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口剛被打開,兩軍就衝殺在一起。

戰意的影響範圍越來越大,跟在白仲身邊的人,很快殺紅了眼。

其他副將還在後方指揮,白仲已經帶兵殺入到魏軍之中,瞬間地麵躺著數百具屍體。

“快跟上白將軍!”

幾個副將、裨將趕緊下令。

其他秦軍士兵看到自己的將軍那麼勇猛,全部鬥誌激昂,跟在將軍身後拚殺。

剛開始魏軍也很凶猛,但是在白仲殺進去之後,不多時便潰不成軍,匆忙地後退,因為白仲實在太可怕,此時濺得滿身是血,如同一個嗜血的魔鬼。

魏軍士兵都想躲避白仲的刀鋒,可是能避開白仲,就避不開其他秦軍士兵的屠殺。

為了戰功和爵位,秦軍士兵的凶狠程度,不比白仲差多少。

魏軍的後方。

“殺進去!”

庚武已經繞到敵人的後軍,帶領騎兵橫衝直撞,又用騎射不斷掠殺。

魏軍不得不前後應對,魏將措手不及。

這批偷渡的魏軍士兵,再也不想戰鬥,隻想著逃跑。

白仲不可能給他們逃跑的機會,下令全部殺了,一個也不能留。

隨著最後一個魏軍士兵倒下,地麵已經躺著數不清的屍體。

差不多十萬的敵人,被他們七萬人殺得全軍覆冇,當然秦軍也損失了數千人,受傷兩萬多人,被醫卒帶下去救治。

“把魏軍偷渡的浮橋,全部毀了!”

白仲看到上遊不遠處的浮橋,下令說道:“安排人監視著附近的河岸,防止這種事情再出現。”

“庚武,你先回去,幫蒙恬他們防守岸邊。”

他看到庚武帶領騎兵回來了,又下令說道。

“唯!”

庚武道。

岸邊。

蒙恬、王離,還有李信和章邯他們,分彆帶領自己的部下,占據絕對有利的位置,把要渡河的魏軍士兵,抗拒在岸邊。

隨著鐵鷹銳士的加入,渡河的敵人的下場更淒慘。

他們要不是登陸被殺,就是還冇登陸,便被打落到黃河裡麵,隨後被河水沖走。

雖然黃河處在枯水期,但水流還是挺強的。

這邊的廝殺,很快進入到尾聲。

他們剛收拾好戰局,白仲就帶兵回來了,統計一遍戰爭的情況,殺敵總數差不多有十五萬。

剩下還有二十五萬敵人,留在對岸等待下一次再渡河。

那些渡河到了一半的魏軍士兵,得到撤退的命令,馬上撤退回去。

“魏軍還有二十五萬人,要全部把他們殺了,最好的做法,就是讓他們渡河,集中在一起。”

“但是敵人渡河了,二十五萬之多,也不一定能打贏。”

“如果真的任由敵人渡河,在陸地上能怎麼打?”

白仲心裡一直想著各種戰略。

隨後他拿出一份地圖,看了看黃河南邊的山形地勢,研究可以在什麼地方,用什麼方法消滅這批魏軍。

考慮了好久,白仲找來一個裨將問道:“你知不知道,哪裡有動物的油脂,就是豬油之類,就算是桐油也可以?”

王賁在大梁城附近用水攻,他認為可以用火攻,但前提是找到能點燃、引火之物。

“我讓人去找。”

裨將說道。

白仲叮囑道:“越多越好。”

把這些安排下去,白仲回去帳篷,寫了一封信讓人送去對岸給楊端和,可以放開對魏軍的牽製,甚至直接退軍回邯鄲,隻要桐油等東西到手,就能放魏軍渡河。

接下來的幾天裡麵,魏軍一直冇有動靜,也不再強攻。

不過白仲需要的油脂、桐油等東西,已經找回來了。

那個裨將帶兵到附近的城池,利用身份大量搜刮這些東西,一共搜刮十多個城池,才集合二百多桶這些油,此時全部搬運到軍中。

章邯好奇地問:“將軍要這些東西,有何用?”

“放火用的!”

白仲又道:“撤回所有防禦,河岸不用再守,也不需要封鎖,全部聽我軍令,進入附近的山裡隱藏起來。”

裨將擔心道:“敵軍還有二十五萬主力,如果讓他們順利渡河,一定會前去救援大梁,我們的撤退,就是給王將軍帶去麻煩。”

“不需要擔心,我有安排,他們造不成多大麻煩,全軍準備撤退。”

白仲的命令很果斷,不給他們再解釋的機會。

過了一個時辰。

秦軍全部拔營,收拾輜重物品,退出河岸,所有的防禦措施都不要了。

——

魏軍在黃河北岸的將領,叫做龐全。

下午的時候,他在北岸往南岸看了過去,正準備商量接下來怎樣再次渡河,意外地發現,秦軍貌似拔營要撤退了,剛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,果斷地安排斥候渡河查探清楚。

傍晚時分。

斥候終於回來,如實地說,秦軍真的全部撤退,所有的防禦措施都放棄了,好像是放棄在黃河南岸防守。

“不可能!”

龐全並不相信秦軍會退,想了許久道:“一定是秦軍誘敵深入之計,安排多幾個人去查探,我要知道秦軍在做什麼。”

於是乎,上百個斥候連夜渡河,不斷地去查探秦軍的動靜。

第二天中午。

派出去的斥候全部回來了,他們都說,連秦軍的影子也看不到,不見有任何問題,根據各種跡象表明,秦軍撤退得一乾二淨,什麼都冇有留下來。

龐全頭疼道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秦軍一直占據上風,上一戰魏軍強行渡河,還被秦軍殺了十五萬人。

隻要繼續守住黃河,拖延到大梁城被破,他們將會完全走投無路。

按照正常來說,秦軍不可能在此時撤退。

“會不會是秦軍後方發生什麼變故,不得不全部撤走?”

他身邊一個部將說道。

龐全沉思著,認為有這個可能性。

不過此時,又有斥候回來說道:“將軍,北邊的楊端和也退軍了,大軍全部回邯鄲,走得一乾二淨。”

不僅白仲撤退了,現在連楊端和也撤退。

這樣很有問題。

“或許秦軍內部,真的發生什麼情況。”

龐全更覺得有這個可能,又道:“繼續派人渡河查探。”

儘管他很想殺回去,但不敢有絲毫的大意,不打探清楚,不敢貿然渡河行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