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王假在城樓上激勵士氣,王賁忙著勘查如何挖掘溝渠引水的時候,白仲已經離開王賁的軍營,帶兵往北邊的黃河而去。

兩天之後。

來到黃河邊上。

這裡現在冇有打起來,四十萬魏軍的主力為了救北方的城池,全部渡河作戰,此時被困在黃河北岸,往北邊無法突破,往南邊又難以渡河殺回去。

羌瘣隻有十萬人,利用黃河的地理位置,順利地攔下四十萬魏軍的主力。

雙方打了數次,魏軍強渡過數次,最後都以失敗結束。

“白將軍終於來了!”

羌瘣走出軍營迎接。

“羌瘣將軍,好久不見。”

白仲打了個招呼,首先問道:“目前怎麼了?”

羌瘣看向北方,道:“一切正常,北邊的楊將軍不再攻打,但還在牽製魏軍主力,那四十萬人強攻了多次,都無法突破我的防禦,隻要拖住他們,到時候大梁城破,這些主力將不堪一擊。”

四十萬人!

聽到這個數量,白仲的心思活躍起來。

他以前殺敵,還冇試過殺四十萬那麼多,要是全殲了,轉化作為功勳點,加點可以加得很爽。

秦軍駐紮在黃河南岸的,隻有十多萬人,如何滅了四十萬?

這個需要好好考慮,要有詳細的計劃。

想到了這些,白仲冇打算繼續拖著北岸的魏軍主力,能殺多少就殺多少,最好全部殺了,道:“羌瘣將軍接下來,是否要往東邊去?”

羌瘣點頭道:“往東邊切斷魏軍最後的支援主力,我帶走三萬人足夠了,剩下的留給白將軍禦敵,我打算明天離開。”

白仲統兵的實力,要比他強很多。

抵擋四十萬大軍這個壓力,羌瘣和王賁都認為白仲可以扛下來。

羌瘣在前期的防禦還好,後期自認為實力不太行,如果魏軍再強攻幾次,他擔心自己擋不住。

平定大梁東邊的城池,解決睢陽城內的公子咎,羌瘣要比白仲更合適。

白仲還有五萬多人,加上這裡的七萬人,一共十二萬。

人數雖然不如魏軍的多,但是也足夠用了。

白仲說道:“羌瘣將軍放心把這裡交給我。”

今天的魏軍冇有渡河作戰,河的兩岸,難得的很平靜,但是魏軍不會放棄,一定還會想辦法渡過黃河。

白仲進入軍營,在羌瘣的安排之下,儘快熟悉這裡的一切,以及和各個部將、副將認識。

再接下來,白仲來到黃河邊上。

目前是三月份,還是黃河的枯水期,水位大幅下降,不過這個月份早就過了冬季,河麵的冰雪消融。

古代打仗,渡過黃河的方式,大概是用浮橋、吊橋渡河,用船隻渡河,或者是等到河流結冰的時候,直接踏過冰麵而南下,像目前的枯水期,對岸的敵軍隻能搭建浮橋,或者製造足夠多的船隻、木筏,強行渡河。

岸邊還有一些浮橋留下來的痕跡,證明對岸的敵軍也曾這樣做過。

“接下來,怎樣做才能把那四十萬人,全部殺了?”

白仲一直在想這件事,但是越想就越覺得難以做到,最後乾脆懶得想太多,順其自然,說不定打著打著就有辦法了。

回到軍營裡麵。

“贏都尉的肚子還痛嗎?”

白仲看著嬴淑,關切地問道。

記得上一次痛,就是上個月的這幾天。

嬴淑冇想到他還會關心自己,問的還是這種**的事情,害羞道:“我喝了點熱水,不痛!”

白仲說道:“不痛就好,這幾天你留在軍營不要出戰,第一都尉下麵的人我會帶領,好好休息。”

“嗯嗯……”

嬴淑輕輕點頭。

看到白仲這樣關心自己,她心裡還是有些異樣的感覺,喃喃自語道:“他還記得是今天。”

突然間,她好像明白,大兄安排自己去做白仲的短兵,原因何在。

“大兄不會是想,讓我跟在他身邊培養感情,然後嫁給他?”

嬴淑越想,越覺得有可能。

——

次日清晨。

羌瘣按照計劃,帶領三萬人離開。

白仲把他送走了不多久,突然有斥候來報,黃河上麵,出現大批渡船,對岸的魏軍要打過來了。

他們在這裡冇有任何戰船,在水中作戰行不通,隻能等待魏軍靠岸再打。

“全軍集合,準備反擊!”

白仲急切。

再過了一會,秦軍之中,戰鼓轟鳴。

魏軍那邊不僅有渡船,還在搭建浮橋。

他們四十多萬人,製造浮橋的速度很快,不一會便越過黃河的中心,很快逼近岸邊。

白仲安排王離和蒙恬二人,先帶兵前去彎弓射擊,把靠近的魏軍射殺一批之後,再等到他們上岸,然後展開廝殺。

這一次魏軍渡河的人數,看隊列目測有二十多萬。

但是大部分都在渡河途中,目前靠岸登陸的人不多,完全可以應付過來。

“將軍,不好了。”

一個副將跑過來說道:“上遊有一批魏軍偷渡,正在往我們這邊殺過來,差不多有十萬人。”

“來七萬人,隨我殺過去。”

白仲冇想到魏軍還有其他計劃,這是準備強攻的節奏,又道:“庚武,你帶領鐵鷹銳士,先策馬去掠殺一陣,蒙恬你們留在此處,擋住渡河的敵人。”

他把自己的五萬多人留在岸邊,帶上羌瘣留下的七萬人,去跟偷渡的魏軍拚殺。

兩隊大軍快速行動。

四千多名鐵鷹銳士,急忙地翻身上馬。

那些強弩都裝備給他們,策馬往上遊奔騰,很快看到偷渡的魏軍,弩箭激射而出,用的還是騎射,射完就走。

騎兵的機動性很強,一陣掠殺過去,根本不給魏軍反抗的機會。

強弩的數量雖然不多,但能輕鬆地把敵人的盾牌穿透,雙方還未廝殺在一起,魏軍瞬間損失近萬人。

騎兵掠殺完畢,雙方的距離更近。

魏軍的將領把弓弩準備好,開始射擊而反擊騎兵,庚武他們逐漸失去優勢。

“往後方走!”

庚武帶領騎兵,準備從魏軍的後方掠殺。

四千多匹馬浩浩蕩蕩地離開,魏軍不可能追得上。

在這同時。

“狂暴!”

“狂戰!”

白仲帶兵殺到,和魏軍的前軍碰撞在一起。

雙方的弓弩手,走在第一梯隊,互相彎弓射擊,前排的士兵又舉起盾牌抵擋箭雨。

隨著距離的拉近,弓弩已經失去最佳作用。

白仲提起刀,帶上第一都尉的短兵首先殺過去,一刀斬了兩塊敵人的盾牌,暴力地殺出一個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