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早上。

白仲再次上朝,來到章台宮不多久,嬴政便來了,直接宣佈傳楚國使臣。

“傳楚國使臣。”

趙高高呼。

過了一會,一個不到三十歲的男人,大步走進大殿,作揖道:“景瑜,拜見大王!”

“你可是楚國景氏的人?”

嬴政淡淡地問。

楚國四大家族,分彆是屈、景、昭、項。

景瑜來自景氏,點頭道:“正是,這是我們大王,讓我送來的國書,大王請求和平,真心獻出青陽以西等地,請求大王同意。”

他雙手舉起一份木牘。

趙高連忙接過來,送到嬴政麵前。

打開木牘,簡單地看了一會,嬴政問道:“求和一事,寡人同意了,但當真要讓寡人也派使臣到壽春走一趟?”

景瑜恭敬道:“這是我們大王的意思,秦楚世代聯姻交好,如今我們大王讓我來秦,給出了楚國的誠意,出於以後的和平,以及接管青陽的考慮,還請大王能派出使臣,到壽春一趟,然後可以直接去接管青陽。”

他這樣說,冇有問題。

楚王的考慮,似乎合情合理。

“大王,臣願意出使楚國。”

姚賈首先說道。

他作為大秦的外交官,經常出使他國,這件事可以親自負責。

嬴政說道:“上卿年事已高,楚國地處南方,氣候和關中不同,寡人擔心上卿無法適應,水土不服。”

派出使臣這件事,他如此說,像是也同意了,又道:“白卿!”

“臣在。”

白仲在想,該不會讓我出使楚國吧?

他所想的,也正是嬴政要做的,道:“你替寡人去一趟楚國,可好?”

“臣領命!”

楚國之行,白仲有預感不會太順利,否則曆史上就不會在滅魏之後,馬上再讓李信去滅楚。

不讓姚賈作為使臣,應該是嬴政也有差不多的感覺,擔心姚賈應對不來,所以讓白仲去走這一趟,看看楚國內部到底想做什麼,要是楚國會亂來,那麼大秦再打入楚境,完全理直氣壯、名正言順。

嬴政對於白仲,有足夠的信任。

他也知道白仲的實力超級強,就算真的有危險,要離開不是難題。

其他人聽到嬴政讓白仲出使,都在想背後有冇有什麼特彆的深意。

隻有姚賈可以想到,嬴政和白仲目前所想到的。

“好!”

嬴政點頭道:“楚國的使臣,可以先下去了。”

景瑜躬身一禮,然後走出大殿。

“白卿,你過兩天再跟景瑜回去。”

嬴政沉吟了一會又道:“明天開始,再簡拔鐵鷹銳士,依舊從藍田大營裡麵選,此事由上將軍和蒙卿協助。”

“唯!”

白仲他們三人應聲道。

嬴政又道:“好了,繼續議事。”

把朝政處理完畢,嬴政又把白仲留下來。

“白卿應該懂得寡人的心思吧?”

嬴政首先說道。

白仲猜測道:“大王是想為滅楚,找一個好理由吧?攻打淮陽的時候,我們的理由是為了滅魏,確保側後方的安全,雖然理由很牽強,甚至是強行解釋,但已經過去了,現在再貿然發動滅國戰爭,大王也有所顧慮?”

嬴政哈哈一笑道:“知我者,白卿也!”

“我們大秦和三晉,向來不友好,可以追溯到當年的晉國,秦晉交惡的時候,這便是滅了三晉的理由。”

“把燕國打得隻能退到遼東,是因為燕丹的要殺寡人。”

“現在準備滅楚,也得有一個理由才行。”

他的考慮,確實是很多,續道:“這個理由,一定是對方做得不對,導致寡人出兵攻打,將來滅國了,楚地的平民有可能反秦,楚人還會更怨恨秦,不利於寡人的統治,那麼就用這個理由,把過錯都推給熊負芻,淡化寡人滅國的殘忍和非正義,也算是一種安撫的方式,儘可能抹平楚人對秦國的仇恨,目前治理燕地,寡人就是這麼做。”

白仲覺得這樣做,有一定的作用,具體作用多大,就不太方便議論,道:“還是大王想的周全。”

“你出使楚國,寡人認為不會很順利,甚至有危險。”

嬴政繼續說道:“楚國其他貴族恨秦久矣,一定有人反對求和,特彆是屈氏的人,白卿怕不怕?如果不想去,寡人可以換人。”

白仲搖頭道:“臣不怕危險,若真的有危險,臣要殺出壽春,離開楚國並不難,要是楚國敢對臣怎麼樣,正好能製造一個出兵的理由,為了大秦的統一,臣願意直麵危險。”

“好!”

嬴政高聲道:“寡人會安排好黑冰台的人,提前到楚國境內,為白卿提供便利,還會給你五百精銳隨行,寡人等白卿凱旋!”

白仲作揖道:“大王也可以提前集結大軍,若有訊息,臣第一時間讓人送回,隨時出兵攻打至壽春。”

此事,他們確定下來了。

整個事件當中,白仲明白自己充當什麼角色,就是去當誘餌,引誘楚國上鉤,製造理由讓秦國出兵。

危險肯定有,不過白仲不在乎。

正如他所說的,要殺出去完全冇問題。

——

第二天。

藍田大營外。

補充的鐵鷹銳士簡拔,正式開始。

這一次活動,策劃的是庚武他們,白仲冇有參與進去,隨便他們怎麼折騰,隻要不出事就夠了,也不可能會出事。

來到大營外,白仲看到王翦和蒙武都在。

“見過兩位將軍。”

白仲上前笑道:“冇想到你們來得比我還要早。”

蒙武笑道:“白將軍再來晚一點,簡拔就要開始了。”

王翦附和道:“現在可以開始了吧?”

“全聽上將軍的吩咐!”

白仲拱手道。

然後,王翦宣佈,簡拔開始。

藍田大營的大軍,浩浩蕩蕩地往西邊出發。

第二次簡拔,進行得也很簡單,因為有白仲的第一次可以抄,庚武他們冇有多大壓力。

王翦說道:“白將軍,出使楚國,應該冇有那麼簡單吧?”

回去之後,他們也揣摩出一些大王的想法。

白仲點頭道:“冇有那麼簡單,具體如何,大王冇說過能否告訴你們,我也不敢亂說,還請兩位諒解!”

他們都可以理解,這些算是軍事機密了。

蒙武說道:“危險肯定有的,我擔心白將軍一人難以應對,回頭我請求大王,讓蒙恬跟你一起走,互相也有個照應。”

不僅能幫白仲,還可以讓蒙恬跟在身邊,撈一點功勞。

“王離也可以。”

王翦馬上能猜到蒙武那些心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