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迎戰!”

項梁趕緊喊道。

所有楚軍快速反應過來,水兵全部上船,迎戰秦軍的戰船。

咚咚咚!

戰鼓的聲音,隨之被敲響。

秦軍的突冒戰船順水而下,航行速度很快,不一會便逼近到楚軍戰船麵前,進入了強弩的打擊範圍,固定在船上的床弩調整方向射出,直接擊中一艘楚軍的戰船。

砰!

戰船急劇震動,但冇有那麼容易被擊沉。

楚軍的水兵也展開反擊,把自己船上的強弩迎著秦軍激射過去。

隨著距離不斷拉近,床弩等強弩在近距離發揮不出作用,裝載箭矢也麻煩,於是雙方的水兵舉起盾牌掩護,弓弩手跟隨其後,不斷射擊。

“快上!”

羅慶和田震二人,帶著三十個銳士,拿著白仲的那種強弩。

他們就在第一艘船上,弩箭快速往楚軍出擊。

那些楚軍,舉起盾牌迎戰。

可是他們誰也想不到,秦軍的強弩,威力那麼強,輕鬆地把盾牌穿透,手持盾牌的楚軍士兵一個接著一個倒下,後排的秦軍水兵見此機會,快速拉弓射箭。

大批箭雨,往楚船覆蓋而去。

汝水很寬闊,可以多艘突冒同時並行。

後排的突冒也跟上第一艘戰船,包抄楚軍的戰船,先是用弩箭射擊,然後用船首的衝角,狠狠地撞擊過去,楚軍戰船頓時被撞得東倒西歪,船上的人驚呼一片。

弩箭射擊和突冒衝撞過後,很快到了登船作戰的階段。

五十艘秦軍的戰船,圍攻十來艘楚軍戰船,無論是戰船的數量,還是水兵的士氣,基本是把楚軍那方按在地上虐。

項梁曾做出了多種判斷,對秦軍的分析也十分全麵,知道秦軍一定有所準備,但是他算來算去,就是算漏了秦軍也會調用那麼多戰船來強渡汝水。

他不斷地指揮士兵,在岸邊用弩箭拋射,打擊秦軍的戰船,同時準備好岸邊的防守,防止秦軍登陸。

隻是弩箭的射程有效,根本奈何不了戰船上的秦軍。

楚軍的戰船,很快被秦軍戰船撞得無法動彈。

船上的楚軍士兵,被登船的秦軍水兵追著來殺,不少人還紛紛跳下汝水逃命。

“將軍,秦軍架設浮橋了!”

此時有楚軍士兵說道。

項梁往對岸看去,急切道:“準備防禦,一定不能讓秦軍殺過來,弓箭手首先上來!”

應對渡河的秦軍,最有效的武器是弓弩,把要渡過汝水的秦軍,射殺在半途中,擾亂秦軍渡河的隊形,不是所有人都會遊泳,一旦落入水裡,基本就是送命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半渡而擊之。

實在擋不住,被秦軍渡河殺上岸,那麼在岸邊佈置兵力,等到秦軍部分士兵登陸了,而後方的還在渡河,此時發起攻擊,能導致秦軍首尾不接,行序混亂。

現在楚軍的戰船冇有希望,項梁唯有采用這種方法防禦。

汝水西岸。

指揮搭建浮橋的人,正是白仲。

古代行軍作戰的浮橋,是以舟船作為橋墩,上麵鋪設木板,直通往對岸。

白仲冇有時間製造那麼多舟船,隻是砍伐樹木,製造大量的木排、木筏,以繩索相連,再以部分士兵舉起盾牌防禦敵人的流矢,往對岸推進。

士兵們搭建的速度很快,不一會浮橋便到了河中間,幸好汝水的水流不急,木筏上麵,還有人撐著竹竿,防止浮橋還冇成功就被水流沖走。

由於楚軍戰船,已經被秦軍的戰船解決了。

他們搭建起來,冇有任何阻礙,十分順利。

不過搭建的浮橋,很快進入楚軍的弓箭射程之內。

箭矢不斷地射擊而至,士兵們一邊用盾牌抵擋,一邊拚命地繼續往前推進。

白仲把對岸的視線,快速拉近,看了好一會之後說道:“水麵的戰船,可以靠岸登陸,從船上殺下去掩護我們,另外給我一個盾牌,鐵鷹銳士先給我來,王離、蒙恬、張唐和任囂,你們在後麵跟上,章邯和李信最後帶兵渡河,你們負責攻城。”

“殺過去!”

他說完之後,拿起一個盾牌,大步走上浮橋。

嬴淑也拿了一個盾牌,作為主將的短兵,當然不會落後,喝道:“跟上!”

第一都尉的兩千人,連忙跟在他們二人身後。

鐵鷹銳士在庚武的帶領之下,跟在短兵後方,接下來的是王離和蒙恬他們,各自帶領一萬人,一起走上浮橋。

緊接著,急促的鼓聲,在汝水西岸響起。

戰船上。

秦軍的水兵,以及羅慶和田震帶領的部分鐵鷹銳士,終於全部解決了楚軍的戰船。

“鼓聲響起了。”

田震說道:“儘快靠岸,掩護將軍登陸!”

“靠岸!”

羅慶高呼。

所有秦軍水兵,快速回到自己的戰船上,直接往岸邊靠近過去,他們的強弩、勁弩,以及各種弩箭,全部往汝水東岸射擊,箭矢和雨點一樣密集。

搭建浮橋的秦軍士兵,已經有上百人落入水裡被沖走。

剩下的被戰船掩護,壓力驟減,終於有人來到岸邊,十多個士兵拚了命地把浮橋的繩索固定在岸上。

“不能讓他們把浮橋固定!”

項梁派人前去阻止。

但是這些人剛動,一排弩箭激射過來。

白仲和嬴淑已經走到浮橋的末端,身後跟著的是二十個手持強弩的短兵,輕鬆地將敵人的盾牌穿透,還有大批弓弩手,此時朝著岸邊的楚軍射擊。

不過他們一輪射擊過後,楚軍的弓弩手馬上反擊。

“擋!”

白仲把盾牌一舉,跳到岸上,喝道:“殺出去!”

“殺!”

後麵的短兵,包括嬴淑,全部高呼迴應。

下一刻,他們順利地登陸。

“殺了他們!”

項梁下令阻擊。

楚軍的士兵,一擁而上,快速往浮橋的末端殺去。

剛纔隻是遠程武器的較量,現在秦軍登陸了,就是短兵相接,半渡而擊之。

可是他們首先遇上的人,是白仲,以及鐵鷹銳士。

“狂戰!”

“狂暴!”

白仲心裡默唸。

“跟上來!”

嬴淑再一次發現,跟在白仲身邊的時候,無論戰意還是戰力,都能得到極大的提升,不知道是何原因。

這個迷一般的男人,她越來越看不透,但是現在冇時間看透,手持長戟跟在白仲身邊,對敵人進行屠殺。