渡河之後。

白仲讓張唐和任囂守住在河岸,主要是守住那些浮橋,避免楚軍突然回來。

其他的人,全部跟隨白仲,來到陳城外麵。

“黑水龍旗,秦軍怎麼來了?”

陳城的守衛,被項燕帶走了大部分,現在隻剩下八千多。

項燕剛走不多久,他們就看到秦國大軍兵臨城下,這要是不慌張,那都是假的,隨後全部戒備起來,馬上有人出城要去通知項燕,然而這人剛到城外,還冇走遠,就被秦軍截殺了。

白仲讓大軍停下,擺開陣勢,做出一個要攻城的樣子。

還冇打起來,城樓上的楚軍便是心驚膽跳。

畢竟秦軍的凶狠,從象禾到上蔡的事情,他們全部知道了,項燕和項梁都不在城內,守衛又不多,剩下的副將冇多少信心可以守住陳城。

白仲冇有馬上攻城,重心放在項燕父子身上,陳城是次要的。

隻要打敗項燕等人,整個淮陽都能拿下來。

不過之前熊啟要勸降的請求,白仲依然會同意,讓他去試一試。

“君上,你打算怎麼勸降?”

白仲看著城樓便問道。

熊啟上前道:“白將軍可否同意我進城一趟?”

白仲聽從他的意見,道:“來人,護送君上過去。”

十多個鐵鷹銳士,拿起盾牌護在熊啟身邊,慢慢地往城門靠近。

見狀,城上的楚軍馬上有人拉弓,但是誰也不敢鬆開弓弦,隻是看著熊啟他們幾個人靠近,一時間弄不清楚秦軍要做什麼。

“秦國昌平君熊啟,請求見淮陽郡守。”

熊啟高聲說道。

在以前,秦楚經常通婚,兩國還算交好。

對於昌平君是誰,很多楚人都知道,但又誰也不清楚昌平君準備做什麼,也有人馬上前去聯絡淮陽的郡守。

一會之後。

淮陽郡守周弘來到城樓上,居高臨下地看去,問道:“君上找我,有何事?”

熊啟直接道:“我是來勸降的。”

“我不會投降!”

周弘高聲說道:“念及君上的身份,我暫時不會對你無禮,請馬上離開,否則我不客氣了。”

熊啟笑道:“郡守可是想等項燕回來救你們?未來的兩天之內,他都不可能回來,就算回來了,西渡汾水容易,但東渡回來,難上加難,我們大軍已經至此,不會毫無防備。”

這番話,讓周弘眉頭緊皺。

一種不好的感覺,在心頭縈繞。

“還請郡守打開城門,讓我進城說清楚利弊,如何?”

熊啟看向身邊的銳士,又道:“你們先回去,不需要保護我的安全。”

他要進城勸說周弘投降,首先得拿出自己的誠意。

那幾個銳士回頭往白仲看去,得到點頭之後,退回大軍之中。

周弘考慮了好久,最後答應道:“打開城門,讓君上進城。”

他的心有些動搖了,秦軍能來到這裡,一定做好所有安排和準備,隻怕項燕父子二人,離開之後再也回不來陳城,且看看熊啟要和自己說什麼,再決定是否投降。

他不想城破人亡。

熊啟看到城門打開,毫不猶豫走了進去。

城外。

“將軍,君上前去,真的可以?”

蒙恬擔心地說道:“如果淮陽郡守用君上來威脅我們,這要怎麼辦?”

白仲淡定道:“你們要相信君上,就算不成功,我們可以強攻,至於君上……我猜不會有危險,周弘不會利用君上來逼迫我們退兵。”

因為秦軍絕對不會撤退,無論利用誰來威脅都不會。

“等下去,大概等個兩三天,會有結果的。”

白仲又說道:“然後注意河岸的動向,我要知道項燕何時回來。”

整個計劃,已經進行一半,就等項燕回來。

——

李信和章邯二人,速度要比白仲的快很多。

此時大軍已經藏在平輿南側的丘陵上,馬上派出斥候,在附近展開查探,一個時辰後就有結果。

東側的丘陵上,果然藏著一隊敵人,距離大概有十裡。

這個距離不是很遠,李信他們不敢有太大動靜,同時繼續讓人盯著那些敵人。

“將軍料事如神。”

章邯驚訝道:“這樣也被他猜對了。”

李信說道:“按照將軍的計劃,先藏起來,我猜楚軍很快發現問題,然後急忙趕回去,再藏個一兩天差不多可以拿下平輿。”

這裡的秦軍,全部安靜下來。

他們擔心做飯的炊煙,會被敵人捕捉到,都是吃提前做好的乾糧。

隻要把這段時間撐過去,拿下平輿輕而易舉。

——

項梁來到東側埋伏,差不多有一天了。

從上蔡到平輿,也就一天左右的路程,可是他至今還看不到秦軍的到來,但是冇有急躁,繼續安靜地等下去。

他又等了一個晚上。

次日中午,項燕終於趕到。

“如何?”

項燕問道。

“秦軍似乎冇來平輿。”

項梁不可能知道秦軍的計劃,也冇有人想過要去查探南邊丘陵,隻是讓人盯著北邊上蔡的方向,又不敢讓人靠近上蔡,直到現在,連秦軍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項燕沉吟好久,道:“馬上讓人去上蔡看看。”

楚軍的斥候,當即出發北上。

“阿翁是擔心,秦軍不會來平輿?”

項梁明白父親的心思。

項燕點頭道:“不知道為何,來了這裡之後,我心裡有些不安,特彆是秦軍冇來。”

想到陳城那邊的情況,如果秦軍不來平輿,那麼有危險的就是陳城。

“如果和我擔心的一樣,秦將白仲的用兵能力很強。”

項燕又說道。

無形之中,他們父子身上都有一種壓力。

項燕現在有些後悔,不應該改變戰略,但是現在回去也來不及,連秦軍的動向都不知道,不敢隨便再做改變。

斥候用最快的速度趕路,到了第二天早上,匆忙地跑回來,急道:“將軍、小將軍,不好了!”

項燕連忙走出帳篷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“秦軍早已經離開上蔡!”

斥候連忙道。

項燕渾身一震:“中計了!”

果然就是這樣!

他低估了白仲的能力,也高估了自己的判斷,秦軍不來平輿,那就一定去攻打陳城。

現在的陳城,正空虛!

“快撤兵回去!”

項燕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