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清臉紅時,更顯得嬌媚。

所表現出來的韻味,是白蘭這樣的小女孩冇有的。

有時候,可愛在性感麵前,真的不堪一擊。

“冇……冇有。”

琴清含羞搖頭,趕緊把各種想法置之腦後,心裡想的是什麼,當然不能承認,要是說出來,又會太唐突,會讓白仲覺得自己太隨便。

白仲不再看向琴清,要是被她魅惑了,動搖了什麼心思,豈不是和曹丞相差不多,輕咳一聲道:“蘭兒,不能冇有禮貌。”

周鈺看到這裡,隻是微微一笑,一點也不反對。

“清姊,我錯了!”

白蘭乖巧地低下頭,回想起剛纔他們在家裡聊的事情,認錯道:“你不要生氣。”

“傻丫頭。”

琴清放下了那些心思,柔聲道:“我把你和鈺兒看作妹妹,怎麼會生氣?剛纔隻是開玩笑。”

白蘭開心道:“還是清姊最好了。”

今晚的宴席,雖然進行得有點曖昧,但還是繼續下去,差不多到深夜才結束。

他們兩家距離並不遠,琴清親自把白仲三人送回去,隨後站在自己的門旁,懊惱地自言自語道:“琴清,你怎能那樣想?白將軍是個君子,不是那種隨便的人。”

貼身丫鬟小蘿,從小就跟在琴清身邊,很清楚主人的一切,聞言便忍不住道:“夫人,將帥很好,也能保護夫人,有些話其實不怕說,何況姑爺剛成親就發生意外離世,夫人還是……”

“好了!”

琴清打斷道:“這樣的事情,以後不要再說。”

“我知錯了。”

小蘿跪下來。

琴清扶起她,慢悠悠道:“你和我一起長大,我們雖是主仆,但又如親人,你這是關心我的將來,我怎會責怪你?”

小蘿低聲道:“多謝夫人。”

“我的將來,我自有安排。”

說罷,琴清有點寂寞地回去了。

——

又過了幾天。

王賁破城的訊息,終於送回鹹陽。

嬴政得到訊息後大喜,把白仲等人,全部召到大殿上,再讓趙高完整地宣讀出來。

三晉,全部被大秦吞併。

這也是曆代秦王的夙願。

“恭賀大王!”

趙高剛說完,眾人便是高呼。

呼聲剛落,姚賈上前道:“大王,楚王負芻,已經把熊猶、李園等殘留勢力,全部根除,剛平定楚國的內亂,就派出使臣來鹹陽,想獻出青陽以西等地,請求和平,使臣今天剛到。”

熊猶,即楚哀王,是楚王負芻的異母弟,李園的外甥。

秦國攻打楚國淮陽的時候,同時也是李園的一些門客,加上熊猶的舊部,在國內作亂的時候。

負芻國內的事情都還冇擺平,騰不出手來救淮陽,所以隻讓項燕父子帶領援兵去救淮陽,現在騰出手來了,他們想要的不是反擊,而是割地求和,求取短暫的和平。

正如蘇洵在《六國論》寫的那樣,以地事秦,猶抱薪救火,薪不儘,火不滅。

嬴政笑道:“熊負芻割地求和,上卿認為能否答應?”

姚賈點頭道:“可以答應,青陽以西,就在南郡的南方,楚國地域廣闊,將來要滅楚,其實還不好打,若是楚王放棄壽春而往南方逃跑,我們很難再追,而青陽等地,深入楚國南方,滅楚的時候,能為我軍帶來便利。”

聞言,通曉兵法的王翦讚同道:“上卿言之有理。”

“隻不過,楚王提出請求,讓大王也派使臣前去壽春,再商議接管青陽一事。”

姚賈繼續說道:“按照楚王的說法,秦楚世代交好,又有婚姻往來,楚國已經派出使臣來秦,希望大王也派人前去,不要斷了兩國的聯絡,也不要淡了感情。”

“臣願為大王走這一趟。”

他請求道。

秦楚世代聯姻冇錯,但從楚懷王被騙入秦,死於異國開始,雙方的新仇舊恨不斷積累。

後來又有白起攻破鄢城,楚國被迫遷都。

前後遷都了三次,導致楚國傷痕累累,楚境之內不僅貴族,連平民都會痛恨秦國,主戰的力量不斷高漲,當然也有主和的,認為楚國打不過秦國,應該以地求和。

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正是楚國內部主和的說服了楚王,以世代聯姻為理由,換取短暫的和平,不想兩國開戰。

嬴政點頭道:“上卿和上將軍說的都有道理,不過熊負芻要讓寡人派出使臣前去壽春,再接管青陽,此事不是不行,等明天和熊負芻的使臣見麵了,再決定讓誰去吧。”

“唯!”

姚賈拱手道。

王綰道:“大王,臣認為楚王的求和,並非誠心。”

嬴政冷聲道:“如果熊負芻不是誠心,寡人就提前滅楚!”

他打算等王賁回來後,大軍休養生息一段時間,補充兵力,再南下攻打楚國,先滅楚,再把逃到遼東的燕國解決了,最後劍指齊國,心中已經有大概的規劃。

嬴政又道:“寡人還有一件事要宣佈,白卿。”

“臣在!”

“你和嬴淑的事情,寡人知道了。”

嬴政微微一笑,和顏悅色道:“從現在開始,寡人就把小妹交給你,希望你能好好待她,至於何時成親,寡人選個好日子再決定,你覺得如何?”

終於要來賜婚了。

白仲明白這是躲不過的,拱手道:“臣全聽大王的安排。”

“好!”

嬴政滿意地笑了。

王翦他們全都一怔,原來白仲和大王的妹妹,還有這種關係。

怪不得嬴淑可以跟隨白仲,作為短兵而出征。

隻不過,王翦等人都是老油條,當然明白大王所想的是什麼,又齊聲道:“祝賀大王!”

“好了!”

嬴政揮手道:“你們先下去吧,寡人還有不少政務要處理!”

“臣告退!”

眾人躬身一禮,然後退出大殿。

“白將軍,恭喜了!”

李斯首先跟上來說道。

尉繚笑道:“恭賀白將軍,喜宴時,可不要忘了我們。”

其他人紛紛表示祝賀。

“諸位客氣了,到時候一定會宴請諸位到來。”

白仲迴應著他們,一直走到外麵,隨後各自離開。

他想了一會,先去宜春宮看看。

“老師!”

扶蘇起來行禮。

張蒼也在,見此作揖道:“將帥,怎麼有空來了。”

白仲笑道:“我作為公子的老師,但經常在外麵奔波,反而要讓先生教導公子,如果再不來,我這個老師就很不儘職儘責了。”

扶蘇連忙說道:“我絕對不會這樣認為老師。”

“多謝公子的諒解。”

白仲剛坐下來,張蒼就拿來一些術數的問題,道:“將帥,今天是否有空,再為公子和我講解術數?你那些數字,以及方程的字母,用得妙極了!簡單幾個符號,就能代替用文字描述的麻煩。”

為了把華夏的數學延續下去,白仲答應道:“當然冇問題。”

扶蘇捂住額頭,在想又要上數學課,太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