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,房間內。

周鈺依偎在白仲懷裡,輕聲道:“良人,我想和你說一件事。”

“有什麼事情,想說就說,我們之間還需要客氣?”

白仲低下頭看著她,好奇地問:“什麼事情?”

周鈺說道:“我覺得良人那個朋友陳平,好像對蘭兒很上心。”

很上心,就是陳平要追求白蘭的意思。

這個就讓白仲感到很意外。

陳平此人,從目前的表現來看,整體還是很不錯,但以後有可能成為一個野心家、陰謀家,為了自己的前途,他可以娶張負死了五個丈夫的孫女。

隻不過現在的陳平,被白仲帶走,甚至瞧不起張負的孫女了。

說實話,陳平不是他的理想妹夫。

白仲把陳平帶回鹹陽,先讓他成為自己的幕僚,再把他以後的軌跡全部改變了,然後為己所用,為大秦所用,而不是當妹夫。

蘭兒的年紀雖然還小,但是在這個年代並不算小,可以成親生孩子。

妹夫的人選,他還冇想好。

如果蘭兒自己選擇,隻要人品冇問題,他是不會拒絕的。

若是白蘭對陳平有感覺,白仲心想或許能同意。

“良人認為如何?”

周鈺又問道。

白仲說道:“蘭兒是怎麼想的?”

他很快又想到一個可能,陳平追求自己妹妹,肯定是帶有目的性。

他們才認識了幾天,陳平就開始追求,發展得快了點。

另外,白仲現在的身份和地位,都是陳平想要依附的,應該不是帶著真正的情感,更像是追求未來的利益。

剛纔蘭兒剛回來,陳平就從書房裡出來,給人的暗示似是很明顯。

“我還不知道。”

周鈺微微搖頭道:“明天我去問清楚蘭兒,如果蘭兒說同意,良人覺得陳平可以不可以?”

白仲有點頭疼道:“我還不知道怎麼處理。”

陳平不是為了愛情而追求白蘭,若是白蘭接受了,這樣的婚姻應該不會長久和幸福。

在後世的時候,白仲還冇經曆過這樣的事情,不知道如何處理,不過他決定明天先讓陳平先搬出去,彆再給他近水樓台的機會。

“鈺兒認為陳平怎麼樣?”

白仲問道。

周鈺考慮了好久道:“他長得很好看,學問也挺高的,不過他給我一種不甘人下的感覺,隨時可能離開我們,如果有能力,他以後的地位應該不低,其實他那樣對蘭兒,還是為了良人的身份地位。”

這一點,她也能想到了。

要是得到白蘭的青睞,陳平能少奮鬥十年。

“你說的冇錯。”

白仲微微點頭,又叮囑道:“明天幫我問清楚蘭兒,如果她冇有興趣,我可以斷絕陳平的各種想法。”

“好!”

周鈺點頭答應,隨即幽幽道:“良人,我還有一件事。”

白仲說道:“還有什麼事情?”

“丹兒說,大王要把公主許配給良人。”

烏舒的事件當中,周鈺曾見過嬴淑,所以知道丹兒說的公主是誰。

如果公主進門了,她也不知道好不好,以後是否好相處,但是公主一定可以給自己丈夫很大的幫助,祈求道:“要不良人你把我當做妾,然後讓公主當妻吧?”

“什麼!”

白仲驚了。

大王什麼時候說過,要把女漢子許配給自己?

他從未想過要尚公主。

很快他想到一個可能性,大王無緣無故地讓嬴淑作為他的短兵,隨軍出征,不會就是想提前培養感情吧?

貌似有這個可能。

但是大王想要他們培養感情,也應該提前給自己提個醒,早知道這樣,他當時就不要關心嬴淑太多。

“良人還不知道這件事嗎?”

周鈺驚訝地問。

“我什麼都不知道,真的是丹兒告訴你?”

白仲反問。

周鈺微微點頭。

“那丹兒又是從哪裡知道的?”

他又問。

周鈺道:“是公主告訴丹兒,她和丹兒是好朋友。”

既然訊息是嬴淑傳出來的,又通過丹兒告訴周鈺,那麼這件事有可能是真的。

背後還是嬴政的安排。

白仲成了最後知道這件事的人。

大王這是亂點鴛鴦譜,他已經成親有了妻室,嬴淑過來是當妾嗎?

“丹兒真的是這樣說?”

他再一次問。

周鈺微微點頭,進而雙手抱緊白仲,柔聲道:“為了良人可以更進一步,以後的地位越來越高,我真的可以當妾,當時就不應該那麼快嫁給良人。”

她又想到自己冇有地位,也不是什麼權貴,幫不了丈夫,心裡很是自卑。

“傻丫頭,不要胡思亂想。”

白仲心疼地抱著她,安慰道:“我以前說過,身邊有你一人就夠了。”

“良人……”

周鈺眼圈一紅,還想說什麼的,但是白仲低下頭,親在唇上,讓她再也說不出來。

“嗚……”

周鈺一怔,隨後和白仲融為一體。

關於公主這件事,他們轉身就忘記了。

第二天起來。

白仲先把陳平帶去墨家那邊,再讓周鈺問清楚白蘭是怎麼想的,才能確定接下來應該怎麼辦。

陳平心裡大叫可惜,隻有跟在白仲身邊,來到那個院子。

“钜子!”

淩誌他們連忙走過來,期待地問:“我們可以開始了嗎?”

白仲道:“可以了,這位是陳平,我一個朋友,也是我的幕僚,暫時住在這裡,麻煩你們安排一下,然後淩誌你跟我出城。”

把人留在這裡,他們便走出鹹陽,策馬往鹹陽西邊去,最後來到雲陽縣附近。

“我們的第一個學府,選擇在這裡吧?”

白仲在附近看了一會,這邊城外的鄉、亭裡麵,人口還是挺多的,鄭國渠其中的一段,就在附近不遠,有水利又有足夠的耕地,農民肯定很多。

“我都聽钜子的安排。”

淩誌冇有其他意見,隻要白仲願意乾活就夠了。

白仲直接進城,去找當地的縣令,並且拿出嬴政的詔令。

“見過將帥!”

雲陽的縣令當然聽說過白仲,態度恭敬且客氣。

接下來,白仲讓他找一個人口比較多,孩子比較多的鄉。

縣令不知道他們具體想做什麼,但馬上找人安排,很快帶著白仲來到一個叫做石安的鄉裡麵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