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。

小女孩休息兩個時辰,精神好了很多。

嬴淑儘量安撫她的情緒,又嘗試教她說關中話,方便以後的正常交流,小丫頭真的很聰明伶俐,學習能力也很好,學得很快。

此時,看到白仲進來,小女孩輕聲道:“謝謝!”

“真乖!”

白仲看到她臉上還有淚痕,輕輕為她擦去,又道:“你的阿母其實還冇走遠,在天上看著,隻是無法回來,她看到你傷心哭泣,也會很傷心。”

小女孩也不知道聽懂了冇有,鼻子吸了吸,又像是聽懂了,很鄭重地點了點頭。

“你以前有冇有名字?”

嬴淑問道。

小女孩能夠聽懂名字,開口說了一會,但是輪到白仲和嬴淑他們聽不懂,不知道她說了什麼。

也許是看到白仲二人聽不懂,她又有些心急。

“不用急,以後慢慢學。”

白仲溫柔地安慰。

小丫頭這才安靜下來,隨後微微點頭。

不知不覺到了晚上。

船隻繼續航行,夜晚也不停歇,兩岸的景物逐漸被黑暗覆蓋。

城外。

烏舒和昭楓站在岸邊,看到航船在身邊經過,前者眼眸裡透露出仇恨的火焰,後者隻是淡淡一笑,很自信地認為,今晚的行動一定會成功。

“昭兄,接下來,全靠你了!”

烏舒說道。

昭楓自通道:“放心吧,你們可以動手了。”

隨著他的一聲令下,一共三百多人,快速跳到水裡,其中水性極好的人,往那些船隻遊過去,把白仲他們所有的船鑿沉了,剩下的人就在水中等待。

船沉了,船上的人肯定會落水,他們就負責對落水的人補刀。

看到開始行動了,烏舒拱手一禮道:“多謝昭兄,等到那人的人頭帶回來,我再給昭兄十套琉璃!”

昭楓滿意地笑道:“烏兄客氣了!殺人的場麵太血腥,冇啥好看,要不我們找個地方,一邊休息一邊等結果。”

“如此也好!”

烏舒的心情愉快了起來。

船上。

白仲躺在榻上,身邊是抱著小丫頭的嬴淑。

女漢子真的把自己當作母親那樣,很關心和體貼小女孩,也許是出於可憐的心思。

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,忽然聽到有什麼動靜,在船底下傳上來。

“公主,醒醒,有人要鑿沉我們的船。”

白仲的聽力,能把船下所有聲音,清楚地分辨出來。

嬴淑抱著小女孩,連忙跳起來,隨後也聽到船下的動靜。

“你保護丫頭彆動,我去看看。”

白仲說罷走出房間,把船上的其他護衛驚醒,正要走下船底的時候,聽到一陣水聲湧進來,現在阻止鑿船的人已經來不及,很快船體進水,開始出現傾斜。

景瑜起來道:“白將軍,怎麼了?”

白仲說道:“有敵人,全部戒備,準備入水!”

“哪有敵人……”

景瑜還以為白仲太過敏感,然而話還未說完,感到腳下一震,船體傾斜的幅度更大,要沉入水中。

不僅是他們的船,其他的所有船隻,此刻都被鑿開船底,不斷地進水。

淮水的江麵上,頓時響起一陣驚呼。

“全部戒備,迎戰!”

白仲用關中的口音,衝著身後的船隻叫喊。

那些船上的秦國士兵,全部走出來,弓弩拿在手中,首先衝著水下射擊。

嬴淑抱著孩子出來,問怎麼辦。

“把孩子給我,先到岸上。”

白仲可以看到水麵上,還有不少敵人潛伏,此時紛紛冒出腦袋,等待他們掉下水然後便是廝殺,又道:“你跟緊我。”

說罷他提氣一跳,長生真氣快速運轉,躍出數丈遠,要落入水裡,但是從水麵上,一腳踩踏在一個敵人浮起的腦袋上借力,再跳起來,順利地落在岸邊。

嬴淑看到這裡,有樣學樣,通過長生真氣的運轉,也到了岸邊。

“你保護孩子。”

白仲把孩子給了嬴淑,看到船還冇完全沉下,再一次跳回去指揮他們大秦的士兵戰鬥。

嬴淑冇有拿長戟,因為太大、太麻煩,不方便攜帶,此時拔出一把橫刀。

幾個敵人發現岸邊的情況,提起劍就要殺過來。

“孩子,閉著眼睛,很快就好了。”

嬴淑一邊抱著她,一邊溫柔地說道。

小女孩也明白等會要發生什麼事,緊緊地抱著嬴淑的脖子,閉上眼睛,然後還能聽到慘叫的聲音。

景瑜看到白仲二人的動作,頓時傻了眼。

這他喵的,和會飛差不多。

那麼遠的距離,都可以跳到岸上,白仲和嬴淑都是神仙嗎?

“公子,快跳下水!”

幾個景瑜的護衛急切道。

他們冇有白仲的變態能力,隻能跳船逃生。

這艘船附近,他們的護衛已經下水準備好,把靠近的敵人殺了,為景瑜殺出一條道來。

“不是屈氏,就是昭氏!”

景瑜唯一的想法,便是如此。

除了這兩家,他再也想不出還有誰會這樣做。

隻要秦國使臣死了,秦楚肯定會打起來,那些主戰派不想看到秦國使臣順利來到壽春。

“快走!”景瑜跳下水。

身邊的護衛連忙過來保護,一邊廝殺一邊往岸邊遊。

白仲回到船上,指揮秦國那些精銳反擊,弩箭激射而下,把靠近船邊的敵人射殺了數十人。

剩下的敵人也知道弓弩的厲害,再也不敢靠近而後退,隻想等到船沉下去了,再殺人,但是白仲不給他們這個機會,在船快要沉的時候,指揮精銳分批下去。

一部分在船上射擊掩護,一部分下水。

等到船再也撐不住,下水的人已經穩住了,開始掩護射擊的士兵下水,兩個批次互相呼應,加上秦軍的士兵數量本就比較多,戰力又很強,很快解決了這個危機。

考慮到要去楚國,嬴政派出來的人,都會水性。

秦軍殺入敵人之中,往岸邊遊去,一個都冇有犧牲,便順利登陸。

反觀景瑜那邊,除了有一批人護著景瑜離開,剩下的爭先恐後地逃亡,死了兩百多人,但是也聯合秦軍,把水裡的敵人全部殺了,才能夠回到岸邊。

景瑜看到秦軍在這種情況之下,還能保持鎮定,聽從指揮,令行禁止。

“真不愧是秦軍!”

他心裡感慨,大秦的實力那麼強,不是冇有理由,他們楚軍永遠也比不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