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考慮到楚軍的半渡而擊之,纔會第一個殺進去,用自己的實力,加上短兵和鐵鷹銳士的戰力,為後麵的大軍殺出一條血路。

項梁在這裡,隻有兩萬多人。

隻要順利渡河,這點人不值一提。

很快,岸邊的楚軍士兵,無不害怕地後退。

不是怕了秦軍,而是害怕白仲。

他們親眼看到,隻要白仲的刀舉起,絕對會有同僚倒下,有時候一刀殺一人,有時候兩人,甚至一刀殺三人都有可能。

可怕!

這個秦將,太可怕了!

白仲帶領的士兵,殺得越來越狠,瞬間深入楚軍之中。

同樣可怕的人,還不止白仲。

嬴淑率領的短兵,還有庚武帶領的銳士,全部殺人如麻,越殺就越興奮。

“快跟上將軍!”

蒙恬吆喝著,帶上自己的一萬人,首先從浮橋衝出去。

接下來,王離也帶兵登陸。

白仲拖延的時間越長,就有越多的秦軍來到岸邊。

片刻過後,張唐和任囂二人帶領的士兵,也都落在陸地上,戰船上的水兵,紛紛下船登陸,從四麵八方撲殺向楚軍,血水很快染紅了河邊的沙子,融入到河水裡麵。

項梁遠遠地往秦軍看去,隻見河岸完全失守,這一戰自己敗得十分徹底,無奈地喝道:“全部撤退,進城!”

再不撤退,他們有可能都死在這裡,誰也無法離開。

第一次獨自領軍作戰,就對上狠人白仲,失敗得如此淒慘,這是項梁想不到的。

不過撤退的時候,項梁最後遠遠地看了白仲一眼,心裡暗暗在想,以後我一定會打敗你,必須打敗!

今天的戰敗,隻是暫時的。

楚軍得到撤退的號令,被殺破膽的他們爭先恐後地離開,生怕走慢了就會被殺,全部向上蔡那邊退去。

白仲冇有追擊,先占據岸邊,看到李信和章邯帶兵也過來了,下令道:“你們去攻城!”

他負責帶兵強行渡河,李信他們負責攻城。

兩部分秦軍,分開行動,可以無縫銜接,不給楚軍休息的機會。

“攻城!”

章邯先喊了一聲。

他們部下隻損失了一千多人,剩下的三萬多人,直接往上蔡推進。

樓車、衝車等東西太高大笨重,不可能通過浮橋渡河,所以他們隻有雲梯。

楚軍剛撤回到城內,還來不及休息,秦軍馬上又來攻城。

項梁唯有慌亂地應對。

剛纔他帶出去的兩萬多人,隻剩下五千多回來,城內原本還有一萬多守衛,此時拚了命地守城。

攻城戰就這樣被打響。

秦軍用的方法,就是最簡單粗暴的強攻。

通過雲梯,強攻上去。

白仲冇有參與攻城,收斂起戰意和狂暴,簡單地抹去臉上的血水,隨後讓士兵們去收割人頭、耳朵等東西,以便統計戰功。

“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嬴淑走過來問道。

白仲好奇地反問她:“什麼怎麼做到?”

嬴淑問道:“殺敵時,我隻要站在你身邊,整個人都會不同。”

原來她問的是這個,白仲笑了笑,不過滿臉是血的笑容看起來挺可怕,解釋道:“因為你看到我身先士卒,如此勇武,鼓舞了士氣,不知不覺被我影響從而變得不同,王離你們認為對吧?”

“是啊!”

王離早就覺得奇怪,但是找不出其他原因來。

蒙恬讚同道:“我認為,就是將軍無形中影響了我們。”

張唐他們回想起第一次跟隨白仲作戰,同樣有這種情況,但是都認同白仲給出的解釋,紛紛地點頭。

嬴淑:“……”

算了,肯定問不出什麼原因,她也懶得再追問,把長戟交給一個短兵,坐在地上休息,剛纔跟著白仲瘋狂地殺敵,這是她第一次廝殺得如此瘋狂,停下來之後會感到很累。

白仲往上蔡走去,隻見攻城戰徹底打響。

章邯和李信二人的指揮能力不差,很快占據上風。

楚軍剛剛戰敗一場,士氣幾乎為負數,就算給他們再多的守城工具,也很難再守下去,秦軍不斷攀爬到城樓上,殺得楚軍節節敗退。

“棄城!”

項梁不得不做下這個決定。

上蔡肯定守不住,他們趕緊打開東邊城門,狼狽地往陳城的方向逃跑。

至於上蔡附近的平輿,不用想肯定也守不住。

項梁的父親項燕,已經在趕往陳城的途中,他認為前去和父親會合,或許還能通過堅守陳城,守住淮陽另外一半土地,不至於全部被秦軍攻占。

他們剛退出上蔡,章邯他們就殺到城門旁邊,讓人打開城門。

上蔡,失守!

“將軍,城門打開了!”

張唐連忙說道。

這一次攻城戰,不到一個時辰就結束了。

白仲高聲道:“進城!”

不一會之後,秦軍把上蔡占據。

張唐和任囂他們,去追殺部分殘兵。

其他人帶兵去據守各個城樓,處理城池內外的屍體。

白仲讓軍法官統計戰功,隨後走到城樓上,攤開地圖繼續研究下麵的戰略。

“你拿下上蔡,下一步就是平輿。”

“我認為楚軍不會再守平輿,會把主力放在陳城應對我們。”

嬴淑湊過來看著地圖,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:“隻有拿下陳城,我們纔算是攻占整個淮陽,楚軍不會讓我們輕易得手。”

白仲冇想到女漢子還會分析戰略,讚賞地看了她一眼,道:“如果我是楚將,應該也會放棄平輿,在陳城集合全力抗拒我們,但是要把陳城拿下也不難,君上說是吧?”

熊啟站在一旁,看著他們研究戰略,聞言便說道:“將軍不如把陳城交給我?”

“君上準備如何做?”

“我的方法,非戰!而是進城勸降。”

熊啟也有自己的計劃,道:“我也知道,大王想要我證明忠誠,白將軍和公主,應該也對我有點懷疑,陳城就交給我自證清白,我可以進城勸降,輔助白將軍和公主拿下淮陽。”

白仲收起地圖,同意道:“那麼陳城就麻煩君上勸降,但是前去陳城之前,平輿我必須先拿下來,就這樣定了!”

“將軍,出事了!”

此時,一個軍法官匆忙地走到城樓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