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天後,白仲離開上蔡,帶兵往平輿殺去。

路上,他打開地圖,分析接下來的戰略。

上蔡距離平輿並不遠,距離陳城要遠一點,是先打平輿,再打陳城,還是再一次兵分兩路,兩城同時攻打?

“楚軍的將領,一定會放棄平輿?”

白仲自言自語道。

旁邊的熊啟說道:“平輿和上蔡的情況差不多,上蔡尚且守不住,再加上楚軍士氣低落,既然都會守不住,不應該浪費兵力,在平輿垂死掙紮。”

縱觀戰局,他們都認為,楚軍應該要有所捨棄,才能儲存淮陽。

甚至項梁也是這麼想。

如果分兵在平輿再和秦軍廝殺一場,陳城的兵力,或者淮陽的兵力都會顯得不足,還冇等其他郡的援軍趕到,隻怕陳城已經被秦軍拿下來。

陳城失守,就等於淮陽完全失守。

“按照君上的說法,楚軍覺得我們一定會先出兵攻打平輿?”

白仲擺了擺手,讓所有人停下來。

李信好奇地問:“這樣有什麼問題嗎?”

白仲考慮著說道:“絕對有問題,楚軍認為我們一定去攻打平輿,而我們確實會去拿下平輿,那麼問題就來了,這是一個絕對會發生的事件,楚軍難道就不會在我們攻打平輿的時候,有所安排?”

“換個說法,其實楚軍不一定放棄平輿。”

“所謂的放棄隻是我們的猜測,甚至楚軍故意這樣做,讓我們覺得放棄了。”

“然後楚軍在平輿附近,準備陷阱什麼的,我們豈不是損失慘重?”

他的話,讓在場所有人陷入沉思。

有這個可能。

“那麼我們明麵上要攻打平輿,暗地裡直接去打陳城?”

蒙恬建議道。

既然敵人要玩這些虛虛實實的手段,他們也可以玩。

白仲說道:“我覺得,依舊兵分兩路。”

他下馬,把眾人召集過來,指著輿圖上的地形。

從南郡出去,雖然多是平原,但不是冇有山地,在平輿南側和東側,都有一小片丘陵,可以藏人。

“李信和章邯,你們依然帶著目前的部下,前去平輿,就藏在南側。”

白仲指著地圖上,南邊的丘陵,繼續說道:“到了地方之後,不要現身,一定得打探清楚一切,如果發現城外冇有任何異樣,你們直接攻城,如果發現城外有問題,按兵不動!”

章邯問道:“藏起來按兵不動,豈不是浪費時間?我們孤軍深入,在輜重糧食方麵,和楚軍相比,耗不起。”

白仲解釋道:“不會拖延太長時間,如果城外真的有問題,楚軍看到我們遲遲不出現,一定會懷疑我們的目標不是平輿,而是陳城,所以楚軍馬上回去陳城。”

李信頓時明白了,道:“將軍是想,在楚軍回去陳城之後,出兵攻城?那樣將軍你們兵力不多,豈不是很危險?”

危險當然有,但不一定都會危險。

“我不會和楚軍正麵對戰,而是想辦法和他們周旋,你們拿下平輿,李信先留守城內,章邯快速來幫我,等到平輿穩定下來後,我們在陳城外麵會合。”

白仲繼續看著地圖,又道:“你們先出發,按計劃行事。”

章邯關切道:“將軍,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你們也是!”

白仲點了點頭。

他們雙方分開了,兵分兩路行動。

白仲帶兵走了一天多,又遇到一條江河。

淮北平原,河網比較多。

這條河,叫做汾水,渡河之後,再往東邊走大概半天,就能到達陳城。

“先在這裡停下來。”

白仲想了一會,決定把對楚軍的戰場,放在汾水岸邊。

大概休息一個時辰。

一個斥候從南方走回來,急切道:“將軍,我們在下遊,大概二十裡的地方,發現有大軍渡河的痕跡,浮橋還在水麵上。”

“貌似,又讓我猜對了。”

白仲身上的壓力一鬆,續道:“你們留在這裡,紮營休息,注意警惕,贏都尉我們到下遊去看看。”

他們隻是兩個人,不帶任何護衛,也不怕會遇到敵人圍剿,因為白仲有足夠的信心,可以帶嬴淑殺出去。

很快,他們來到斥候打探的地方。

還未靠近前方的浮橋,白仲眼眸一眯,往汾水對岸看了過去,拉著嬴淑的手往後退,走進岸邊一處草叢內,低聲道:“不要聲張,又有人來了。”

他們剛藏起來,嬴淑也看到了,一批兵馬在汾水東岸走來,陸續通過浮橋。

領軍的人正是項燕。

項梁作為前鋒,早已經渡河,浮橋就是他搭建的。

項燕率領的後軍,此時才帶上輜重物品出發。

浮橋下麵是舟船,上麵鋪著木板,遠比白仲之前那些木排浮橋穩固。

楚軍的行走速度很快。

白仲遠遠看去,隻見在楚軍當中,除了楚國的旗幟,還有一麵大旗,上麵刺繡著“項”這個大字。

“他們的將領姓項?”

他輕聲道。

嬴淑迴應道:“應該是項燕,上相項氏的人。”

白仲瞬間反應過來,楚國有能力的大將,大概隻有項燕一人,他還是後來的西楚霸王項羽的祖父,冇想到是此人親自來了。

嬴淑又說道:“之前和我們在上蔡對峙的人,應該是項梁,你有冇有信心?”

“當然有!”

不就是項燕,白仲還不至於怕了此人,又道:“等項燕過去之後,我們再回去,通過這浮橋渡河,先兵臨陳城城下,再想辦法擊敗項燕,那樣我們的任務就差不多完成,順利地配合王將軍,再北上滅魏。”

嬴淑好奇地問:“你有什麼好主意?”

“用項梁的方法,半渡而擊之!”

白仲在她耳邊,低聲地說道。

兩人為了說話方便,不想被外麵的大軍發現,捱得越來越近。

嬴淑在此時側過頭,差點和白仲的嘴唇碰上,趕緊推開了他,壓低聲音道:“你彆想占我便宜!”

“噓!”

白仲做了個噤聲的手勢。

還好大軍渡河,聲音可以蓋過他們說話的聲音,河岸的草叢很高,能隱藏著他們兩人,並冇有被髮現。

一直等到項燕大軍走遠了,白仲纔起來說道:“快回去,帶兵通過這個浮橋渡河,跟項燕大乾一場!”

考慮到要回去陳城,項燕冇有毀掉浮橋,這就等於給白仲提供了便利。

半個時辰後,秦軍大部隊來到這裡,渡過浮橋,直奔陳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