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很快又過去一天多。

根據斥候傳回來的各種訊息,秦軍像是真的全部撤退了,在黃河南岸連一點蹤跡都找不到,但是魏軍的斥候又不敢太深入,暫時不清楚大梁那邊什麼情況。

根據多方打探的訊息,龐全覺得魏軍真的走了,猶豫了好一會,傳下命令明天渡河。

第二天,天剛亮。

魏軍的士兵快速搭建浮橋,來到黃河南岸。

龐全看到的,隻有秦軍在南岸駐紮帳篷留下的痕跡,然後再無其他,隨後他們南下走了半天,順利得不能再順利,也冇有任何的伏擊和陷阱。

“繼續派出斥候去查探。”

儘管如此,龐全還是不敢大意。

確保前方冇有問題,纔敢繼續趕路。

魏軍的大軍一邊南下,一邊讓人查探情況,依舊連一個秦軍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“難道秦軍真的發生什麼變故,而全部撤退了?”

這個念頭,又在龐全的腦海裡出現,趕緊下令道:“加快速度,回去大梁。”

他的警惕也逐漸放下。

然後二十五萬大軍,很快走在回去大梁的主道上。

經過一個山地的時候,他們發現腳下不知道何時,多了一大片乾草,一直順著道路鋪去,乾草下麵濕漉漉的好像有什麼東西,但是他們冇有細看,也不想太多,急著回去救援大梁。

不一會,前軍走出了乾草鋪成的道路,但是第一個走出去的士兵,忽然感到腳下一滑,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後方跟隨而來的士兵,猝不及防之下,也摔倒數人。

剩下的士兵及時停下。

馬上有人上前檢視情況,回頭說道:“將軍,前麵的路麵上,不知道為何被桐油打濕,好像還是剛倒下去的。”

龐全疑惑地上前看了看,想不明白這裡為何會有桐油,下令道:“把後麵的乾草鋪在上麵,儘快趕路。”

隻要早回去一天,大梁就能少一天危險。

“唯!”

那些士兵趕緊去動手。

然而,道路兩邊的山體上,突然出現數百個秦軍士兵。

“不好,那是秦軍……”

很快有人驚慌地喊道。

果然有陷阱和埋伏!

龐全聽到這聲音,瞬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趕緊讓人戒備起來,隨時準備反擊。

可是他們看不到秦軍殺進來,出現在山體上的秦軍士兵,隻是抬著數十個巨大的木桶,直接往下方的道路丟去。

砰!

木桶很快滾到山腳下,進而被撞破,裡麵的各種油脂快速流下來,往乾草上麵蔓延。

正當其他魏軍士兵疑惑著秦軍要做什麼時,龐全喊道:“秦軍要用火攻,快走!”

然而他的聲音剛落下,一支帶著火光的箭矢,從山上射下來。

正好落在那些乾草、油脂上麵。

轟!

大火瞬間被點燃,往魏軍蔓延並且包圍而去。

乾草下麵濕漉漉的,也是桐油和油脂,遇到明火直接被點燃。

火海以燎原之勢,席捲而至,眨眼間把魏軍士兵給吞噬了。

在山道的出口和入口處,也埋伏有秦軍的士兵,見此拉弓把帶著火焰的箭矢射進去。

大火越來越恐怖,把魏軍的所有退路全部截斷。

火海裡麵響起各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,還有燒焦的氣味隨著風飄出去,難聞得很。

魏將龐全直接就懵了,一直懷疑秦軍會有陷阱,冇想到還真的有,用的還是火攻那麼狠,這一場大火,足夠把他們全部燒死,一個也活不下來。

趁著火海還未蔓延到身邊,龐全喝道:“衝出去!”

他身邊的親兵趕緊集合,其他的士兵也是如此。

往山上衝去,難度有點大,山上肯定也有秦軍的埋伏,又有濃煙的乾擾,他們隻能往出口衝去,用數十個士兵上前撲打火焰開路,再一起往前衝。

然而剛衝出去,出口也有埋伏。

一大批箭矢,如飛蝗般掠過。

龐全等人剛走出到外麵,頓時被箭矢收割性命,倒在地上後,很快也被火海吞噬,全部燒焦。

白仲帶著眾人來到出口處,看到裡麵的大火,嗅到難聞的氣味,不由得捂住鼻子,這一把火,足夠將二十五萬人全部被燒死。

就算有燒不死的,也會被埋伏的秦軍士兵射殺。

“你這個計劃,有點殘忍。”

嬴淑看到眼前的慘狀,有些不忍地說道。

一共二十五萬人被活活地燒死,數量有點龐大,被焚燒的時候,不知道多痛苦,要比正常地死在戰場上痛苦太多。

蒙恬他們,也是這樣想的。

白仲不以為然道:“戰爭,就是這樣,等火熄滅了,再進去清掃戰場。”

他想到用火攻的時候,已經腦補到場麵會有多淒慘,又道:“對於敵人,就不應該仁慈,慈不掌兵,否則會害死自己的士兵。”

“將軍說得對,慈不掌兵!”

蒙恬首先讚同道。

戰爭通常來說,都是殘酷的。

血流成河也是常態。

這場火,燒了半個多時辰,終於都熄滅了,還有部分火焰蔓延到山上,但很快被山上的秦軍士兵撲滅。

前去清理戰場的秦軍士兵,看到裡麵被燒死的魏軍慘狀,哪怕他們殺過那麼多敵人,也忍不住胃裡的翻滾而嘔吐起來,最後還是白仲建議,從山上挖開泥土,把下方的通道給填埋了,一了百了。

接下來,秦軍往南方走了大概十裡,紮營下來休息。

白仲簡單地判斷一下目前的情況,讓那七萬人回去找王賁,繼續挖掘水渠,水淹大梁,他帶上身邊剩下的人,往大梁的東邊進軍,最後目的是睢陽,幫助羌瘣把那個寧陵君公子咎解決了。

大梁的北邊和西邊,以及南邊,徹底地安全,隻剩下東邊還有不安定的因素。

晚上的時候。

白仲打開屬性麵板看了看,功勳點已經上漲到五千多。

有部分是戰功的轉化,差不多四十萬人,還有一部分,是他那天殺了偷渡的魏軍士兵,而得到的功勳點,兩者已經統計加在一起。

“係統,全部加點肉身。”

“加點成功。”

“力量 5320,防禦 5320,速度 5320。”

“恭喜宿主,係統提升到6級。”

升級的聲音,在他的腦海裡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