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進城!”

白仲高聲道。

士兵們馬上占據城樓,控製投降的陳城守衛。

由於是熊啟主動要求進城勸降,白仲不能把降兵全部殺了。

進城之後,白仲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其中最重要的,還是統計所有戰功,先是對戰功的宣讀,以及公示三天,接下來是對自己能決定的爵位進行封賞等等。

把戰功的事情做好了,他還要統計傷亡,聯絡潁川和南郡等地,暫時派秦吏來接管淮陽,最後又讓人送訊息回鹹陽

淮陽的郡守,內定的是熊啟。

但是其他官吏,需要秦吏來補充。

白仲把軍務處理得差不多,剩下的事情,全部丟給熊啟負責。

郡內還有幾個城池冇有攻打,他們得知項燕被白仲打跑了,紛紛走來投降,白仲暫時把他們的投降接受,最後也交給熊啟處理。

做完了這一切,已經是三天之後。

白仲終於空閒下來,打開自己的屬性麵板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5

成就:中更、五官都尉、屍橫遍野

功勳點:421

功法、技能:長生訣、墨子劍法

特殊能力:狂暴(高級,500%)、狂戰(高級,426%)、輝月(中級,55%)、奴役(高級,661%)

看到功勳點那麼少,白仲計算了一下大概的殺敵數量。

上蔡之後,他一直在中軍指揮,冇有出戰殺敵,全部交給下麵的人去殺,拿下平輿和陳城兩地,總共殺敵四萬多人,轉換成功勳點正好四百多。

卻是有點少。

不過項燕他們隻有五萬多人,要是再多,白仲在想還不一定能打贏項燕,畢竟自己的部下,打到最後也隻剩下五萬多人,從象禾一直殺到這裡,七萬多的大軍也是有損耗的。

總體來說,殺敵要比陣亡的多,集體的戰功絕對有盈餘。

唯一的可惜,就是被江河沖走的敵人,屍體冇辦法找回,不能當作戰功。

白仲默唸道:“係統,全部加點肉身力量。”

“加點成功。”

“力量 421,防禦 421,速度 421。”

係統還冇有升級,依舊是5級,白仲也冇有糾結升級太慢,看了看成就冇有被點亮的,便把麵板都關了,接下來就是等待嬴政的調令。

出征之前,嬴政曾說過,拿下淮陽郡,就會把他調到北方輔助王賁。

古代的訊息傳達得比較慢,在嬴政的王詔到來之前,白仲還是幫熊啟繼續鎮壓整個淮陽,防止有人作亂,從而擾亂他們的滅魏大業。

——

鹹陽,章台宮。

白仲拿下淮陽的訊息,終於傳到嬴政手中。

看過所有軍情,嬴政大笑道:“做得好!白卿果然冇有讓寡人失望!”

蒙武說道:“大王,滅魏的計劃,可以進行了。”

“邯鄲的楊端和知道怎麼做,現在應該開始虛張聲勢,大張旗鼓地打入魏境。”

嬴政想了一會道:“傳寡人的命令,讓王卿準備從函穀關出兵,同時傳一份調令給白卿,書信從鹹陽送到淮陽,時間就差不多可以北上和王卿一起滅魏,另外……”

他想到熊啟,又道:“昌平君主動勸降陳城,寡人已經決定,淮陽郡守由昌平君擔任,也送一份任命狀過去吧。”

身邊的趙高聽了,趕緊記錄下來,等會就讓人草擬王詔。

“大王英明!”

蒙武他們齊聲說道。

——

邯鄲。

楊端和確實準備好一切,也懂得判斷何時出兵,得到上蔡被白仲拿下來的訊息,就開始籌備計劃,此時集合大軍,讓人把一份訊息送去給王賁之後,直接出兵越過邊境。

這裡的聲勢,儘量做得浩大,給人一種,秦國要在邯鄲全麵進攻魏國的感覺。

一天後。

秦軍聚集在黃河邊上,就在魏國北邊的數座城池附近。

秦軍剛出現,就給魏軍帶來了恐慌。

北邊的守將趕緊把訊息送回去,上報給魏王假。

但是訊息剛送出,楊端和為了做得更逼真一點,開始攻打魏國北方的城池,還是輕鬆地拿下來,甚至要繼續進軍,瞬間給魏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
到了這個時候,魏國的人都知道,秦國要入侵大魏。

國內一片慌亂。

大梁城。

魏國宮城內。

魏王假把唐雎等人,全部叫到宮中。

“丞相,怎麼辦?”

他隻能把目光,放在唐雎身上。

唐雎說道:“臣之前的猜測冇錯,秦國攻打楚國,隻是掩人耳目,真正的目的是讓所有人都覺得,秦要先滅楚的時候,突然出兵滅我們魏國,而攻打楚國,是保證滅魏的過程中,秦國側後方的安全,可以說一舉兩得。”

他想了好久,道:“既然秦軍要從北方攻打下來,臣認為還守得住,北方是黃河,隻要依據黃河的地勢阻隔,完全冇問題!”

“丞相說得對!”

魏王假高聲道:“來人,傳寡人的命令,集合我大魏主力,出兵四十萬,把秦軍堵住在黃河北岸,一定不能讓秦軍順利渡河!”

這個命令剛剛下達,魏軍便快速行動。

但是等到這四十萬主力來到黃河的時候,楊端和已經把魏國在北邊的城池,攻打得差不多,有一種假戲真做的感覺。

魏王假還有最後的準備。

大梁一城,被他加固得,固若金湯,囤積的糧食,足夠全城的人食用兩年,城牆越來越高,就算魏軍能打到大梁城下,也不一定可以攻破大梁。

——

函穀關。

王賁已經等了好久,終於等到楊端和的書信,微微一笑道:“傳令下去,集合全軍,先打安陽!”

羌瘣趕緊把函穀關的士兵,調動起來,隻在關隘留守兩萬人,以及一個副將,浩浩蕩蕩地進入魏境,直奔安陽。

“羌瘣將軍,麻煩你先帶十萬人,繞過魏國西邊所有城池,封鎖黃河,儘可能地讓魏軍四十萬主力,無法南渡。”

王賁又說道:“以十萬,直麵四十萬人,壓力是有點大,但可以和楊將軍配合,白將軍應該在北上的路上,等他一到,會先去黃河南岸。”

羌瘣自信滿滿道:“王將軍放心把黃河南岸交給我。”

隨後他們分開,兵分兩路,兩個計劃同時進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