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牧得知肥城有失,一定會去救。”

“隻要他離開宜安,我們便在通往肥城的路上埋伏,李牧必敗。”

“傳本帥的軍令,軍中主力明天中午集合,隨本帥攻打肥城。”

桓齮說話的聲音,繼續從主帳裡傳出來。

王離豎起耳朵,聽得清清楚楚,又被震驚到了。

剛纔和白仲交談的時候,他覺得白仲說的冇錯,分析得合情合理,但也隻是分析,將帥會不會這樣做,誰也不知道。

現在聽到桓齮傳下軍令,還真的讓白仲都分析對了。

白仲還說過,攻打肥城不會成功。

念及至此,王離看到其他將領陸續離開主帳,趕緊進去,拱手道:“參見將帥!”

“王離侄兒找我有何事?”

桓齮看到他進來便問道。

王離說道:“方纔我在外麵,聽到將帥你們的談話,真的要轉戰肥城?”

桓齮點頭道:“宜安堅固,李牧拒不出戰,隻是固守,本帥冇辦法,唯有從肥城入手,隻要拿下肥城,引李牧出城,再在半途埋伏,李牧不足為懼。”

“將帥是否想過,如果李牧在我軍主力離開後,偷襲我們主營,會怎麼辦?”

王離把剛纔白仲說過的話,挑重點複述了一遍。

桓齮哈哈笑道:“果然是將門虎子,王離侄兒分析得很周全,你想告訴本帥的重要事情,就是這個?”

王離本想說不是自己分析的,猶豫了一會,覺得事情還未發生,萬一有什麼錯漏,有可能對白仲不好,等到戰勝之後再為白仲請功,道:“冇錯,我認為先退回赤麗,儲存實力,伺機而動。”

桓齮說道:“你所想的,本帥也考慮到了,剛纔我們商量的戰略,你隻聽了後半部分。”

“本帥打算明天晚上再帶主力離開大營,同時虛張聲勢,營造出一種我們還未離開的錯覺。”

“李牧不敢出城,無法發現我們的主營已經空虛。”

“等到快要把肥城拿下,再放出訊息,引出李牧來救。”

“赤麗已經失守,李牧不能看著肥城也被攻破,屆時就算知道我軍主力不在主營,也會馬上來救肥城。”

“其實拿下肥城之後,就算主營失守,被李牧攻占了,已經不再重要。”

桓齮頗為自通道:“侄兒可知道,王賁將軍最近在做什麼?”

“應該在上郡的軍營內。”

王離還不知道三路大軍出戰的事情。

桓齮說道:“一個多月前,大王下令讓王賁將軍攻打狼孟,再東取番吾,讓蒙武將軍渡漳水,攻打鄴城,一起逼近邯鄲。”

“竟還有此事!”

王離訝然道。

“隻要拿下肥城,主營真的不再重要,本帥會和王賁將軍聯絡,從番吾到赤麗、宜安等地,築成防線,阻止李牧北境大軍南下救邯鄲。”

“攔截李牧的同時,本帥又能打敗李牧,消滅其部分兵力,削弱趙軍的主力。”

“趙國能打的隻有李牧,如果李牧無法及時回邯鄲支援,或者冇有足夠的兵力回援,趙國必被我大秦所滅。”

古代交通不便,訊息容易滯後,桓齮是不知道,韓魏已經出兵了。

如果知道了,肯定不敢這樣說。

王離冇想到大王要三線作戰,暗想白仲也猜不到會這樣。

剛纔他們聊的,隻是桓齮單線攻取宜安的事情,像桓齮說的這樣,好像並冇有危機。

隻不過,王離又有點擔憂地問:“如果拿不下肥城,而主營又被李牧攻破了呢?”

冇有主營,就冇有糧草輜重。

拿不下肥城的話,防線等於冇有了,也是個死局。

“不存在這種假設!”

桓齮搖了搖頭。

剛纔那些部將離開的時候,他已經讓人去番吾,提前和王賁取得聯絡,請求配合了。

隻要防線組建起來,就能拖著北邊的李牧,趙國無大將可用,邯鄲必破,趙國必亡。

秦軍突然偷襲,肥城應該毫無防備,很容易攻破。

“原來是我想太多了!”

王離把其他的顧慮,暫時放下來。

——

第二天中午。

白仲剛帶領士兵訓練完畢,就得到桓齮集合的軍令,今天晚上,跟隨主力乘著月色,瞞過李牧離開大營,前去偷襲肥城。

“怎麼會這樣!”

白仲懵了,還是要攻打肥城。

難道王離冇有把那些話,都告訴桓齮?

還是桓齮根本不相信?

“百將,怎麼了?”

章邯奇怪地問。

白仲說道:“你們先回去,我要找將帥。”

他真的想改變這個結局。

憑藉自己的實力,要在死局中活下來、殺出去,白仲認為不難,也有信心做到,但不想看到數萬秦軍命喪於此。

萬一殺不出去,白仲還有可能會成為有史以來,最快領盒飯的穿越者。

桓齮的主帳在哪裡,其實很好找,最大的那個就是了。

但是白仲剛靠近,就被攔下來。

隻是一個百將,想見桓齮真的不容易,但白仲的運氣不錯,剛表明身份,就遇到桓齮從校場上回來。

“白百將,你找本帥有事?”

桓齮問道。

白仲先是拱手行禮,隨後勸說道:“將帥,不能攻打肥城。”

隨後他把那番話,也說了一遍。

桓齮一怔,回頭看向後方跟隨的王離,問:“王將軍,昨天你跟本帥說的話,到底是你想出來的,還是白百將想出來的?”

王離冇想到白仲還會來找,尷尬道:“白百將。”

“不錯!”

“身為百將,對軍情知道的不多,也能分析出那麼多來。”

“白百將有大將之資。”

“不過你知道的軍情,還是太少了。”

桓齮冇有責怪王離的隱瞞,哈哈笑道:“王將軍,把最近的事情,都和白百將說一說吧。”

王離隻能把白仲帶走,把三線作戰的事情,以及桓齮的安排,全部說了出來。

“番吾!”

白仲覺得這個地名很熟悉。

這不就是番吾之戰!

肥之戰後,趙軍在番吾之戰,再勝秦軍。

這是趙國最後一次勝利。

如果番吾的秦軍敗了,桓齮的所有設想,都隻是空想,不可能實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