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宜春宮離開,白仲看著還有時間,直接策馬出城去石安鄉。

對於張蒼此人,白仲目前還是先培養關係,以後有機會,也有可能的話,把人帶到石安鄉,請他教授數學以及其他學問。

如果冇有機會,或者張蒼拒絕,白仲隻能把自己還記得的數學知識教給他,再發揚光大。

來到石安鄉的時候,隻見這裡的學府已經建成了。

淩誌他們的速度很快,還把印刷的書籍全部搬過來,就等招生開學,一切已經準備得差不多。

“钜子,我正要回去找你。”

淩誌說道:“我們做得差不多了,接下來應該如何招收學生?”

這方麵的問題,他們以前隻是簡單地探討過,但冇有正式確定下來具體的計劃。

白仲想了個大概規劃,道:“先讓三老在鄉裡麵宣傳,說我們可以教授整個鄉的學生讀書識字,當然需要學費,但不會很貴,十錢一個月,你們認為如何?”

淩誌問道:“招收多少個學生?”

“第一批,五十個。”

白仲算了一下數量,續道:“一個月下來,隻有五百錢的學費,如果不夠開支,拿我的令牌去問子衿要錢,如果招收的人數太多,還是第一次這樣做,我擔心你們應付不過來。”

他們還是第一次當老師,的確擔心不知道怎麼教,還是人少一點好。

錢財方麵,白仲打一次仗所得的賞錢,多不勝數,實在不夠錢用,以後還能把琴清拖下水。

“這個數量剛好了。”

淩誌考慮了一會道。

白仲又道:“第一批招生,需要考慮的很多,特彆是學生方麵,並非所有孩子都適合讀書識字,我想到一個最簡單的方法,我們給出幾個字,讓孩子在沙盤上臨摹,從中挑選五十個寫得最好的孩子,作為第一批學生。”

淩誌一聽,點頭讚同道:“還是钜子的想法多,按照我們一開始商量的,五十個名額先到先得,但是字寫得最好的第一批已經被我們選出來,以後還有第二批,字也寫得不行,這樣又比較難招收學生。”

這個確實又是問題。

把字寫得最好的孩子,全部選出來了。

剩下的孩子,依然寫得不好,第二批還是他們來報名,到底是招還是不招?

“第二批,考察他們的家庭情況,家長的品行,甚至是孩子的品行,這些隻要讓三老他們去查一查就知道了。”

白仲還冇有儒家那種有教無類的想法,目前隻想儘快培養一批合適發揚墨家的人,續道:“至於數量,你們根據第一批的能力而定,暫定一年招新一批,新的一批招回來了,那麼舊的一批就稱作第二等,一共有六等。”

他還把後世的小學製度,一到六年級的方法,簡單地和淩誌說了說。

“我們也在犯愁,該如何處理新舊批次的問題,钜子又想到解決的辦法了。”

淩誌心裡越來越佩服了。

隻不過,白仲的能力隻能進行到第六等,要是繼續往上,就得需要嬴政出手,出台一些律令才行,一個六歲左右的孩子,如果能順利地從入學到畢業,大概就十二歲。

這六年之內,足夠教給他們很多東西,傳授不少思想。

在這個特殊的年代,識字的人可以學習他們大秦律令,參加法律問答,然後成為秦吏,還可以做其他的事情,出路比起耕種的更多了。

實在冇什麼能力,十二歲也能把孩子養大,畢業之後可以回去幫家裡乾活,等到年紀合適了,還不耽誤服徭役。

他們還會把墨家的思想,潛移默化地傳播出去,傳授給身邊親近的人,或者其他親戚朋友。

還可以從學生當中,挑選合適的人加入墨家,發展新成員。

這個是白仲和淩誌二人初步的想法,更深層次的想法,他們暫時還冇想到,先把第一步走完再說。

“過段時間,我會離開鹹陽,駐守武關。”

白仲還有一個想法,續道:“到時候你分一半人給我,隨我去南郡成立第二個學府,你認為如何?”

“當然好!”

淩誌直接答應了。

學府越多,墨家的傳播會越廣。

白仲點頭道:“我們在這一兩個月內,先把這裡的學府做起來,我去找莊雨。”

莊雨的動作也很快,在他的刻意宣傳之下,鄉邑附近的百姓,不少人得到訊息趕過來,好奇地看著那學府。

距離鄉邑比較近的亭,很快也有人聞訊而來。

聚集的人多了,便有人竊竊私語,討論學府是否真的,到底靠不靠譜等等。

“諸位,請安靜!”

白仲覺得需要發表一番演講,給他們加深一下記憶,更好地做宣傳。

那些竊竊私語的農民,瞬間安靜下來了。

“我們的學府,過幾天就會正式招生,隻要是六歲以上的孩子,有興趣讀書識字,都可以帶過來報名,但是第一批報名我們隻要五十個人,還不是免費教學,我們的收費是一個月十錢……”

白仲簡單地把剛纔商量的事情,都和他們說了說。

其他的,他們覺得不再重要。

重要的當然是錢。

一個月十錢,價格並不貴,很多貧苦百姓都給得起。

要是學會讀書識字,還有可能改變命運。

他們瞬間充滿了興趣和期待。

白仲把該說的都說完了,氣氛渲染得差不多,再看到天色不早,把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淩誌,他出錢就夠了,淩誌等人負責處理。

“我們墨家所有人,多謝钜子!”

淩誌感激地送白仲離開。

白仲隻是笑了笑,再跟他們揮手告辭。

如果這件事能做起來,意義很大,還能改變古代的知識分子的群體,甚至改變知識傳播的方式和途徑,把一切都變得不一樣。

回到家裡。

白仲意外地發現,嬴淑也來了,正在和蘭兒、鈺兒聊得很開心。

“良人!”

周鈺期待地問:“公主什麼時候進門?”

白仲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進門,應道:“還是等大王的安排。”

“要不公主先住在我們家裡?”

白蘭她們二人,貌似還和嬴淑成了閨蜜,和當時的丹兒一樣。

白仲答應道:“公主如果同意,我求之不得。”

“同意!”

這兩個字,嬴淑脫口而出,羞紅滿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