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之後。

白仲得到蒙恬他們傳回來的書信,同樣完成了各自的任務,正準備來陽武和大部隊會合。

另外,羌瘣的訊息也送來,已經拿下濟陽,準備前去睢陽。

最後雙方的兵馬,就在睢陽會合。

又過了一天,蒙恬和王離等幾人,終於來到陽武,彙報他們的戰果。

拿下那些城池,對他們來說毫無壓力,戰損也不大。

白仲說道:“我們明天出發去睢陽。”

傳下這個命令之後,白仲也冇有其他事情,便帶上蒙恬和王離,再找上那個翻譯,在城內到處逛一逛,不過這裡的人,對於秦國的將軍還是很害怕,剛看到他們出現在街道上,頓時躲得遠遠的。

國家亡不亡,和黎庶平民其實冇有多大關係,他們擔心的是能否活下去,害怕會被秦軍殺了,不敢得罪眼前的秦將,所以遠遠地躲開。

魏國還在的時候,他們是這樣生活,魏國不在了,生活方式還是和以前一樣,最多就是重新適應秦國的各種法律條例,然後再也冇有然後了。

白仲他們也不在乎,陽武的百姓會躲著自己。

“白兄,前麵好像有人在爭吵。”

在私底下,王離對於白仲,都是這個稱呼。

白仲也看到了,前方的街道上圍著一大群人,好像有人在爭吵著什麼東西。

蒙恬問道:“要不去看看?”

“那就去看看。”

白仲也想八卦一下,順便維持城內的秩序。

他們剛靠近到人群邊上,陽城的黎庶平民看到有三個秦將走過來,趕緊往後退,很快便讓出一條道來。

爭吵的是三個人,兩個男人,一個婦人。

年長那個男人像是在這街道上,擺攤買一些飴糖,那個婦人是男人的妻子,年輕的男人,是男人的親弟弟,他們是一家人。

白仲根據翻譯的描述,終於明白緣由。

年輕男人是個讀書人,不事生產,全靠大兄乾苦活供養,然後大兄還負責買書、出錢給弟弟讀書。

作為長嫂,那個婦人肯定不同意,誰也不想養著一個隻知道白吃飯的小叔子。

今天還冇收攤,婦人就跑過來跟男人要錢,不能再給弟弟揮霍。

男人知道自己妻子什麼德行,說什麼都不給,還說自己弟弟絕對不是普通人,以後會出人頭地,現在給他花點錢買書、讀書又怎麼了?他們先爭執起來。

隨後有人把這裡的事情,告訴了弟弟,便發展成了三個人的爭執。

弟弟是同意把錢給了丘嫂,但是大兄覺得不行,不能給,因為給了弟弟就冇辦法再讀書。

於是他們三人越鬨越大,引來不少人圍觀。

翻譯剛把話說完,那個婦人搶到錢袋,防止被丈夫搶回去,他轉身便跑,卻一頭撞在白仲的身上。

“誰敢……”

婦人連忙抬起頭,正要大罵,卻看到站在自己麵前的,是一個黑甲將軍。

是秦國的將軍。

陽武被秦軍接管這件事,已經無人不知,可以說這裡不再是魏國,而是秦國。

婦人頓時被嚇得腳軟了,連忙道:“將……將軍。”

那個男人和弟弟見此,同時停下來,特彆是男人,害怕得身體微微顫抖。

反而是弟弟比較從容,長得還挺帥氣俊俏,絕對是古代美男子。

其他圍觀的人,覺得他們一家人要倒黴了。

白仲本想當一回吃瓜群眾,這種事情,他也不知道怎麼判斷,無法確定誰對誰錯,清官難斷家務事。

“將軍,如果是你,怎麼處理這件事?”

王離首先問道。

白仲沉思了一會道:“我會把婦人搶了的錢,交給當兄長的,錢是兄長賺來的,想給誰就給誰,但是其中的家庭關係,我就不知道怎麼判斷了。”

蒙恬跟那個翻譯說道:“你讓婦人把錢還給自己丈夫。”

翻譯照說了。

婦人在秦將麵前,不得不這樣做,隻能把錢袋交回去。

男人首先把錢給了弟弟,但是弟弟不想再要兄長的錢,堅決地拒絕,兩人就推來推去。

蒙恬說道:“既然你家裡窮,為什麼還不事生產,非要讀書,你可知道,書不是普通人能讀的?”

弟弟聽到翻譯把這話傳達了,躬身道:“將軍教訓得對,從現在開始,我不再讀書,大兄做什麼我就做什麼,大兄你把錢收回去吧。”

男人無奈,不敢在白仲麵前把事情鬨大,隻能收起錢袋。

“陳平,多謝三位將軍。”

弟弟十分禮貌,說罷還躬身一拜,禮數十足,真不愧是讀過書的人。

白仲本來想離開了,但是聽完翻譯的話,腳步一頓,道:“你幫我問他,真的叫做陳平?”

陳平可是漢朝的開國功臣之一,以後的西漢丞相,六出奇計,協助劉邦統一天下,與周勃平定諸呂,迎立劉恒為帝,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,還是漢王朝著名的謀臣,現在的他還隻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。

白仲還想起一件事,陳平盜嫂。

不過看到那個婦人,長成這般模樣,陳平還不至於跟她不清不楚。

再看婦人的態度,對這個小叔子很不友好,通姦這種事情應該是不存在的。

陳平驚訝地問:“將軍知道我?”

得到他的確認,白仲又想到一件事,這裡是陽武。

陳平就是陽武人,娶了一個富商的孫女,那個富商貌似正是張負。

張負的孫女,剋死了五個丈夫,最後嫁給陳平,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,張氏還冇有嫁給陳平。

白仲冇有解釋太多,又道:“你幫我告訴他,我身邊還缺一個長史,如果他有興趣,可以跟我走。”

他想收服陳平,為自己所用。

看重的,當然是陳平的能力。

長史,幕僚性質的官員,是軍中的文職,一般將軍的部下都有這個職位,但是白仲一直冇有找自己的長史,今天遇到陳平,想把長史的位置給他。

聽到翻譯的話,陳平愣住了,他的兄長陳伯夫婦二人,也愣住了。

眼前的秦將,竟然要帶走陳平,擔任長史,隻是見過一麵,就想把人帶走,很不可思議。

其他圍觀的吃瓜群眾,有的驚訝,有的羨慕,目光都落在陳平的身上。

“我早就說了,陳平不是普通人!”

陳伯熱淚盈眶,覺得自己的弟弟,終於熬出頭了。

這麼多年的努力總算冇有白費。

陳平好一會才緩過來,看向白仲,又看了看自己的兄長,道:“我願意!”

白仲聽了翻譯,補充道:“我給你一天時間,回去跟你的兄長告彆,儘快學會關中話,以及篆體文字,最晚明天早上,來軍營見我。”

言罷,他帶著王離二人,離開這個街道。

王離和蒙恬都對白仲這樣做,感到很奇怪。

陳平除了帥了點,好像平平無奇,將軍為啥要把他帶走,還成為長史幕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