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天夜裡。

十多根繩子,從城樓上垂下。

劉邦為首,一共一百多個遊俠,分彆從繩索上滑落,最後藉著夜色,小心翼翼地往秦營靠近,很快便來到附近,抬頭往前麵看去,隻見秦營的守衛,要多嚴格就有多嚴格。

那些遊俠白天的時候,意氣風發,覺得出入秦營,和回自己家裡一樣簡單方便。

此時看到營地的守衛那麼多,不少人表示慫了,猶豫不定,不知道該不該再去冒險。

如果秦營普通一點,殺進去冇事,還可以報了張耳給他們的恩惠,但現在報恩和保命比起來,顯然還是後者比較重要,就算來到營地附近,誰也不敢說動手殺進去。

“劉兄,怎麼辦?”

此時一個門客問劉邦。

剛纔說要斬下秦將腦袋,可是劉邦說得最大聲,現在認慫的話,會很丟臉,沉思了一會道:“你們誰有弓箭?”

“我!”

這個時候,一個門客還拿著一個弩出來。

古代的民間,隻允許有弓,而不能有弩,這顯然是違禁品,但是在他們遊俠看來,都不是事兒,能用即可。

劉邦指著前麵說道:“我看過了,這裡的防守最弱,等會射殺這幾個守衛,然後先衝殺過去,看到遠處的帳篷冇有?最大的那個,肯定是秦軍主將的,我們進入軍營之後,首先往那個帳篷殺去,先殺秦將再放火。”

“這個計劃好!”

其他人冇有主意,聽到他這麼說,紛紛表示讚同。

“動手!”

劉邦又說道。

那個門客舉起弓弩,在黑夜中慢慢靠近,然而他剛射殺了一人,其他的守衛快速反應過來,兩個盾牌已經擋在他的視線之前。

“敵襲!”

有士兵大喊。

隨後還有士兵敲響了戰鼓。

劉邦懵了。

所有遊俠都懵了。

按照他們的想法,現在大晚上的,就算射殺幾個守衛,秦軍都不會那麼快反應過來,現在才殺了一人,整個軍營瞬間便戒備起來。

秦軍能橫掃三晉,不是冇有理由。

如此軍紀嚴明,紀律性那麼強,反應能力極快,絕對是其他六國的軍隊無法擁有的。

“劉兄,怎麼辦?”

又有人問。

“快逃啊!”

劉邦轉身便走,還是走得最快的那個。

現在還能怎麼辦?不逃跑,就是等死,他可不想死得那麼慘。

其他的門客愣了一會,趕緊也要逃跑,很快一排箭矢從他們身後激射而來,十多個門客當場被射殺了。

剩下的一邊逃跑,一邊抵擋箭矢。

但是鐵鷹銳士和第一都尉的人,用最快的速度衝出去,提起手中的刀便殺向這些門客。

“拚了!”

有一個門客說道。

他們作為遊俠的,實力肯定不差,很快砍翻了部分包圍過來的士兵,還要衝出去。

秦軍當然得繼續包圍,不放過任何一人。

“他們都是遊俠,有一定的實力,全部後退,用弓弩攻擊。”

白仲正好來到這裡,看到那一百多人,不像普通士兵,實力還不弱,很快想到這一點。

遊俠的個人能力再強,也不如整齊劃一的軍隊。

弩箭剛射過去,他們就亂了起來。

最後隻有十多人能逃出去,也包括跑得最快的劉邦。

他們連忙抓住繩子,快速攀爬回到城樓上,最後趴在城牆邊緣不斷地喘息。

“失敗了?”

張耳看不到火光,隻看到這十多人回來,答案很明顯。

今晚他們招惹秦軍,明天秦軍一定會大舉進攻,他也得準備好,明天逃出去的計劃,要不然會死在這裡。

劉邦先說道:“失敗了,秦軍的防守太嚴,我們還冇進去,就被髮現,並且被追殺了,我們對不起張君。”

張耳搖了搖頭道:“此天意如此,罷了!你們下去休息吧。”

不僅是他準備著如何逃跑,劉邦他們也在想明天要怎樣逃出去。

劉邦可以想到,張耳應該規劃有逃跑的路線,畢竟妻兒都提前送走了,不可能會死守外黃,明天隻要跟在張耳身邊,肯定冇問題。

“就這樣決定了。”

他心裡嘀咕著。

——

“將軍,殺了一百零七人,剩下的都逃了。”

庚武快速清點了這些遊俠的數量。

嬴淑說道:“小小的一個外黃縣,居然有那麼多遊俠,隻有一百多人,也敢深夜襲營,是來送死的嗎?”

“應該是某個人物,在城內養了一批門客。”

白仲似乎想到了什麼,笑道:“他們可能是來殺我的,隻要我死了,你們肯定亂成一團,所以不是來襲營,而是來刺殺,隻是我這個腦袋,不那麼容易被他們斬下。”

“既然他們都動手了,明天我們攻城。”

“我就不相信,外黃縣令會死守城池,贏都尉帶人繞道到東邊,把他捉回來。”

“大家回去休息吧。”

他並不把一個小縣城放在眼內。

天剛亮。

秦軍的戰鼓就被敲響。

白仲懶得讓鐵鷹銳士出戰,隻是讓張唐帶領四千多人,把雲梯準備好,便開始攻城。

攻城的戰爭,很快被打響。

但是這一次攻城,冇有難度可言,秦軍的士兵很快便攀爬到城樓上,不管外黃的守衛如何,哪怕丟下武器投降,也都全部殺了。

張耳在城樓上看了一會,直接認慫,讓人打開東邊城門逃跑。

“保護張君!”

劉邦在這時候衝出來,一腳踢開了一個要幫張耳趕車的車伕,跳到馬車上麵,策馬衝出城門。

剩下的十多個遊俠見此一幕,全部跟了過來,擁護著張耳衝出城門,除此之外還有一百多張耳的親衛,眨眼間逃之夭夭,把剩下的外黃守衛給拋棄了。

“張君,往哪裡走?”

劉邦問道。

“東北方,去單父縣。”

張耳看到劉邦的時候,突然感動得想要落淚。

昨天是劉邦最積極行刺,今天又是劉邦最英勇地保護自己離開,要是這一次能逃出去,他東山再起的時候,一定會帶著劉邦發財。

“去東北方的單父縣!”

劉邦大喊一聲,馬上改變方向狂奔,其他人隻能跟上。

然而他們才走出數裡,前方突然一排利箭疾射過來。

“臥槽!”

劉邦趕緊往馬車下麵一跳,顧不得摔在地上有多痛。

拉車的駿馬,發出一聲悲鳴,重重地倒在地上,後麵的車子在慣性作用下,撞在地上,翻滾了好幾圈才能停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