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可以看到,升級後的屬性麵板上方,多了一顆商城的圖標。

“係統商城?”

他好奇地默唸打開,一個全新的麵板出現在眼前,上麵隻有三個商品,分彆是:牛肉罐頭、手槍和手電筒。

價格還賊貴,最簡單的罐頭,一個還要五千功勳點,手槍要五萬,手電筒也要一萬。

白仲殺了那麼多敵人,也隻有今天,通過戰功轉化,纔能有五千功勳點,剛好夠買一個羊肉罐頭,突然發現自己還是太窮了。

“買不起啊!”

他趕緊把係統商城給關掉。

升級之後,隻新增這個昂貴的商城,係統這是誘導他不斷去殺敵。

不過加了五千多點,白仲發現自己的肉身冇有多大變化,那些數值現在越來越虛了。

“打開成就麵板。”

白仲心裡又默唸。

他發現血流成河(殺敵五十萬人)這個成就,終於被點亮,距離殺敵百萬也不會很遠,很快能追上武安君白起,成為大秦另外一個殺神,直接領取那個獎勵。

“恭喜宿主,獲得九花玉露丸x10。”

居然還有丹藥作為獎勵。

九花玉露丸,是桃花島的東西,雖然不是什麼療傷聖藥,但是保命一流,製作還挺麻煩,黃藥師捨不得多吃,卻被黃蓉當飯吃。

白仲拿出來打開一看,一陣清香撲鼻而來,聞一聞就覺得神清氣爽。

“果然是個好東西,但我現在完全用不上。”

他不會再受傷,也無須保命,隨手丟回到空間裡麵,然後發現偌大的係統空間內,雜七雜八地放著挺多東西,簡單地翻找了一會,看到好久以前,係統獎勵的那塊,雕琢著“心”字的玉佩。

白仲現在還弄不清楚,這玉佩有何作用,隨手又丟回去,關掉所有係統的麵板。

——

四十萬魏軍,全部被滅的訊息,很快傳回到王賁的軍營內。

“白將軍這手段,殘忍是比較殘忍,但是好用!”

王賁看著前方的城樓,續道:“到時候大水灌城,死的人不會比火攻少,還會引發疫病,但是魏王不降,我不得不這樣做,水渠已經挖了多少?”

一旁的裨將說道:“隻挖了數裡,明天開始,我們會再派五萬人去挖掘,加上囚徒、城旦等人,一共有七萬多人,最快一個月,就能把水渠全部挖通。”

王賁想到白仲讓人送回來的書信,說是讓那七萬人回來,再安排五萬人去挖掘水渠並冇有什麼,又道:“把防水的都做好,還有排水的溝渠,隻要城破了,淹城的洪水能馬上排出去,另外從明天開始,把我們的軍營,搬到高處。”

一個月之後,黃河會逐漸進入豐水期,河水的流量多起來,再加上鴻溝,足夠淹了大梁。

“唯!”

裨將點頭道。

王賁打開地圖,研究著大梁東邊的城池分佈,道:“一個月之內,足夠白將軍和羌瘣將軍,橫掃大梁東邊的城池,切斷魏王最後的支援。”

到時候,他們能一起圍城、破城。

很快,天亮了。

大梁城樓上。

魏王假和唐雎君臣,再一次來到城上,往北方看去。

“秦軍果真要水淹大梁,開始挖掘水渠了。”

儘管距離很遠,但唐雎還是能看到,剛剛又有五萬人被王賁安排北上。

魏王假說道:“洪水灌城,城內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能活下來。”

唐雎說道:“臣已經傳令下去,讓城內的百姓,儘可能地加高房屋,住在高處,但有這個能力和本錢的人也不多,大部分人隻能轉移糧食,能熬多長時間,算多長時間。”

魏王道:“是寡人害了他們!”

“不是大王,而是秦國!”

唐雎握緊拳頭,雙手又顯得冇有任何力氣。

另外北上的魏軍主力,至今還冇有訊息回來,他們都明白,以後再也不會有訊息。

四十萬人大概是冇了,要是都能回來,大梁說不定還有救。

他們君臣二人,默默地哀歎。

——

白仲已經出發,往東邊而去。

行軍途中,他決定兵分三路,自己帶領鐵鷹銳士,還有張唐及其部下,去攻打外黃、陽武兩座城池,李信、蒙恬和任囂,去攻打其他城池,王離和章邯也是如此,最後一起在睢陽集合。

除此之外,白仲還聯絡了羌瘣,得知他正在攻打濟陽,這可是魏國幾個大城池之一,公子咎馬上派出兵力防守,短時間之內,冇有那麼容易拿下來。

魏軍的主力,除了黃河邊上那四十萬,就剩下公子咎的七八萬人,以及被困在大梁城的二十萬。

公子咎把東邊所有郡縣的兵力聚集起來,所以留守在各個縣的守衛不多,每一個城池裡麵,有五千人已經是大規模了。

白仲他們把兵力分散,也足夠橫掃整個大梁東邊的城池。

分開之後,白仲首先帶兵往外黃縣殺去。

此時已兵臨城下。

外黃的縣令張耳,原本是魏國信陵君魏無忌的門客。

他效仿信陵君當年的做派,結識了不少三晉的遊俠、俠士,門下的門客有數百人,雖然冇有信陵君那麼厲害,但是在魏國,甚至齊楚的邊境都頗有聲望。

此時的張耳,正帶著身邊的門客,三晉的遊俠,全部來到城樓上往下方看去。

“外黃隻有三千守衛,城外秦軍的數量,有一萬多,投降是不可能投降,諸位認為這外黃縣該如何守?”

張耳不會直接投降,否則自己經營了多年的名聲,將會毀於一旦。

但是他早就把自己的妻兒,派人護送離開外黃,打算先守住外黃一會,實在扛不住就棄城逃跑,能儲存自己的名聲,方便以後招攬門客,繼續效仿信陵君魏無忌。

一個門客問道:“張君可知道,城下的秦將是誰?”

“不清楚!”

張耳搖了搖頭。

現在正是打仗的時候,縣裡麵的訊息很閉塞,秦軍又是突然出現,難以確定下方的秦將是誰。

另外一個門客說道:“想要守住外黃,其實不難,殺了城下的秦將,那麼秦軍必將潰亂,但如何殺纔是問題。”

秦將不會親自攻城,身邊又有短兵保護。

要在戰場上將其殺了,難度很高。

又有一個門客說道:“要不我們今晚潛入軍營,先把敵將殺了,再以放火為號,張君提前集合大軍,看到秦營亂起來,火光亮起,馬上出城突襲,可破秦軍。”

他們都是遊俠,身手不錯,武藝不差,有一定的實力,數百人殺進去,要再殺出來,自信完全冇問題。

等到外麵的秦將一死,張耳再帶兵殺出去,繼續擾亂秦軍,不僅能全身而退,還能殺退敵軍,救回外黃縣。

其他門客紛紛點頭,雖然是冒險了點,但認為可行,又可以報答在張耳門下所受的恩惠。

“此計甚好!”

此時又有一個門客高聲道:“我劉邦,願為張君,把外麵秦將的腦袋帶回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