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習了煉氣術,庚武的整體實力,得到直線提升。

倒在他刀下的楚軍騎兵,已經有八個,全部是被他一刀秒殺。

接下來,庚武直接盯上項燕,要是把楚軍主將的人頭帶回去,可是大功一件!

“殺了他!”

庚武冷喝一聲,帶領身邊的騎兵發起衝鋒。

“保護我,撤退!”

到了項燕這個年紀,隻合適指揮作戰,不適合親自殺敵。

他看到庚武要往自己殺過來,又看到秦軍的騎兵士氣高漲,完全壓著他們楚軍的騎兵來殺,無論是騎術,還是士氣,甚至武器等,楚軍都遠遠不如秦軍。

此時再不撤退,他們都會死在這裡。

廝殺和突圍進行到最後,項燕隻能帶上數百騎兵,匆忙地往西邊逃跑。

他當然想反擊打回去,但是和項梁會合之後,纔有能力這樣做。

單憑騎兵,還渡不過汾水。

“可惜了!”

庚武歎了口氣,唯有看著項燕逃跑。

他心裡謹記白仲的命令,打贏了就撤退回去,不能追,不過看到楚軍騎兵留下來的無主戰馬,下令全部帶走通過浮橋。

回去途中,庚武讓人簡單地統計戰果。

他們的銳士冇有陣亡,隻有三個人重傷,趕緊用上金瘡藥止血。

回到軍營。

庚武把剛纔的戰果,完整地彙報一遍。

“做得不錯!”

白仲點頭道:“你們先下去休息,已經很晚了,今天不會再打起來,明天看看情況如何。”

既然項燕的騎兵回到岸邊,那麼後麵的步兵也快了。

如果今晚不到,明天也會來到汾水岸邊。

什麼時候打起來,不是白仲決定,而是項燕父子二人,白仲隻要守住在汾水邊上,控製住浮橋即可,哪怕楚軍再一次搭建浮橋,隻要冇有戰船,他們在岸邊很容易應對。

“你的鬼主意,確實管用。”

嬴淑有點佩服地說道。

離開上蔡的時候,白仲都是根據猜測而做的安排,冇想到所猜測的全部實現了,道:“應該是項燕低估了我,你也回去休息吧。”

軍營裡麵,很快恢複安靜。

就在下半夜。

有斥候來報,項燕父子一共五萬多人,連夜趕路,終於來到岸邊。

白仲冇有休息,聞言便沉吟道:“來得有點快,暫時不要行動,你們安排人,輪流在浮橋邊上盯著即可。”

“唯!”

斥候應聲道。

白仲想到王賁那邊,應該也在等著自己的進度,包括邯鄲的楊端和,於是又寫了兩份書信,再喊人進來,讓他們儘快把書信送去北方。

到了這個程度,楊端和可以在邯鄲佯攻,給魏王假製造壓力,王賁也差不多能夠打入燕國。

目前一切順利!

天亮後。

白仲走出營地,先不管已經進城的熊啟如何,直接來到汾水河岸,往對岸看了過去。

王離他們看到自己的將軍似乎要宣戰了,馬上集合全軍,跟在白仲身邊,隨時待命。

對岸的楚軍見了,同樣集合起來。

過了片刻,項燕從楚軍裡麵現身,也來到岸邊。

他遠遠地看去,還是第一次和白仲見麵。

“白將軍,好手段!”

河的兩岸距離雖然遠,但項燕聲音洪亮,白仲他們都可以聽到。

白仲笑道:“項將軍承讓了,不知道你是直接退軍,還是和我打一場?如果是後者,我這裡的人,奉陪到底!”

項燕朗聲道:“白將軍對自己的能力,很有自信?”

“是不是有自信,項將軍已經看到了。”

白仲哈哈一笑:“要是你們想戰,我的人,站在這裡等著你們來戰,如果不想,現在撤退還來得及。”

項燕冇有再說話,沉思了好久,從河岸旁邊離開,但他冇有發起進攻。

蒙恬擔心道:“如果楚軍真的撤退了,又怎麼辦?”

王離說道:“我認為項燕不會撤退,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其實退不退對他來說,差彆不大,還不如強行渡河,和我們打一場,狠狠地拚一把,他們絕對想挽回一切,不想就這樣離開,也不甘心放棄了,所以我們要做好戰鬥的準備。”

白仲讚同道:“我也認為項燕不會退,你們幫我安排幾個人,從上遊橫渡汾水,我要知道章邯來到哪裡了。”

隻要章邯能順利趕來,就算項燕真的要撤退,也難以退出淮陽。

“同時,也要做好渡河的準備。”

白仲在考慮著,萬一項燕會撤退,他們應該怎麼辦。

不過項燕要撤退,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的追殺。

——

項燕回到軍營,也在考慮應不應該撤退。

現在撤退,淮陽等於冇有了,楚王肯定會處罰他們,如果拚一把,贏了就能收回陳城,還能收複整個淮陽,如果戰敗了,後果和撤退回去冇多大區彆。

“阿翁,我們要怎麼辦?”

項梁問道。

項燕攤開一份地圖,想了好一會道:“你覺得能不能渡河?”

“很難!”

項梁分析道:“如果我們現在有十多萬人,完全可以強渡汾水,但是隻有五萬多人,不太容易,除非能擾亂秦軍的後方。”

“擾亂秦軍後方?”

項燕考慮了好久,覺得這個方法可行,又沉吟了好一會,續道:“你馬上安排兩千個水性最好的士兵,從下遊冇有秦軍監視的地方,遊過汾水,在對岸等待,明天晚上我們強渡汾水。”

他想了想又道:“渡河的時候,我們會傳令讓人用力敲鼓,以鼓聲為號,那兩千人聽到鼓聲,便殺入秦軍後軍,放火燒了軍營,擾亂敵軍後方後,輔助我們渡河。”

項梁連忙道:“我馬上去安排。”

這樣做,彷彿是他們唯一的機會。

當天晚上。

兩千楚軍,在下遊靜悄悄地橫渡汾水。

但是在楚軍渡河之前,秦軍的人,早已經橫渡過去,此時和章邯他們取得聯絡。

看到白仲的軍令,章邯想了好一會,道:“先往楚軍靠近,注意隱藏,不要驚動任何人,斥候先監視著楚軍的動向。”

等到楚軍有動靜,無論是強行渡河,還是先撤退逃跑,他都會出兵殺過去,如果會逃跑,當然是攔截下來,等白仲帶領大軍過來圍剿。

攻打楚國一戰,到了這個時候,快要進入尾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