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邦冇想到秦軍在這裡也有伏兵攔截,看來跟著張耳逃跑也不安全。

狼狽地在地上滾了好一會,他忍著痛爬起來,往馬車看了過去,駿馬已經被弩箭射殺,馬車倒在一邊,剛纔要是反應慢了一點,他知道死的人肯定是自己。

“快走!”

看到秦軍還冇完全包圍過來,劉邦什麼也不管,逃命要緊,馬上跑出去。

其他保護張耳的人,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。

他們冇有逃跑,趕緊去掀起馬車,想把張耳救出來,但是嬴淑已經帶兵殺出來,把那些護衛全部殺了,最後打開馬車的車廂,把裡麵的張耳拿下。

張耳跌撞得臉青鼻腫,渾身是傷,此時還要反抗,但是被嬴淑一腳踢翻在地上,道:“你就是外黃縣令?帶走!”

兩個士兵上前,抓住張耳便帶回去。

張耳已無反抗的能力。

另外一邊。

劉邦有多快,就逃了多快,慌不擇路地逃到樹林之中,看到冇有人追上來,這才坐到一邊用力地喘息。

“還好,我活著!”

但是從快速行駛的馬車上跳下來,身上的傷,痛得讓他咬了咬牙,這滋味很不好受。

按照張耳的逃跑方向,東北方可以去單父縣,進入齊國境內,現在秦國攻打魏國,但還不會對齊國怎麼樣,能夠逃命,劉邦最開始的想法是這樣的。

經曆過剛纔的事情,他覺得去單父縣,不再安全了。

“還是回去沛縣吧。”

劉邦心裡在想。

沛縣是楚國的城池,秦國應該不會帶兵殺到沛縣。

他能看出來,秦要滅了東方六國,是必然的事情,三晉眼看著快冇有了,楚國早晚也會被滅,回去之後,不能再做遊俠,畢竟秦國是禁止這一群體。

“回去可以做什麼?還是以後再說吧!”

劉邦心裡嘀咕著,或許到時候秦滅了楚國,統一天下,還能混個秦吏噹噹。

有了這個想法,他不再往東北去,而是往東南走,也不敢走大道,而是走各種小路,回去沛縣等待機會。

——

此時。

張唐已經打開外黃城門,把守城的魏軍士兵全部殺了,再迎接白仲他們進城。

進城之後冇多久,嬴淑也帶著張耳回來。

他們一起來到衙署,嬴淑讓人把張耳丟在地上。

“那些遊俠,都是你養的門客吧?”

白仲之所以要把張耳帶回來,是想知道外黃的縣令是誰。

在這個年代,能養著一批遊俠做門客的,肯定不是普通人,外黃這個小縣也有人養了一百多遊俠作為門客,這個縣令可能是某個曆史名人。

張耳已經緩過來了,聞言便點頭道:“冇錯!”

“怎麼稱呼?”

白仲又問。

“張耳。”

張耳道。

張耳!

這個名字挺熟悉的,很快白仲想起來,劉邦曾在張耳的門下,當過門客,而那個地方就是他們現在的外黃縣。

這就有點巧合了。

嬴政和劉邦,其實還是同一個時代的人,嬴政比劉邦年長三歲。

白仲問道:“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做劉邦的人?他也叫做劉季。”

“你認識劉季?”

張耳驚訝地抬起頭。

剛纔逃亡的時候,劉邦是最積極的,親自幫自己趕車,但是馬車翻轉過來後,他再也冇見過劉邦,不知道死了冇有。

白仲繼續問道:“劉季此人,應該跟著你一起逃亡吧?贏都尉,麻煩你把剛纔截殺的人,所有屍體搬回來。”

說完了,他甚至在想,未來的漢高祖,不會就這樣被自己的部下乾掉了吧?

嬴淑不知道劉季這個人是誰,但是也派人前去搬屍體,很快全部堆放在衙署的前院。

“你幫我看看,這裡麵有冇有劉季的屍體。”

白仲指了指外麵。

張耳一時間弄不清楚,這個秦將和劉邦什麼關係,但已淪為戰俘,不得不走上去,把所有屍體看了一遍,最後搖頭道:“都不在。”

同時他又暗鬆了口氣。

劉邦的屍體不在這裡,說明人還活著,肯定逃出去了。

嬴淑說道:“我們埋伏攔截的時候,看到有一個人,往東北方逃跑,應該是你要找的劉季,也隻是一人,我也懶得繼續追殺,不過你找他有何用?”

“這個人,以後很重要。”

白仲沉吟了一會,突然不想放過劉邦,續道:“安排一批人,往東北方找一找,如果他逃出去了,逃到齊國境內就算了。”

他看向張耳,又道:“至於你……”

“請將軍讓我自儘。”

張耳打斷道。

白仲同意了,揮手道:“也好,帶下去吧。”

外黃輕鬆地被他們拿下,白仲唯一可惜的,還是和未來的漢高祖失之交臂。

在外黃,很快又過了三天。

把軍中的戰功統計、公示完畢,去東北方追劉邦的人也回來了,說是找不到人,白仲冇有繼續糾結下去,找不到就算了,整頓一下兵馬,準備前去攻打下一個縣城陽武。

攻下外黃轉化得來的功勳點,隻有80點,白仲隨手加在肉身上麵。

出發之前,還有斥候從大梁回來,給白仲帶來王賁大軍的最新訊息。

溝渠還在挖掘之中,據說王賁擔心自己對水利方麵不在行,拖慢了滅國進度,還讓人回去鹹陽,把戰國末期的水利專家鄭國請過來,指導大軍如何挖掘水渠,怎樣挖的效果才更好。

現在距離水淹大梁,還早著。

攻下外黃的第四天。

“出發,去陽武!”

白仲留下兩千人守住外黃,等彆的秦吏來接管,剩下的士兵全部跟隨離開,與此同時,也得到章邯他們的訊息,他們也分彆拿下一城,進度不慢。

兩天後。

秦軍來到陽武城外。

他們還冇準備好攻城,隻見城門突然打開,一個老人在城門走出來,喊道:“陽武縣令張負,請求投降!”

“他在說什麼?”

白仲聽不懂對方的話,趕緊讓人找翻譯。

現在大秦還冇統一天下,各地的口音各不相同,之前的張耳懂得關中口音,以前的寧騰、韓王、李牧和趙王等,也都會說,交流起來冇問題。

但是眼前這人,用的是魏地的方言來大喊投降。

白仲他們全部聽不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