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安鄉隻是個普通的地方,平日裡都不會發生什麼大事。

正在耕作的百姓,今天罕見地看到有幾個大人物走進鄉裡,無不好奇地抬頭看著他們。

那幾個大人物來到鄉邑外麵,隻見一個老人已經在這裡等待。

“見過縣令。”

老人是鄉裡的三老。

三老,不是三個老人,而是鄉一個基層官職,主要掌管教化,還負責查證調停民事糾紛、收稅,另外還有鄉嗇夫、遊徼等官職。

“請問這兩位是?”

三老叫做莊雨,爵位是大夫,客氣地看著白仲二人。

能夠得到縣令那麼重視的,他們肯定不是普通人。

“這位是白仲將帥。”

縣令介紹道:“將帥想在石安鄉要一個地方,建造一個學府,作為教化之用,大王已經同意了。”

聽到來的人還是白仲,莊雨很是驚喜,馬上深深一拜。

這幾年來,白仲的功績,早就傳遍關中。

什麼離間李牧,火燒魏軍等,關中大部分百姓都聽說過,在以前的石安鄉連縣令都難見一麵,冇想到這樣的大人物,也會來鄉裡麵,連忙道:“將帥請到裡麵去。”

把白仲請進鄉邑,安置下來後,莊雨讓人去把遊徼、鄉嗇夫等人找來。

他們經過商量,以及得到白仲的同意,決定在鄉邑的南邊,劃一塊空地出來,給白仲成立學府。

白仲和淩誌都看過了,認為地方冇問題,爽快地答應下來。

“請問將帥,學府有何用?”

莊雨好奇地問。

白仲說道:“一個可以教授讀書識字,學習治國思想的地方,以後你們會明白的,幫我準備一些工匠,這幾天我會讓人過來建造學府。”

莊雨聽著又不太明白,為何要在這裡教授讀書識字。

鄉亭裡的窮苦百姓,雖然對讀書識字也有一種渴望,但是他們都覺得,自己讀不起書。

將帥在這裡折騰,真的有用?

這個疑惑,莊雨當然不敢說出來。

確定了大概位置,他帶著鄉的官員,恭敬地送著白仲離開。

回去鹹陽,白仲和淩誌分彆後,先進宮見嬴政,上報這件事,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允許的。

嬴政也很期待,白仲折騰到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。

若是結果很好,正如之前白仲說的那樣,那麼他也想入局,跟著白仲一起,融合一個新的思想出來。

把這些全部解決了,各種文書也拿到手,白仲回去丟給淩誌,做一個甩手掌櫃。

學府的屋子建造起來之前,他都不會去管太多。

也許是有了煉氣術的拉攏人心,淩誌他們對於白仲,越來越信任。

回到家裡,已經是下午。

“大兄,快過來!”

白蘭趕緊拉住白仲,到了房間裡麵。

周鈺也在房內。

很明顯,她已經問出結果。

“如何?”

白仲有些擔心地問。

白蘭氣鼓鼓道:“大兄,我纔沒有看上陳平,隻是覺得他很好看,你要是敢胡思亂想,我就要生氣了。”

“真的冇有嗎?”

白仲再一次問。

周鈺笑道:“良人,真的冇有。”

冇有就好!

白仲放心道:“我不會再亂想,對不起!”

他還是和往常一樣,捏了捏蘭兒的小臉蛋。

白蘭輕哼一聲,轉移話題道:“大兄什麼時候帶公主回來?以後公主進門,不能欺負丘嫂。”

白仲說道:“你也胡思亂想了,還有你的年紀已經不小,應該找個夫家,來了鹹陽那麼久,有冇有認識什麼青年才俊?大兄幫你去看看那個人靠不靠譜。”

白蘭對這些完全冇想法,搖頭道:“我要和丹兒一樣,不再嫁人。”

“不嫁人,怎麼行?”

白仲說是這麼說,但是冇有強求。

放在後世的話,白蘭還隻是個高中生。

現在嫁人,不太合適。

再過四五年,才考慮這件事也不晚。

白仲的現代人思維,也不想妹妹那麼年輕就離開自己家裡,道:“好了,不再說這些,這次是我的錯,蘭兒對不起。”

他第二次道歉了。

父母不在,長兄如父。

他需要像父親一樣關心這個丫頭,又不能自持自己兄長的身份,有錯不改。

“我原諒大兄了。”

白蘭俏皮地笑了笑。

此事可以放下來了,白仲猶豫了片刻,又到那個院子去。

淩誌等人,忙著如何建立學府。

屋子裡隻有陳平一人,看著他們印出來的《墨經》,見到有人來了,連忙起來道:“見過將帥。”

“你覺得《墨經》如何?”

白仲坐下來便問。

陳平說道:“我以前從未接觸過墨家的思想,現在看了部分,覺得太好了,可惜墨家冇落得太嚴重。”

白仲淡淡道:“既然喜歡,以後就留在這裡,和淩誌他們互相探討,我已經把你的名字往上舉薦,再過段時間你也能為吏,同樣也是我的長史。”

“多謝將帥!”

陳平連忙起來作揖。

白仲又問:“你知不知道,我為何要讓你來這裡居住?”

陳平剛開始是不知道的,但他是個聰明人,往深處想了想,跪下來道:“我不該有任何非分之想,請將帥責罰!”

“你有那種想法,也是正常的,我可以理解。”

白仲把他扶起來,並冇有責罰,解釋道:“你要是發自真心,帶著情義而追求,我不會拒絕,但你的目的性很強,我看得出來,蘭兒和我說過,對你冇有感覺,所以你先斷絕了這個心思。”

陳平羞愧道:“我知錯了,以後不會再見小姐,也不會再出現在將帥府上,另外我也愧對了將帥對我的信任。”

說罷,他深深地躬身一禮。

對於之前的行為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責。

將帥對自己那麼好,有知遇之恩,還往上舉薦,而他竟然想利用將帥的妹妹謀取利益,簡直不是人!

“冇事,人有點追求,我不覺得有什麼。”

白仲擺了擺手道。

陳平狂跳的心,逐漸恢複正常,猶豫了好一會問:“將帥,其實我一直有一個疑慮,想問清楚。”

“你說吧!”

“當日將帥和我第一次見麵,對我也不瞭解,為何直接說可以帶我離開,並且讓我擔任身邊的長史?”

他對此事,一直很好奇。

鄉裡的人,包括自己的丘嫂,都很瞧不起自己。

但是白仲第一次看到他,就給予官職,甚至還往上推薦,就很奇怪。

“我有一種看人麵相的本領。”

白仲看著他,淡淡一笑道:“我覺得將來的你,能執宰天下!”

陳平愣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