仲殺敵殺得厲害。

他們都是姓白的,說不定和武安君有什麼關係,王離有一種感覺,大秦很快會有第二個殺神出現。

“都在這裡。”

白仲丟下人頭,又把藏在身上,敵人的右耳掏出來。

看著一大片帶著血的耳朵,被他丟在地上,圍觀的眾人雙眼都直了。

天呐!

本以為連斬五人,已經是白仲的巔峰,看到那麼多耳朵,加起來至少有五十人。

他是怎麼做到的?

就連王離見了,呼吸也有點急促。

“五十二人!”

有一個士兵,快速數了一遍,所有耳朵加上人頭,一共殺敵五十二人!

一個新兵,斬殺五十二名敵人,是什麼概念?他們說不出來。

按照軍功爵位製度,殺敵一人就是公士,五人可封上造,十人可封簪嫋。

殺敵五十二人,會獲得什麼賞賜,封什麼爵位,很多士兵都不清楚,也不知道如何計算,這已經不是他們能接觸的高度。

“好小子,你立大功了!”

王離哈哈大笑,部下出了一個猛人,自己也受益不少,這次應該能封五百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