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軍的動作很快,全部拔營往東回。

離開之前,項梁讓人到平輿城內,把這件事告訴平輿縣令,然後儘快趕回去。

項燕帶領五千騎兵,首先用最快的速度東回,後麵的項梁才整合大軍跟上,必須確保陳城安然無恙,否則淮安就不再是他們楚國的領地。

楚軍剛撤退,就被秦軍的斥候看在眼內。

斥候趕緊把訊息上報,李信說道:“下令,攻城!”

章邯阻止道:“先等一等,楚軍還冇走遠,萬一他們再殺回來,我們還在攻城,很容易混亂。”

李信覺得有道理,先按下馬上攻城的想法。

秦軍等了大概兩個時辰,派出去的斥候回來說,敵人徹底走遠了,章邯和李信同時下令攻城。

咚咚咚!

戰鼓被敲響。

大批秦軍集合,直奔平輿而去。

平輿的守衛剛得到項梁的訊息,說他們中計了,大軍必須東回,還冇過多久,秦軍就在南邊殺出來,他們手忙腳亂地應對,可是再怎麼應對,都是無能為力。

秦軍的動作很快,不到半個時辰,就有士兵通過雲梯殺到城樓上。

一個半時辰之後,平輿被攻破。

“投降,我們投降!”

平輿縣令帶頭丟下武器,楚軍大批投降。

章邯說道:“將軍有令,不接受任何投降,全部殺了。”

李信得到的命令,也是如此。

不管平輿的士兵投降與否,一個都不能留下,他們也隻殺戰場上的士兵,絕對不傷害任何的平民。

一陣殺戮過後。

平輿的一萬多守衛,全部變成屍體,隻有數十人活著的可以逃出城門。

李信一邊讓人處理屍體,又一邊接管城內的一切。

“李將軍,這裡全靠你了。”

章邯按照計劃,還得帶兵去幫白仲拿下陳城。

李信點頭道:“章將軍先去,過兩天我就能跟上,注意安全,不要直接和撤退的楚軍碰撞。”

“好!”

章邯的領軍經驗,相對李信還是差了點。

當初李信擔任百將的時候,章邯還隻是個新兵。

章邯他們隻休息半個時辰,便出城往東邊趕路,但冇有直接追上項梁等人,保持著一定距離。

就在這時候。

從平輿逃出去的十多個楚軍士兵,匆忙地追上項梁的大軍。

“小將軍,平輿失守了!”

得到這個訊息,項梁愣了好一會,連忙跳下馬,抓住那個說話的士兵,問:“你說什麼?”

“平輿失守了,你們剛走,就有一夥秦軍殺出來,我們守不住……”

這個士兵把整個過程,都說了出來。

項梁感覺到腦海裡一片空白。

秦軍的戰略部署,怎會那麼厲害,真真假假,虛虛實實,讓他們難以判斷。

項梁隻能安排人趕緊追上前麵的項燕,把平輿的事情告訴他。

過了好久,項燕終於得到平輿的訊息,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他目前的想法,和項梁的差不過,秦將白仲,表現得太可怕了!

“不對!”

“白仲絕對是兵分兩路,同時對平輿和陳城下手。”

“不用再管平輿,快回去陳城。”

項燕很快堅定了自己的心思,不再猶豫,現實情況也不支援他猶豫。

“將軍!”

便在此時,一個走在前麵的騎兵回來道:“前方發現秦軍的斥候,隻看了我們一眼就跑了,而且是騎馬的,我們追不上。”

秦軍的斥候出現在這裡,更能說明陳城已經出事了。

白仲絕對是兵分兩路,把他們騙得團團轉。

項燕在想自己行軍打仗那麼多年,竟比不過一個剛剛揚名的年輕秦將,他果斷道:“不用管斥候,儘快趕回去。”

他不應該改變最初的計劃,也不該離開陳城。

一切都做錯了。

——

秦軍的斥候,很快回到陳城附近。

“將軍,項燕回來了,首先來的是騎兵,數量應該有五千。”

斥候上報道。

白仲微微點頭,按照騎兵的速度,傍晚時分,應該能趕到汾水邊上,道:“我們鐵鷹銳士,好久冇試過馬上作戰,庚武!”

“屬下在!”

“你帶銳士們渡過汾水,先殺亂項燕的騎兵,不要戀戰,贏了就馬上退回來。”

“唯!”

庚武整合銳士,翻身上馬,往汾水走去。

他們出來打仗,也把戰馬帶在身邊。

但目前進行得更多的是攻城戰,因為楚軍不敢和秦軍在平原上兩軍對峙,戰馬的用處不大,現在終於可以派上用場。

“張唐任囂,你們守在城下。”

“其他人和我一起,去汾水岸邊,等項燕大軍的到來。”

白仲繼續調動安排。

——

傍晚。

項燕終於回到汾水邊上,就在他們搭建浮橋的地方,還冇來得及通過浮橋,就看到前方出現一批騎兵,數量不多,隻有四千餘人,但是氣勢如虹,殺氣騰騰。

“停下!”

項燕舉了舉手,問道:“前麵的可是白仲將軍?”

庚武高聲道:“我是白將軍部下,已經等了項將軍好久。”

項燕明白來到這裡,是無可避免要有一戰,既然不是白仲,那就打敗了庚武,再見白仲,道:“殺過去!”

“殺!”

庚武也喊道。

雙方的騎兵,很快走動起來。

項燕的騎兵長途趕路,體力有點支撐不了,但是庚武那邊的人,精力旺盛,體力充沛,剛衝鋒起來,馬上有人拿起弓弩。

“分開,射擊!”

庚武喊道。

銳士們得到命令,所有騎兵快速一字排開。

前排的銳士首先射箭,換箭的時候,後排的趕緊跟上,這裡是平原地帶,騎兵的作用可以完全施展開。

弩箭鋪天蓋地往項燕他們激射而出。

“騎射!”

項燕瞪大雙眼。

秦國的騎兵,竟然還會騎射。

以前他隻聽說過,李牧部下的騎兵可以做到如此。

“快躲開!”

項燕趕緊下令。

楚軍的騎兵快速閃躲,但還是被弩箭射殺數百人。

雙方的距離,越來越近。

“拔刀!”

庚武首先拔刀出鞘。

鏘!

一陣拔刀的聲音響起。

兩隊騎兵,短兵相接。

然後楚軍騎兵就發現一個問題,秦軍的騎兵,不僅能騎射,在馬背上還十分之穩,好像和座下的戰馬融為一體,這樣的騎兵作戰殺傷力更強。

不僅如此,秦軍的刀,鋒利無比,鋒芒劃過,楚軍騎兵的甲,可以輕鬆地破開,削斷他們的劍,也是輕而易舉。

雙方第一個交鋒,楚軍的騎兵又被殺了數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