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他們在安豐逗留了一天多。

景瑜終於找來足夠的馬車,還有足夠在路上用的物資,繼續往壽春出發,走了大概五天,終於來到壽春城外麵。

為了在楚國交流的方便,白仲在這幾天裡,和小丫頭、景瑜他們,學習了一些楚國的語言,還有楚國的文字,避免因為語言不通,而在壽春處於被動的位置。

學習的語言多了,白仲終於知道小女孩的名字,就叫做小虞。

小虞冇有姓,就名虞,她的年紀還小,對自己來自哪裡,籍貫等全部不知道,隻記住了自己的名,但是她又很乖巧懂事,除了親生母親病逝那天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都不哭不鬨。

白仲聽到“虞”這個名,在想丫頭不會就是以後的虞姬?

“白將軍,終於到了!”

在前麵帶路的馬車停下,景瑜回頭說道:“等會你們隨我進城,我會安排住處,然後上報大王,明天才能見大王。”

“麻煩公子!”

白仲點了點頭。

靠近壽春城門的時候,景瑜出示自己的令牌,但是麻煩又來了,白仲的五百人不允許進城。

“無法商量?”

白仲用楚語問他們,一定要帶人進城,若這五百人留在城外,怕有什麼意外。

守城的將領很乾脆果斷道:“絕對不行,你們秦軍進城很危險。”

白仲聳了聳肩道:“那就不進了,全部聽令,回秦國。”

所有秦軍士兵馬上轉向,要往西邊回去。

景瑜急了,都來到城外,哪能求和失敗,連忙道:“白將軍請稍等,來人快去通傳給大王,告訴大王,我要帶五百秦軍進城,大王一定會同意的。”

守城的將領,是主戰派的人,故意為難,要逼走秦軍,甚至挑起衝突,道:“城外不允許他**隊駐紮,再不走,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聽到他這麼說,壽春的守城士卒,全部舉起弓弩。

秦軍的士兵見此,前排的同樣舉起弓弩,後排的馬上拔刀出鞘,從後方上前,殺氣騰騰,哪怕隻有五百人,麵對守城的數千人一點也不怕。

劍拔弩張,隨時要打起來。

“公主,護住小虞。”

白仲也拔出橫刀,淡定自若,就知道即使來了壽春,也不會太順利,冷聲道:“你們要打,我們奉陪,隻怕等會打起來,你這邊城門的三千多人,還不夠我們殺!”

他本想直接離開,但聽到對方這麼說,乾脆不走了。

隻要打起來,出使的任務就算完成。

狂妄!

那個將領覺得白仲太狂了,竟敢在自己麵前叫囂,忍不住怒道:“殺了他們!”

楚軍的守城士卒正要動手。

景瑜哪能讓他們打起來,攔在中間喝道:“都給我住手,你們彆忘了我們楚國要的是和平,一旦打起來,你們全部會死,秦國的使者是白仲白將軍,昭將軍你要是不想死,儘管動手試試!”

“你就是白仲?”

那個將領驚訝地問,瞬間有點擔心和害怕。

他當然知道,白仲出道至今,都做過什麼,有過什麼戰績,以及實力有多強。

白仲懶得回答,冷漠地看著他們。

景瑜繼續說道:“白將軍,你們先留下,來人進城,告訴大王,說秦國使臣來了,請求帶兵進城,白將軍絕無惡意的。”

不管是什麼時期,什麼地方,都會出現主戰派和主和派。

主和派當然是不想打仗,為了求得和平,他們的做法有時候會很極端,就比如現在的景瑜,白仲要帶兵進城,態度十分強硬,甚至對楚國不利,但是景瑜選擇服軟了,可以派人回去請求,不想打起來。

他們這樣做,不過是害怕強秦。

曆代楚王畏秦如虎,過去的五十多年來,三代楚人,三次畏秦遷都,最後來了壽春,楚王樂此不疲,隻要能避免和秦國交鋒,換來短暫的和平即可。

但苦的是楚國百姓,因此淮北的楚人,大多痛恨秦國。

“白將軍,請你們先收起武器。”

景瑜又讓守衛收起武器。

守城的將領猶豫了好久,先退讓一步,讓人把弓弩和劍收起來。

白仲還刀入鞘,不過能看出來,楚國內部主和派和主戰派,一直在鬥爭,誰也不讓誰。

身後的秦軍同樣收起武器,整齊劃一,筆直地站著,這是楚軍比不上的。

小虞好奇地看著這一切,覺得白仲很威武、很厲害,眼眸裡亮閃閃的。

眾人在城外僵持了快半個時辰,城內終於有人出來。

“大王的王詔,請白將軍帶兵進城,但隻能駐紮在城內北側的演武場內,不能隨意帶武器外出,更不能無故在城內鬨事,直到離開為止。”

那個傳令的人高聲說道。

楚王這樣做,是擔心秦軍進城後會亂來,甚至挑起壽春的動亂,所以把人困在演武場內,甚至派人鎮守。

“白將軍認為如何?”

景瑜回頭問道。

白仲不再有其他要求,道:“進城吧!”

“進城!”

景瑜首先往前。

白仲他們隨後跟上。

那個守將臉色鐵青,冇辦法隻能放行。

演武場的位置很偏,也正如白仲想的那樣,還有一千楚軍在這裡駐紮鎮守,就為了盯著秦軍。

“怎麼樣?”

嬴淑問道。

白仲並不在意身邊的楚軍,道:“先進去駐紮,我想離開,這點人還攔不住。”

他們竊竊私語,景瑜根本聽不到,隻是把人往裡麵帶,甚至連駐紮的帳篷,楚軍也為秦軍準備好,糧食這些自然不例外。

“白將軍請休息,我還要回去覆命。”景瑜又道。

白仲點頭道:“麻煩公子!”

隨後景瑜離開了。

“小虞,累不累?”

嬴淑把丫頭放下來,溫柔道。

小虞搖頭:“不累,剛纔阿翁好威武!”

白仲笑道:“以後還有更威武的,隻是帶著小虞在身邊,我怕會有危險,公主先保護好小虞。”

“小虞不怕!”

小丫頭搖了搖頭,一臉的堅強。

嬴淑笑道:“我們小虞,以後也能很威武。”

他們在這裡駐紮下來,時間將近傍晚。

軍中的士兵開始做飯,對於外麵的楚軍,像是看不到那樣。

吃過晚飯。

小虞沉沉睡去,白仲和嬴淑冇有休息。

嬴淑在帳篷照顧小虞,白仲如鬼魅般,輕鬆地離開演武場,融入黑夜裡,幾個起落之後,來到一條小巷之內。

在他的聽覺範圍之內,方圓數裡冇有跟蹤的人,就來到一個木門麵前,輕輕地敲門,節奏是五長兩短。

木門推開,一個男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來。

“見過大統領!”

他是黑冰台的人,提前被安排在壽春,為白仲打探各種訊息,弄清楚壽春內部的形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