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平確實有過執宰天下的想法。

前兩年為社廟分祭肉,有人稱讚他分得好,做得很稱職,他曾說過:“嗟乎,使平得宰天下,亦如是肉矣!”

此時聽到白仲這麼說,他當場驚呆了,一時間反應不過來。

“怎麼,被我震驚了?”

白仲笑了笑,續道:“那天第一次見麵,我看到你的麵相,認為你是個有能力的人,所以把你帶走當長史,事實證明你確實有能力,把我的軍務處理得很好,將來的事情如何,誰也無法確定,目前你做好自己的本分,以後晉升的機會很大。”

陳平回過神來,感激地再次躬身一拜:“多謝將帥給我機會,之前我那樣做,對不起將帥和小姐,對不起!”

說著他還要跪下。

知遇之恩還冇報,就想著借用白仲的地位往上爬,陳平心裡已經在罵自己不是人,枉讀詩書。

白仲抓住他的手臂,讓他無法下跪,又道:“坐著吧。”

“多謝將帥!”

陳平心裡更覺得愧疚。

但是他並不知道,以後要走的路線,已經完完全全地被白仲改變了,以後會變成什麼樣,現在誰也不知道了。

“將帥,我有一個請求。”

陳平又恭敬道。

“說吧!”

“我想請將帥當我的伐柯人!”

伐柯人,出自《詩經》,伐柯如何?匪斧不克。取妻如何?匪媒不得。

就是媒人的意思。

陳平剛說完,連忙又改變主意,道:“請求將帥這樣做,不太合適,我還是另外想辦法,不麻煩將帥了。”

白仲是知道伐柯人的意思,問:“你看上了哪家的女子?”

“外黃縣令張負的孫女。”

陳平還是坦白道:“跟隨將帥離開之前,張負曾和我說媒,但那時候的我……已經瞧不起張負,婉拒了!今天聽了將帥的話,我在想可以答應的,張負雖然是一個縣令,但也僅僅是縣令,地位不低不高,正好適合我。”

他決定不再攀附什麼權貴,不去想那些少奮鬥十年的內容,踏踏實實地走出自己的路來。

但是普通人家的女子,他依舊瞧不上,思來想去,再三考慮,還是張負的孫女適合自己。

“張負的孫女,我在外黃時,也聽說過她的事情。”

白仲說道:“但是,她死了五個丈夫!”

陳平不在乎,甚至很自通道:“我一直覺得,自己很命硬,死不了的。”

“既然這樣,這個伐柯人我當了,等會寫一封書信讓人送去外黃給張負。”

白仲答應下來,又道:“到時候,你回去一趟成親就夠了。”

陳平感激地一拜道:“多謝將帥!”

白仲冇想到這件事兜兜轉轉了一圈,還是和張負有關係,陳平還是娶了張負的孫女,不過解決了白蘭和陳平這件事,也算是一個成功。

——

很快,到了和琴清約定的,要到城外狩獵的時間。

白仲不用帶太多裝備,隻帶了一把橫刀,八匹戰馬,再帶上月璃她們五人,就出門去見琴清。

此時的琴清,已經準備好一切,一共五十個家奴,還有弓箭和足夠的箭矢,在大門旁等待白仲他們的到來。

她穿著也很好看,一身勁服,還是很貼身的那種,加上身材本就豐滿,曲線優美,通過這衣服完全地展露出來,除了好看,還有英姿颯爽,保養得十分好。

“清姊!”

白蘭昨天學了一天怎麼騎馬

有馬鞍和馬鐙的輔助,策馬走動並不難,看到琴清時,她開心地策馬跑過去,笑道:“清姊你這樣穿著,好好看啊!”

“蘭兒也很美!”

琴清嫣然一笑,然後對白仲作揖道:“將帥,可以出發了嗎?”

白仲點頭道:“我們走吧!”

他們的隊伍,很快便出城了。

不過剛到外麵時,周鈺便說道:“良人,稍等一下。”

“鈺兒還有其他事情?”

白仲問。

白蘭笑道:“我們還約了其他人,清姊也同意了。”

她們在城內,還有其他朋友嗎?

白仲感到很好奇,於是陪她們一起等。

也不用等太久,一會之後,嬴淑和丹兒帶著十個護衛,一身戎裝,出城和他們會合。

“讓你們久等了!”

丹兒策馬上前道。

“見過公主!”

琴清她們紛紛行禮,不敢隨便。

嬴淑的目光,從白仲身上收回,淡淡道:“不必多禮,我們出發吧。”

原來等的朋友就是她們?

白仲問道:“鈺兒,你們怎麼和公主認識了?”

周鈺如實道:“那天丹兒和我說過,大王有那個意思之後,我就嘗試通過丹兒聯絡公主,然後邀請公主一起出來狩獵,她也同意了,以前的丹兒是不想嫁人,但公主好像對良人有好感,我們自作主張,幫良人和公主成事。”

她繼續說道:“良人,你不會生氣吧?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白仲還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生氣。

周鈺又道:“公主對良人以後肯定有幫助。”

她的心思很簡單,自己什麼都冇有,能做到的也隻有這些,今天一起出來狩獵,就當是互相認識了,以後住在一起,不會太尷尬。

他們繼續出發,往外麵的樹林走去。

白蘭拉住丹兒的手,把琴清和丹兒互相介紹一遍,她們先到一邊去聊天。

周鈺回頭期盼地看了嬴淑一眼,後者會意策馬上前,跟隨在白仲身邊,想起那些事情就有些尷尬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公主可以上戰場打仗,好厲害啊!”

周鈺想辦法打開話題。

嬴淑隨和地笑道:“我從小學武,以前是大王身邊的護衛,現在是白將軍的短兵,除了打仗,我還可以暗殺敵人、竊聽機密……”

她還冇有說完,就被白仲打斷道:“好了,不要嚇到鈺兒。”

“我冇有被嚇到,公主真強!”

周鈺眼眸亮晶晶的,發自內心的佩服。

嬴淑覺得自己要多了一個小迷妹,笑道:“以後我有時間,可以教你一些武藝,不過我怕某人會不同意。”

“良人會同意的!”

周鈺歡悅道。

不知不覺間,眾人來到今天狩獵的地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