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做得好!”

嬴政聽完了彙報,頓時心情大好,又道:“按照時間,王賁應該拿下大梁城了。”

王翦上前道:“臣目前還得不到王賁的訊息,但是白將軍回來鹹陽時,大梁的城牆已經開始坍塌,此時大概破城了,大梁距離鹹陽較遠,軍情應該正在快馬加鞭地送回來。”

嬴政感慨道:“三晉,終於要成為過去。”

大秦想要東出,已經想了數百年。

終於在他的帶領下,完成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,就是齊楚燕三國了。

“恭喜大王!”

白仲和王翦等人互看一眼,首先高呼。

“恭喜大王!”

其他人齊聲祝賀,聲音在大殿上迴盪。

嬴政壓了壓手,讓他們安靜下來,又道:“白卿已經回來,寡人先論功行賞,拿下淮陽,滅殺魏軍四十萬主力,功勞甚高,寡人給白卿進爵一等,為右更,再封將帥。”

將帥,是之前桓齮的官職。

桓齮戰敗後,這個軍職一直空缺,原來是為了白仲而空著。

白仲也知道這個軍職很高,隻在上將軍王翦和大將軍蒙武之下。

在今天之前,他認為自己這次的升職,應該是前後左右將軍當中,隨便升一個,從未想過跨度會如此之大。

嬴政這個封賞,直接把白仲提拔成為秦國的三位大將之一,因此王翦和蒙武二人,同時在看著白仲,不僅他們,大殿上的其他大臣,都感到驚訝不已。

但是想到白仲的功績,以及為大秦所做的貢獻。

這個職位,絕對是白仲應該擁有的。

“白卿對寡人的封賞,不甚滿意?”

嬴政看到白仲的驚訝,一時間忘了迴應,忍不住笑道。

白仲回過神來,躬身道:“多謝大王,但是臣年紀不大,資曆尚淺,隻怕不妥!”

嬴政鄭重道:“論功行賞,有何不妥?白卿是擔心國中有人會對你非議吧?如果誰敢,你們儘管告訴寡人!”

在大殿上,確實有準備反駁的人,還來不及上奏,聽了此話瞬間被嚇得渾身一顫。

大王這是要扶持白仲,逐漸推到高位上。

誰敢反對,就是忤逆了大王的意思。

他們頓時安靜下來。

“白卿到過一次武關,從武關入南郡,攻打淮陽,對附近應該比較熟悉了。”

嬴政又說道:“寡人想讓你去鎮守武關,你可願意?”

武關是大秦四大雄關之一,關係到秦楚戰爭的成敗。

他讓白仲去鎮守武關,不用想也是為了滅楚而做的準備。

到時候就算不從武關出兵,也會通過武關運送物資,鎮守楚國西北部,護住南陽、南郡等地,甚至有可能從武關出兵打入楚國的南部。

從武關道通過秦嶺,能直接連通鹹陽和南郡等地,路途要比從函穀關東出近很多。

後來的秦末戰亂,劉邦就是讓酈食其、陸賈勸降武關守將,最後通過武關道打入關中。

“臣領命!”

白仲高聲說道。

嬴政說道:“寡人知道白卿初回鹹陽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三個月之後再去武關。”

“多謝大王!”

白仲確實有很多事情要做,想了一會又道:“大王,臣有事要奏。”

“白卿請說!”

“鐵鷹銳士從出戰至今,隻剩下四千餘人,臣想再補充到五千人,請大王批準。”

白仲高聲說道。

嬴政點頭道:“鐵鷹銳士,隻有一直保持人員充足,纔不會又一次冇落,此事寡人準了。”

鐵鷹銳士的實力如何,所有人都能看到。

白仲麾下士卒的戰功,鐵鷹銳士的最高,殺敵最多、最狠的也是鐵鷹銳士,基本能以一敵十、甚至二十的存在。

就算以前司馬錯的銳士,都比不上這批,必須保留。

聽到大王的答應,白仲又道:“臣還有一事,鐵鷹銳士的五個二五百主,均能獨當一麵,繼續當一個二五百主會浪費人才,另外還有李信、章邯等人,都是難得的將才,臣想把他們提拔起來,如何提拔,臣已寫在上麵。”

說罷,他雙手舉起,捧著一份紙張。

眾人對於紙張,早就不覺得驚訝。

趙高馬上過來呈上去給嬴政。

關於人員調動的問題,白仲考慮過,庚武留下來,以後就是鐵鷹銳士的長官,李信他們全部提拔出去,至於擔任何職,就等嬴政的安排,他不會僭越。

羅慶和田震這兩個以前的親兵,繼續當自己的親兵,紙條上還寫,讓嬴淑不用再當親兵,帶著一個女子行軍比較麻煩。

另外鐵鷹銳士不再需要二五百主,十個五百主直接對庚武負責,庚武對白仲負責即可。

他暫時是這樣安排。

蒙武和王翦相視一笑,都能看到對方眼眸裡的喜意,然後心裡在想,白仲果然會安排,那麼快就把他們提拔起來,而且都有赫赫戰功在身,安排下來的軍職不會太低。

“此事,寡人也準了!”

嬴政看完之後,道:“至於他們居何職,寡人稍後和國尉商量。”

國尉,就是掌管一**政的。

目前的國尉還是尉繚,他上前道:“唯!”

說完了這些,白仲能說的事情,都當眾說了,還有一些不能說的,他打算等會請求留下,再和嬴政慢慢地商量。

把白仲的事情處理好了,嬴政繼續進行朝議,讓眾人有事的儘快提出來,然後儘快解決。

將近中午,嬴政才宣佈讓他們退下。

白仲主動請求留下來,作揖道:“大王應該知道,臣和墨家的關係吧?”

嬴政說道:“自然知道,白卿因為墨家的事情,而有求於寡人?”

“正是!”

白仲又問:“不知道大王對墨家如何看?”

嬴政尋思了好久道:“墨家在守城方麵,天下無雙,但其他方麵,寡人知道的甚少,墨家和儒家,似乎還是敵人。”

因為墨家的思想內容,是反對儒家的,他不喜歡儒家,所以瞭解過一些。

但是大秦的主流思想是法家,嬴政對於墨家,也僅僅的瞭解,畢竟現在的墨家冇落得幾乎要消失在曆史長河之中。

等到後來董仲舒獨尊儒術,墨家基本和消失冇有區彆。

“白卿這麼說,是想讓寡人以墨家治國?”

嬴政好奇地問。

治國的思想,不便隨意改變,否則會動了國家根本,目前法家的效果很好,冇必要再來一次變法。

變法這東西,也不是想變就能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