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都是從鐵鷹銳士裡麵發展起來,是最不想看到,鐵鷹銳士再次冇落的人。

庚武的話剛說完,張唐他們也都期待地往白仲看去。

白仲說道:“大王都同意了,簡拔的命令可能很快會下來,另外我也把庚武的名字報給大王,接下來的簡拔你自己負責,我們最多就是輔助你,要是你連這個統籌的能力都冇有,我會換人的。”

“多謝將軍,不對……現在是將帥了,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庚武驚喜道。

關於白仲升職的訊息,現在傳遍全軍,稱呼也要相應地改變。

“將帥,之前被淘汰的三千人,不能直接召集回來用?”

張唐建議道:“如果可以,我們不用再簡拔也行。”

白仲也曾想過這樣做,最後還是否決了,解釋道:“這三千人,回去之後能否保持最好的狀態尚且未知,那麼久過去了,是否還活著,能不能再集合也不確定,還是重新簡拔比較好,如果他們大部分還在,想要通過簡拔也很容易。”

庚武點頭道:“還是將帥考慮周全,我知道應該怎麼做。”

把這些事情,和他們說清楚了,白仲便回去自己的帳篷內。

現在的他,不再是藍田大營的五官都尉,不過鐵鷹銳士的軍營還在這裡,作為銳士們的最高長官,他還能留在大營裡麵。

昨天的軍職提升了,相應的成就也被點亮。

白仲還冇有領取。

回到帳篷之後,他趕緊打開成就麵板,隻見裡麵關於軍職的成就,基本點亮,最後隻剩下大將軍、上將軍以及國尉這三個。

係統的成就,跟玩遊戲一樣,刷到一定程度,後麵的會越來越難刷。

如果冇有其他新增的成就,白仲在想以後係統的作用,隻剩下不斷加點升級,或者存功勳點去購買商城裡麵的物品。

“成就麵板的內容,還是有點單薄。”

“領取所有獎勵。”

白仲心裡默唸。

“恭喜宿主,獲得物品強化×1。”

“獲得物品強化×1。”

“獲得功勳點10萬。”

“獲得造船圖紙×10。”

“獲得延年益壽丹×10。”

聽到係統最後的聲音時,白仲愣了片刻,居然又有丹藥,還是延年益壽。

他看了看係統附帶的簡介,一顆丹藥可以延長五十年壽命。

這簡直是為了秦王而準備的東西。

正當他覺得,十顆全部服下,豈不是可以活五百年的時候,看到簡介又寫,每個人隻能服一顆,多服無效。

“還有這種限製。”

白仲冇打算服下,簡單地看了看,隨手丟到一邊去,然後看到兩個物品強化的功能,將空間裡的劍和橫刀一起拿出來,默唸道:“強化劍和刀。”

隻見上麵光芒一閃而過,馬上強化成功。

劍的重量,又增加幾分。

裡麵的是什麼材質,白仲已經無法分辨,隻知道鋒利無比,什麼乾將莫邪在它麵前都能一劍削斷那種,不過在戰場上殺敵用劍的機會不多,如果和像蓋聶這種高手比劍,纔會把劍拿出來。

他的橫刀,也變重了,比以前重了二十多斤,鋒芒畢露,同樣無法辨彆是什麼材質。

一般強化過後,變得更鋒利和堅硬。

“以前的太輕了,現在正好趁手。”

白仲掂量了片刻,把那些造船圖紙拿出來,隻是簡單地看了看,直呼好傢夥。

那些造船圖紙,厚得不像樣,放在最上麵的船,是後來鄭和下西洋用的船隻,再往後麵翻了翻,直接出現輪船,然後還有遊輪、戰艦等等,上麵的內容和結構,白仲全部看不懂,隻覺得很厲害,很先進那樣。

“先進是先進,但是完全超越了這個時代的科技。”

“除了鄭和下西洋用的寶船,其他的根本造不出來。”

“除非在大秦開啟工業化。”

“目前的水上戰爭,也用不著這種大船。”

白仲看完之後,隨手把這些丟回空間。

要是放在清朝後期,這些造船圖紙或許有用,現在完全用不上,於是他把目光落在十萬功勳點上。

這可是十萬點功勳!

他殺敵那麼久,還冇見過這麼多功勳點,心裡有些激動,連忙道:“打開商城。”

這一次的商城,還冇有重新整理,依然是上次那三本武功秘訣。

“兌換,井中八法。”

井中八法,是大唐雙龍裡麵,少帥寇仲拜會天刀宋缺之後,領悟自創的一套刀法,一共有八式,因為寇仲的武器是井中月,所以叫做井中八法。

“兌換成功,已為宿主領悟。”

此時,白仲的腦海裡,浮現出一行字:“故善戰者,立於不敗之地,而不失敵之敗也。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,敗兵先戰而後求勝,因敵而製勝。”

這個是井中八法的總綱。

“好刀法,我以後豈不是刀劍雙絕!”

白仲感受了一會,拔刀一震,再往外一斬。

唰!

一道刀氣,迸發而出。

他還控製不住這一刀的威力,直接破開整個帳篷,還把外麵的人嚇得一跳,還以為有敵人來襲。

看到白仲持刀而立,庚武他們虛驚一場,隨後問:“將帥這是做什麼?”

“本想練一練刀法,不小心用力過猛,冇事了。”

白仲收起橫刀,又道:“這個帳篷,等會找人來換了。”

他們一臉懵逼。

練習刀法,還是在帳篷裡麵練。

將帥貌似不太正常。

“藏軍穀牧場那邊,有人來過嗎?”

白仲趕緊轉移他們的注意力,也想去一趟牧場看看。

大半年過去,應該又有一批刀打造出來,鐵鷹銳士的刀得換一換。

庚武搖頭道:“還冇有!”

白仲道:“帶上幾個人,我們去牧場看看。”

去年因為烏舒的事情,跟烏倮起了衝突之後,白仲還冇去找過烏倮,那些刀還需要烏倮幫忙,這個商賈暫時還能利用。

如果烏倮毫無價值了,不說白仲,嬴政都會一腳把他踢走。

大秦的兩個富商當中,烏倮雖然表現得比較傾向嬴政,但是私心很重,隻看重利益,遠冇有琴清做得好。

一會後。

白仲帶著庚武他們十多人,策馬飛奔,前往藏軍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