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到了決戰的時候。

按照計劃,剛剛入夜,項燕就讓人擂鼓,集合大軍準備強行渡汾水,鼓聲震耳欲聾,很快傳到河的對岸,但是楚軍隻在河岸集合,並冇有馬上通過浮橋,在等對岸火光亮起的時候。

聽到了楚軍的鼓聲,對岸的秦軍馬上做出迴應。

快要進入黑夜,項燕可以看到,對岸的秦軍點亮一個個火把,嚴陣以待地等著自己渡河。

他們楚軍,同樣準備有大批火把,照亮了岸邊。

項燕判斷著時間,感覺差不多了,首先安排部分楚軍舉起盾牌和火把渡河,通過浮橋的同時,又將火把插在浮橋邊上,為後來通過的士兵照明,持續往對岸走過去。

對岸的秦軍很快作出反擊,箭矢急速激射過來,但是部分利箭,被楚軍的盾牌擋下來,繼續往對岸推進。

“阿翁,成功了!”

項梁突然指了指對岸,隻見一大片火光,映照著即將進入黑夜的天空。

再過一會,可以很明顯地看到,對岸的秦軍亂了起來,火把亂走,搖擺不定,他激動道:“我們成功了!”

項燕長鬆了口氣,暗想自己終於贏回一局,果斷下令道:“全軍渡河!”

咚咚咚!

戰鼓的聲音,響亮得更急促。

準備渡河的士兵,一批批地走過浮橋,直奔對岸的秦軍殺去。

站在浮橋上麵,楚軍的士兵也能看到對岸的混亂,便明白他們收複失地的機會來了,渡河的速度越來越快,儘管秦軍還不斷用利箭打壓,但是楚軍繼續舉起盾牌不怕死地渡河。

與此同時。

河的對岸。

“將軍,燒了一批乾草,火光夠不夠明亮。”

庚武走到岸邊便問道。

楚軍的行動,儘管來得十分突然,但還是瞞不過秦軍,因為白仲帶了不少黑冰台的人在身邊,雖然嬴淑以及第一都尉的人,以前是嬴政的親衛,可是他們都受過專業訓練,最擅長打探敵蹤,潛行埋伏。

項燕的兩千人剛渡河,就被髮現了,白仲乾脆將計就計,讓人燒了一批乾草,同時把那兩千人解決掉。

“夠明亮。”

白仲看向岸邊,混亂也是他們故意製造出來的。

王離此時問道:“將軍何時動手?”

白仲說道:“再等一等,楚軍渡河的人還不夠多,過來大概八千到一萬人的時候,我們再反擊,對了傳我的軍令,讓陳城下麵的張唐帶兵回來,我擔心兵力不夠。”

他們繼續等下去,這件事不能心急。

又過了好一會,張唐帶兵回來了。

再看岸邊渡河的敵人,差不多有八千了,白仲下令道:“可以反擊,鐵鷹銳士在前,先用我們的強弩,射落浮橋上麵敵人的盾牌,殺吧!”

“殺!”

庚武興奮地喊了一聲,首先衝殺而去。

鐵鷹銳士作為前鋒,後麵還有兩萬多秦軍隨之跟上,殺入登陸的楚軍裡麵。

庚武快速占據一個有利的位置,讓銳士們用那種強勁的弩,遠程往浮橋上打擊過去,盾牌直接被箭矢穿透,手持盾牌的楚軍士兵不斷掉到水裡。

看到渡河的楚軍冇有盾牌掩護,蒙恬果斷下令,大批箭矢朝著浮橋射擊。

對於已經登陸的楚軍,馬上有步兵截殺。

黑夜之中,慘叫的聲音不斷響起。

岸邊原本混亂的火把,此時逐漸整齊起來。

登陸的楚軍士兵,覺得秦軍應該混亂不堪纔對,此時不僅不亂,馬上又整齊起來,反而是他們先亂了,此時轉身想要回去,但為時已晚,因為浮橋上的人不斷往前擠,再也回不去。

白仲冇有出戰,隻在後軍指揮戰鬥,看情況差不多了,又道:“可以安排水兵下水,把浮橋切斷。”

楚軍士兵大部分通過浮橋,如果此時切斷了,不知道多少人會狼狽地落水。

在這樣的混亂環境中,就算會遊泳,都有可能被淹死。

那三千個南郡水兵,白仲還冇有還給寧騰,繼續帶在身邊,聽到命令之後,一百多個水兵,連續跳入水裡潛遊到浮橋邊上,按照計劃,把浮橋上連接的繩子割斷。

“不好,浮橋斷了!”

一個楚軍的士兵剛好走過,突然腳下一陣搖晃。

如果所有浮橋連接在一起,走過去的時候,可以很平穩,但是連接的繩索斷了,浮橋斷開,失去平衡,隻要走過的動作大一點,馬上就搖晃不定。

撲通!

掉到汾水的人越來越多。

渡河的楚軍士兵,正被秦軍屠殺。

浮橋上的楚軍士兵,此時不斷掉落水,浮橋很快被水流衝散,東倒西歪,此時落水的人越來越多,場麵越來越淩亂。

淹死的人,不計其數。

“不對!”

項燕看到對岸的火光,貌似又整齊起來。

他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覺得又有問題了,正要下令讓渡河的士兵撤退回來時,就看到浮橋斷了。

“我們又中計了!”

項燕心中大驚,道:“全部撤退回來,不要再渡河,馬上離開這裡!”

項梁也是大驚,他們父子二人,竟接二連三地在秦軍麵前失利,不管什麼計劃,那個秦將白仲彷彿都能未卜先知,全部預判了他們的預判。

“快撤退!”

項燕高呼。

至於到了河對岸的士兵,他直接放棄了,也救不回來。

他們渡河的計劃,完全行不通。

派過去的兩千人,隻怕全部死了。

現在還熊熊燃燒的大火,肯定是秦軍故意放的。

他們一敗塗地。

項燕不敢在這裡逗留,連夜逃跑,往南方逃跑。

大軍剛撤回,項燕便讓人扛起軍旗作為指引,帶領眾人往南方奔走,可是還冇走出多久,一支利箭突然從前方激射過來。

嗖……

刺耳的聲音剛響起,楚軍的軍旗,旗杆當場被箭矢擊斷。

“停!”

項燕趕緊下令,隨後他往前方看去,隻見黑暗當中,一個個火把被點燃,這裡又有一批秦軍等著他們。

很快,他就想明白,一定是平輿的秦軍,此時回來支援白仲,攔截楚軍的逃跑。

秦將白仲的計劃,環環緊扣,直接把他們逼迫得走投無路。

現在彷彿走上了一條絕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