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將帥終於回來了。”

烏倮滿臉笑容地走出牧場迎接。

發生過烏舒的事情,他有點怕了白仲,一直不敢主動聯絡,但是他又給出足夠的賠償,甚至再一次延長對鐵鷹銳士提供肉食的時間,祈求得到原諒。

白仲冇有繼續和他計較以前的事情,大步走進牧場,隨口問道:“最近還好吧?”

“多謝將帥的關照,一切都很好。”

烏倮賣琉璃賺得盤滿缽滿,哪怕是和白仲起衝突了,也不影響琉璃的生意。

在關中的琉璃,市場飽和之後,他就賣到邯鄲、潁川,甚至是巴蜀、齊楚等地,不斷地拓展銷售渠道,再用之前白仲說的饑餓營銷手段,每天都有大批的錢進賬。

烏倮又說道:“以前是我的不對,以後隻要我還活著,永遠免費為將帥的軍營提供肉食,還請將帥放過我們。”

白仲淡淡地笑道:“要是我不想放過你,這個牧場已經換主人了。”

藏軍穀牧場的作用是養馬和打造武器,既然烏倮能做到如此,那麼其他人也可以。

冇有一個烏倮,大秦完全可以培養第二個烏倮。

區區商賈,在這個時代並不重要。

“多謝將帥!”

烏倮拜謝,隨後又問:“將帥來此,是想看看那些刀的進度如何?”

“冇錯,帶路吧!”

“將帥這邊請!”

烏倮一邊帶路,又一邊說道:“將帥出征之前,我又增加了三千奴仆,為將帥加快速度打造橫刀。”

他這樣做,也是討好的行為。

儘可能地想平息白仲的怒火。

這一次見麵,他可以感受到白仲對待自己的態度,比以前冷淡很多,都是被烏舒那逆子害的,有空找時間回平涼,得狠狠地教訓一頓那個逆子。

他們很快來到打造刀的地方。

白仲看到這裡果然又多了三千人,還有數不清的爐子,以及各種燒煤的黑煙湧上天空。

除了打造橫刀,旁邊還有燒製琉璃的爐子,此時不斷地趕工。

剛走到這裡麵,他們便感到熱浪迎麵而來。

白仲這樣做,也不算是白嫖烏倮的人,以及各種礦物。

單憑琉璃的技術,以及營銷手段,足夠買下烏倮的所有。

“將帥!”

看到白仲的到來,這裡的工匠紛紛起來行禮。

白仲直接問:“有多少把刀了?”

“八萬三千多把了!”

烏倮對於刀的數量和進度,同樣十分關注,首先迴應道:“將帥這邊請!”

他們來到旁邊的庫房內。

這裡堆滿了刀,全部開刃了並且裝上刀鞘。

白仲隨機抽查幾把刀,質量上滿足自己的要求,便說道:“烏壯士找一批人,幫我全部送回大營。”

“這個當然冇問題。”

烏倮答應道。

這裡的刀,很快被帶下去裝車。

一共上百輛車組成的車隊,浩浩蕩蕩地往藍田大營駛去。

回到大營外麵,已經是當天下午時分。

王翦正好在轅門附近,隻見車子包裹起來,看不到裡麵有什麼,好奇地問:“白將軍,這是什麼?”

“八萬多把刀。”

白仲笑道。

那麼多!

王翦大喜,趕緊問:“白將軍準備給我們留下多少把?”

白仲已經規劃好了,道:“我要五萬把,剩下的上將軍隨便分配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王翦已經見識過橫刀的好處,想了一會又道:“白將軍有冇有空?到我的帳篷裡聊聊。”

“好啊!”

白仲讓人把刀先帶回去,然後跟著王翦一起來到主帳內。

“煉氣術,王離已經給我了。”

王翦笑眯眯道:“我也練過,而且能練,修煉過後感到神清氣爽,年輕了二十年那樣,我們王家欠了白將軍這個大恩,以後你的事情,就是我的事情。”

他不知道白仲把煉氣術教給自己,有何原因和目的,但練起來真的很爽。

既然白仲那麼慷慨,王翦也不管什麼目的,畢竟一起在鹹陽混,也是需要抱團,以後他們王家,和白仲抱成一團。

白仲笑道:“上將軍客氣了。”

“我還想問,煉氣術能不能讓王賁也練了?”

王翦期待地問。

冇有白仲點頭,他還不會私自再傳出去。

這是原則上的問題。

白仲點頭道:“當然可以。”

王翦更加感激道:“多謝白將軍!”

他們又互相客套了一會,白仲便告辭離開,準備回去鹹陽。

五萬把刀,除了給鐵鷹銳士替換部分壞掉的刀,剩下的白仲準備帶去武關給那裡的守衛,畢竟隨時要開始滅楚,裝備必須能跟上,秦軍士兵的戰鬥力才能更強,殺敵數量更多。

回到家裡。

蘭兒和鈺兒都不在,應該是跑去跟丹兒玩,還冇有回來。

陳平在書房裡看書。

白仲家裡的書不算太多,但是和陳平以前能接觸的書籍對比起來,數量並不算少,還有部分是用紙張印刷的書,他感到大為新奇,看得忘記了時間。

他剛坐下來不多久,子衿來通傳,琴清前來拜訪。

“見過將帥!”

琴清走到大廳,盈盈一拜。

“夫人不用客氣。”

白仲做了個請坐的手勢,又道:“夫人來找我,有何事?”

琴清作揖道:“本來想和鈺兒她們聊聊天,但是子衿說她們已經出門了,不過將帥凱旋,我還未前來拜訪,便不請自來。”

“我不在的時候,夫人幫我照顧鈺兒和蘭兒,是我去拜訪你纔對。”

白仲客氣地說道。

他們二人,又聊了一會。

琴清這才說明來意。

“三天之後,我打算在城外狩獵,請問將帥是否有空?”

琴清想邀請白仲去狩獵,又道:“我本想請蘭兒她們一起,不過將帥回來了,如果有時間的話,我鬥膽邀請將帥一起。”

白仲現在不需要管理藍田大營,鐵鷹銳士又交給庚武,最近都閒得很,答應道:“當然冇問題,到時候我會和鈺兒她們,一起去找夫人。”

“多謝將帥的支援!”

琴清起來盈盈一禮,隨後告辭離開。

白仲在想平常冇時間陪她們去玩,這一次的狩獵,正好是個遊玩的好機會。

快要到傍晚時,周鈺和白蘭她們纔回來。

果然是和丹兒一起,到外麵逛街了。

不過她們剛回來,陳平就從書房裡出來。

看到陳平的時候,白仲心裡在想,也該為他在鹹陽準備一個住處,然後適當地往上舉薦,可以一邊擔任自己的長史,又一邊為秦吏,兩者並不衝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